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她打开车门对我道:“上车吧,就当我对溅你一身水的赔偿。”

    看她如此殷勤,我实在不好拒绝,更何况她是个女的,我是个男的,她不怕,我又怕什么。劫财?表示自己浑身上下加在一起都买不起她车上的一个轮胎。戒色?咳咳,说句自恋的话,我确实有点小姿色。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上车了。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关上车门,我闻到了一股香味,是香水的味道,应该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我坐过的最贵的汽车是别克,是同学的父亲顺便载我的,所以我没坐过这么好的汽车,我感觉有点不自在。

    她的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十个指甲涂着红色的指甲油,随即转头看着我,我俩间彼此的距离只有三分米远,所以我脸颊上的毛孔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她笑着问:“你去哪啊?”

    我的喉结微动,小声地咽了一口吐沫,说:“岸岛咖啡馆。”然后报请了方位。

    她噢了一声,踩下了油门,车子缓缓使动,她边打着方向盘边好奇地问:“去咖啡馆是不是和女孩约会啊?”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是。

    “那是?”她问。

    “我去那工作。”我回答到。

    “做兼职?”她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今天去那应聘。”

    “现在还没放暑假你就去咖啡馆找工作,不怕影响学习?”这时,前方出现了红灯,她停下车子,转过头问我道。

    “还好吧,我只是去当服务员,值夜班的。”我说。

    红灯倒计时结束,绿灯亮起,她再次踩下油门,并好奇地再次问我:“缺钱?”

    这次我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没有说话。

    她大概知道我的沉默是默认,也知道这个问题有点伤我的自尊,也没有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在岸岛咖啡馆的门前,是一座三层高的白金色复古装饰“宫殿”。

    我回头对她说了句谢谢,然后打开车门下车,我没有推开玻璃门走进咖啡馆,而是蹲在咖啡馆的门前。

    没想到她没有开车离去,反而也打开车门随我下来,大概对我的举动感到奇怪,问我:“你不进去蹲在门口干嘛?”

    我有些尴尬道:“我在蹲咖啡馆的经理。”

    她噢了一声,随即又嘀咕着道,等人怎么不进去等啊,蹲在门口干嘛?

    我没有出声,难道我要说我怕进去后要花钱?我丢不起这个脸。

    她见我没出声,也没走,就站在那里看着我,她仿佛来了兴趣,眼睛就一直盯着我,盯得我心里有点发憷,低着头,眼睛根本不敢看她。过了一会儿,她笑盈盈道:“看你长得挺帅的,进去吧,我请你喝东西。”

    我忙摇着头说不用了。

    她顿时说道:“咋啦,帅哥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我忙说不是,我在门口等就行了,不想进去。

  最新章、5节?G上1^酷!X匠网%

    我话音刚落,她就扭动着屁股,走到我身边,拉着我我的胳膊道:“哟,帅哥还害羞啊,走吧。”

    我忙起了身,被她拽进咖啡馆里。我坐在沙发上,她向服务员要了两杯咖啡,一杯推在我面前,她自己拿着勺子轻轻地搅拌了一下咖啡,随即端起来抿了一口。

    她没说话,我也没说话,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只是有点苦,没加糖。

    两分三十秒过后,她抬起头看着我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本来不想说的,毕竟对一个陌生人,我不想有太多的纠缠,也不想说出太多的信息。但看着她的睫毛,我终于还是开出了口,张开嘴唇道:“我大二了,叫胡卫。”

    “胡卫,蛮不错的名字。”她再次抿了口咖啡,说道:“你叫我兰姐就行了。”

    于是我喊了一声兰姐,她笑了笑。

    这时,兰姐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收起手机站起身来对我道:“胡卫,我现在有事,就不陪你唠嗑了,既然你准备在这工作,以后有时间我会来这喝咖啡的。”说完,兰姐转过身,付完咖啡钱,踩着高跟鞋,走出咖啡馆。

    我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我想我和兰姐只不过是一面之缘,彼此都是在匆匆人流中一个过客,她离开咖啡馆,我仍旧坐在这里,两个人之间只存在一个句号。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奇妙的,奇妙的让两个本没有任何联系的人产生了交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