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的时候,咖啡馆里来的外国人也多了起来,由于我英语比较好,所以王经理也让我招待一些。记得当时来了一对外国情侣,鼻梁很高,头发金黄色,我就走过去用英语问那外国男士:“Youneedsomehelpthere?”

    那外国男士看着我直眨着眼睛,一副不理解的样子,然后他用生涩的汉语对我说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时听着他口中说出的汉语,感到有些惊愕,也有些尴尬,然后我又用汉语询问了他一次。

    他只要了两杯咖啡,没点点心,我问他要不要酒水时?他摇了摇头说不需要。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俄罗斯人,而大部分俄罗斯人都不会说英语的。

  #》酷*匠s3网{◎唯一E?正6版*,##其…他都F%是p盗br版《k

    不过,他走的时候,笑着给了我二十块钱小费,虽然不多,但这是我得到的第一笔小费,有些激动,就鞠了个躬,向他说声谢谢。

    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由于时常来回走动,我的腿脚感到有点酸痛,我就去卫生间稍微休息了一下,出来的时候,阿欣找到了我,她说二楼小包厢里有一个女的主动点名找我,我有些疑惑,思索着是谁?向阿欣问清了二楼小包厢号,走到包厢里,我发现里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是兰姐。

    兰姐看着我,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笑道:“哟,换身衣服,看样子更加帅气喽。”

    我有点不好意思问道:“兰姐,你怎么来了?”

    兰姐说道:“我今天下午走的时候说过,我会来这喝东西的,不过,貌似这里生意不错啊,说,这里有什么好喝的,给我推荐推荐。”

    可能那时候还比较老实,虽然和兰姐还不熟悉,只是一面之缘,但她毕竟还是帮助过我的,我小声说道:“兰姐,这里其实没什么好喝的,那些咖啡大多数是冒牌货,不值那些价钱。”

    兰姐听见我这么一说,眼睛愣愣地看着我,随即噗嗤一笑,捂着嘴笑道:“你啊可真老实,你们老板要是听你见你这一说,还不把你炒鱿鱼啊!”

    好吧,我低着头顿时不说话了。

    兰姐看见我这个样子,笑得更加厉害了,她道:“本来今天晚上心情有点不好,但看见你,我就乐了,真好。”

    我忽略了兰姐后面一句话,下意识地问道:“兰姐怎么了?”

    “没事!”兰姐摆了摆手对我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喝咖啡了,给我来一瓶酒吧。”

    “兰姐,你喝酒?”我皱了皱眉头。

    兰姐说:“是的,我今天晚上就想喝酒。”

    买醉的女人不少,但是我打心眼就觉得女人喝酒可能对身体不好,于是脑子短路的说:“兰姐喝酒不好,还是喝饮料吧?”说完之后,兰姐居然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很另类似的,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对我说:“好好好....我就喝饮料,你看着上吧!”说完还是在那笑。

    笑得我莫名其妙的。

    那个时候哇哈哈还没有推出瓦格斯,只有啤儿茶爽是啤酒风味饮料,我就拿了一瓶给兰姐,兰姐看着那瓶啤儿茶爽笑着道:“真让我喝饮料啊?”

    我拧开瓶盖,倒了一杯给兰姐说:“这是啤酒风味饮料,只是没有酒精度数。”

    兰姐接住杯子,喝了一口,还朝我砸了砸嘴道:“不错哟。”

    不一会儿兰姐就喝了一瓶,还举着空瓶子朝我晃了晃笑道:“还真得挺好喝的,有啤酒的味道。”

    于是我开玩笑道:“既然好喝,那就再来一瓶吧。”

    兰姐站起身来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还是想喝酒,既然你不让我喝酒,我就去外面喝。”说完兰姐笑嘻嘻地从钱包里拿了一张红牛给我当小费。

    我不要,兰姐非塞给我,我只好拿住。然后兰姐跟我摆了摆手就下楼了。

  兰姐走了之后,我又推销了两瓶洋酒。就这样,那第一晚,快打烊的时候,我偷偷地躲在卫生间里数了又数,168元的提成,120元的小费,我赚了快三百元。

  当时我心里真得激动坏了,心想以后每晚都这样,我一个月光小费和提成就七八千了,干上两个月不仅生活费可以解决,连学费也不用爸妈出了。想着想着,我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脸上像打了鸡血般兴奋。

  由于那天客人比较多,生意很好,所以营业结束时间往后推迟了近一个小时,最后打烊的时候,我因为是新人,要给咖啡馆里的人留下个好印象,所以比较自觉的打扫了卫生。

  其中一个资格比我老的男服务员走到我身边问我有没有烟?我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我不抽烟的,没有。

  他听了咂咂嘴也没走,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新来的?我说是的,今天刚来。然后他就三言两句地和我攀谈起来,问我多大?哪里人?我都一一回答了。

  当他听到我是CH人的时候,他马上拍了一下巴掌,惊喜道,老乡啊!我抬头看着他问,你也是CH的?他龇着一口大白牙,打了个响指笑说出一口标准的CH方言道当然啦。说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个橘子,扳一半给我。我说了声谢谢接住,吃了一瓣,挺甜的。然后他拿了一块抹布帮我一起搞卫生。我说我一个人就行了,不用你麻烦。他说不用客气,既然是老乡,以后互相多多照顾就行了。于是我俩边打扫卫生,边干聊着,我知道他叫干军。

    打扫完卫生后,我和干军一起去更衣室换了衣服,我和干军换了衣服走出酒吧的时候,我看见了阿欣,她也刚走。干军顺着我的目光看着离我们约20米距离远的阿欣,他邪笑着对我说:“哟,小子,才刚来一天就看上人家啦?”我说不是,她今天帮我一些忙,我要感谢她一下。干军有一副我懂得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哈哈笑了一下道快去吧,不然人都走没影了。说完他就撇下我,转身向一旁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