站在宿舍门口,我拿出钥匙开了门。门一开,里面一股酒臭味道迎面而来,我还没进去,一个身影挡在我的面前,我一看是阿欣。

  阿欣的头发有点乱,右手拎着一个衣袋,看样子是要出门。应该是我俩同时开门的,所以她开始没看清,一头撞在我的胸膛上,然后她抬起头看见是我,摸了摸头说:“是你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带点歉意道:“不好意思,撞倒你了。”

  “没事,谁叫我开门不注意外面呢!”大概所有的女生都是好奇动物,阿欣看着我又道:“你昨晚可是一夜未归啊,睡哪了?”

  “去我同学那住的。”我没提兰姐,毕竟孤男寡女晚上睡在一辆车上,容易让人误会。

  “噢。昨晚我本来也准备去一个朋友家的,但她有事,就没去了。”说着,她侧了半个身子给我让个空间道:“你进去吧。”

  我刚一步踏进屋子里,看着里面的场景,不禁皱了皱眉头,客厅里面狼藉一片,桌子上和地上乱摆着啤酒瓶和零碎的熟食碎骨头。那个玄彬男和两个男的正横七乱八地躺在沙发上熟睡着。

  看样子,他们昨晚在这里喝了不少酒。

  阿欣捏着鼻子对我道:“怎么样,屋子里脏吧。”随即她又看着玄彬男他们三个,一脸火气说:“早知道就打死也不住这个宿舍了,跟这几个臭男人住在一起,天天晚上喝酒赌钱吵着要命,根本睡不好觉。”

  我听着也感到一阵苦恼,看样子,以后晚上住在这里看书也看不下去了。然后我说:“那你不能说说他们,让他们小声一点?”

  “哼,说他们?你以为我一个女的说他们,他们会听吗?”阿欣说完,又小声对我道:“以后他们吵闹点,你就忍着,毕竟我是个女的,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你一个新人,住在这里势单力薄的,小心他们找你茬。”

  我听阿欣这么一说,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和王经理说调换一下宿舍,毕竟我只是个大学生,我不想惹是生非。但又一想,还是算了,王经理还是看猴子的面子才给我这个工作的,我和他非亲非故的,才刚开始就找他调换宿舍确实有些不妥。

  想到这里,我暗自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然后我看着阿欣手中拎的,转移话题道:“这一大早的,你准备去哪啊?”

  “身上难受死了,准备去一个朋友家,借她家卫生间洗下澡。”阿欣说。

  s酷p(匠网c《首发(N

  “这里不是有卫生间嘛,你干嘛还要去你朋友家洗澡啊?”我疑惑着。

  “唉,别说了。”阿欣嘟着嘴,又一脸火气道:“这里的卫生间被他们吐得又脏又臭,简直恶心死了,我哪敢还在里面洗澡啊?”

  “好吧,那你去吧。”说完,我转身准备去自己的小屋子里睡觉。

  没想到我刚走了两步,阿欣叫住了我:“对了,你去不去洗澡啊?”

  我去不去洗澡?我的脑海里回荡着阿欣说得这句话,脚步自然停下了。然后我转过身,用右手食指指了下自己,反问阿欣着:“你是要我陪你一起去朋友家洗澡啊?”

  “是啊!不过你可别误会啊,我是看你一个大男生,挺帅的,应该挺讲究的,所以就问你一声。而且我那朋友不在家,她钥匙在我手里,你也别不好意思,不过你更不能想歪啦。”阿欣昂着头解释着。

  好吧,我承认我刚才确实有一点想歪了。不过经阿欣这么一说,我感觉身上确实有些难受。想了想,我点头答应了。然后说我去屋子拿衣服。

  毕竟在不是很熟悉的情况下,一个女的让一个男的陪她去洗澡,不是这个女的太开放,就是这个女的胆子太大。

  在路上,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对阿欣说出了心中的疑虑:你这就让我陪你去洗澡,不怕我是坏人啊?

  阿欣听着昂着头看着我的脸,愣是没说话,最后她吐出几个字:“你是坏人嘛?”

  额,这个问题...有点...不过,我还是摇了摇头。

  “那不就得了,我俩虽然不算太熟,但我觉得你还挺老实的,也挺纯洁的。所以我对你很放心。”阿欣说。

  好吧,最终我还是把理由归于我面善的原因。

  出租车带我俩到了一个小区门口,阿欣坐在前面,比我抢先付了车费。然后她带着我走进一个单元楼。

  在等电梯的过程中,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老爸的。他问我最近学习怎么样,生活费够不够。说这个月田里的小麦长得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如果缺钱就和他说一声,他托人打给我。我说学习还行,生活费也够,让他在家和老妈照顾好身体,别太累了。和老爸聊两句后,他就挂了。毕竟老爸心疼电话费。我也没和老爸说我在咖啡馆兼职的事,怕他又抱怨自己没用,说耽误我学习。

  没一会儿,电梯就下来了,里面没人,我和阿欣先后走了进去,阿欣按下了12键,然后电梯门关上,电梯徐徐上升。

  站在电梯里,我在前,阿欣在后,我透过余光,轻轻一瞥,发现阿欣脸色有点苍白,身体有些微微颤抖,额头上冒出细细汗粒。我转过头,关心道:“怎么了,身体有些不舒服?”

  阿欣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还好。”

  “是不是害怕坐电梯?”我猜测道。

  阿欣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看来她是有幽闭恐惧症了。

  毕竟爱花之心男人有之,特别像阿欣这样的美女。看着她那难受的样子,我有些自责道:“早知道你就跟我说啊,我俩走楼梯上去啊。”

  阿欣听了,看着电梯里那闪着红灯的12字按键,嘟着嘴对我说道:“我朋友居住的地方在12楼,要是走楼梯上去,还不累死啊!”

  “没事啊,锻炼下身体,就当减肥喽。”我笑道。

  “哼。”阿欣听了撇了撇嘴说:“你的意思是说我胖喽?”

  好吧,我语言失误。对一个美女来说,胖和黑这两个字是违禁词。我努力辩解道:“不是,我是说我减肥啊!”

  没想到阿欣仍旧不依不挠,她张开双手,然后在我面前转了一圈,然后昂着头对我说:“你说,我身材标不标准?”

  “标准,特别标准,是个模特身材。”我嘴里讨好着阿欣,眼睛却不知不觉地盯了她的胸部一下,这个,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看的。

  不过心里却嘟囔着,那个地方确实很标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号书生说:

  我这本书不会劲爆的,纯情加点暧昧,不知道合不合你们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