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醒来,天蒙蒙亮,我睁开双眼,觉得眼睛有些酸痛,就用右手揉了揉,我发现兰姐的外套盖在我身上。然后我脖子一斜,我看见兰姐坐在驾驶位子上睡着了,她的头仰在椅子顶端,手上还拿着那本花火杂志。

  看样子兰姐是昨晚看书看睡着了。

  大概所有的男生早上起来都有反应,好吧,我承认我也不例外。

  以前我并不怎么在意,觉得这是年轻气旺,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原因,人之常情嘛。可是现在兰姐就睡在我旁边。

  我看着兰姐睡熟的脸孔,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我的鼻孔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我开始有点不蛋定了。

  人类和禽兽的区别就是人类有思想,所以当一个男人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时候,他就与禽兽没有区别了。身为一个祖国良好花朵的我,断然拒绝禽兽这两个字眼。

  我狠狠地咽了口吐沫,然后咬了一下嘴唇,没想到用力过猛,我咬出血啦,痛得我差点叫喊起来。我急忙捂住了嘴,然后打开车窗向外吐出一口血水。

  真特么的疼!我用手臂擦了擦嘴,小声嘀咕着。

  然后我再次看了一下熟睡中的兰姐,为了怕她着凉,我拿起身上那件兰姐的外套,然后轻轻地起了身把它盖在兰姐的身上,不知是我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的右手触碰到了兰姐的脸颊,皮肤很好,很软,很滑,紧接着兰姐就睁开眼睛。

  当时我的右手正停在兰姐的脸颊上,我上她下,我的脸与她面对面,相隔不过两分米。

  总之姿势很暧昧。

  我看着兰姐的眼睛,顿时被吓了一跳,迅速收回右手,就像做了某件亏心事一样,然后起了身,回到副驾驶位子上,感到一阵尴尬。

  兰姐仿佛并没怎么在意,她动了动身子,伸下懒腰问我:“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才醒。”我窘迫地回应着,然后又不放心地小声说了一句:“兰姐,刚才我是怕你着凉了,所以才给你盖外套。”

  “嗯,我知道。所以我要谢谢你啊!”兰姐把我刚盖上的外套拿下来,然后对我继续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还好。”我悄悄地动了动身子,感觉腰部有些酸痛,昧着良心说道。

  “真得?可是我感觉就不是很好了,以前都没在车上睡过,没想到睡一觉后,腰真酸!”兰姐说着又伸了下懒腰:“难受死了。”

  好吧,我心里默默念叨着,其实我也是。

  接下里,兰姐问我早餐吃什么?我说随便吧。兰姐笑着说你怎么和现在的女孩子一样都随便这随便那。紧接着她又问油条豆浆吃不吃?我点了点头说吃。兰姐说那就好,于是她就踩下了油门,带我去了一家门面比较干净的早餐店。

  点了豆浆油条后,我发现兰姐只喝豆浆不吃油条。我就问她是不是油条不好吃?兰姐摇了摇头说大清早的她不想吃太油腻的东西,而且她现在还在减肥。看着兰姐那不算胖的身材,我有些无语。

  吃完豆浆油条后,兰姐说刚吃完早饭先在车里缓一缓,等下她就送我回宿舍。我点了点头说好。然后兰姐从她那小包里掏出一盒香烟,我没看清楚是什么品牌的香烟,只是很细很长,兰姐点燃后,我还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兰姐翘着兰花指夹着香烟,然后吐了口烟圈,转头对我道:“对了,你抽烟嘛?”

  我摇了摇头:“不抽。”

  虽然宿舍里的那些宿友一个个都是老烟枪,猴子以前也经常怂恿我抽几口,但我都拒绝了。身体健康是一个因素,经济方面也是个问题,我怕我抽多了,有了烟瘾,会不断买香烟,这样生活费就会更紧张了。

  兰姐听了又抽了一口,笑着说:“现在的大学生不抽烟的很少啊?”说完,她看着我有些微皱的眉头,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抽烟啊?”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其实兰姐抽不抽烟都不关我的事,而且她抽烟的姿势有些妩媚,但我就是有点厌恶抽烟的女人,在我的潜意识里抽烟的女人都是生活不检点的人。

  兰姐看着我点了头,她沉默了一下,随即把车窗打开,把手中的还未抽完的香烟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形式扔到窗外。然后她转头对我笑道:“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抽了。”

  听了兰姐的话,我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没一会儿,兰姐就开车把我送到宿舍的小区门口,我走下车,清晨的一缕清风刮在我的脸上,很凉,很舒服。我回头车里的兰姐说,兰姐,我走啦。兰姐笑着朝我挥了挥手,去吧。

  走到了宿舍的门口,我口袋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我拿出来一看,屏幕提示来电的是兰姐,我记得之前没有问兰姐手机号码也没添加她为联系人,看样子是兰姐自己把她手机号码储存在我手机上的。我按下了接听键,说兰姐,打电话有事吗?

  “没事,就是问你到了宿舍没?”电话里传来了兰姐的声音。

  “到了啊,我正站在宿舍门口呢!”我回应着。

  “好吧,你到了就行,在车里没睡好吧,回去洗洗脸再睡个好觉。以后有时间就找兰姐多玩玩啊!”

  “嗯,好的,兰姐,真得没有事嘛?”

  “真的没有事啊?”

  @W酷M匠h网O首发A'

  “那你...好吧,没事就好。”

  “都说了没事,你还非问个不停,是不是特别希望我出什么事啊?”

  “兰姐,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知道哦,我是逗你玩的。好了,你休息吧,那我挂啦!”

  “嗯,兰姐再见!”

  挂了电话后,我看着手机屏幕,一阵无语。心里还嘀咕着兰姐这是怎么了,把我送到小区门口,还打电话问我到没到宿舍,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