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磬儿,这是为何,我们不是说好在你我四人成亲当天把事实说出来,可从你睁开眼哭的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这是为何”我听到这个一个男子温柔的声音,确怎么也记不起来。我想睁开眼但眼皮重的想压了千斤,我本想张开嘴说话了确怎么也说不出来,我好困,那个他口中的磬儿会是我吧,可我怎么什么也记不起呢。

  “磬儿,你可知从我十二岁对你表白至今,我从未正眼看过第二个女人,本应我们都幸福的,可我们四人的关系……子倾是子陵的妹妹而我们四人终是要结成双,所以你为了维护我们的关系才嫁给子陵的吗,若不是那又是为了什么”一滴冰凉的眼泪滴在了我的脸上,我缓缓睁开眼,挤出了一个微笑,我虽不知他在说什么,但我知道从今往后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他了:“别哭啊,嘿嘿”我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喜悦。他抬起了头露出那张美到窒息的容貌,美到分不出男女。我看呆了,他却突然抓住我的手眼中百转千回之后溢出眼泪:“磬儿,你醒了,你若不想嫁于子陵我现在便带你走!”我看着他眼中期待的目光缓缓吐出一句:“你是谁?”我看着他刚刚还充满期待的目光瞬间崩塌可怜的像一只小鹿。他握的更紧了:“磬儿你真的不记得了嘛,我是墨研啊!”我回避着他的目光瑶瑶头。他突然松开了我的手我看着他从痛苦到带有恨意的眼光,他抓起旁边的一把宝剑,拉这我大喊:“一定又是子倾!她害你的还不够嘛!今天我让她一命偿还!”说着他拉这我的手就要想外走,这是推门而入的是一个俊俏的男子,浑身散发着锐气,他迅速的瞄了我一眼,对墨研说:“怎么娶不到她,就要来杀我妹妹了!啊墨研”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虽娶了她也未必能从我在夺走,你那个妹妹不知害过磬儿多少回,磬儿已嫁于你你妹妹还是不肯放过她,真是恶心啊!”

  “你说我妹妹害磬儿,就是她害的嘛,墨研你不要欺人太甚。”

  “哦?若不是你那妹妹磬儿怎会不记得任何事情!”

  我看着他,心想他应该就是子陵吧,那个与我成亲的人,我不知如何是好,在墨研说出我失忆后子陵忽然不说话了,向我这边投来目光,我纯真无邪的与他对视,只听他很久才挤出一句话:“这件事我会处理,子倾那边我也不会轻饶她,但磬儿是我的妻,你可以走了。”墨研松开我的手把我推到了子陵身边轻声呢喃一句:“走吧,磬儿放心,我一直在你身边,你便是我唯一的妻”说着子陵一把接过我的手抱起我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回头看着墨研的身体一点一点倒下直到他承受不住这重量。

  31酷k匠jx网a正版●首j发

  一路上子陵并没有和我说话,到门口的时候他才把我放下,他叫我拉着他的衣袖,我孩子气的双手拉这他的袖口跟在他后面对他笑,他笑了笑的比谁都甜,顺势把我揉在了他怀中仿佛要把我捏碎似的,然而这个时候我在想如果墨研看到他会如何。容不得我多想,迎门而出的是一位女子,嫩绿色的薄沙绸缎衣,格外清新,可不知为何会有一张妖艳无比的脸,看到这里我不禁想我到现在还不知自己的模样。当女开门的那一刹那,子陵的脸上杀气重重,轻轻把我从怀里移开,紧握着我的手,马上就要走。这是那绿衣女子开口了:“哎!我的好哥哥啊!你怎么把她带来了。”果真她的声音透这一种妩媚的气息,像如许紫烟缠绵与身。说完她厌恶的瞪了我一眼,又风情万种的看着子陵:“我的好哥哥,这么多年了,你看看我们磬儿还和从前一样一副贱人痞子啊”她是说给子陵听的,说的时候却看着我。我知道这便是子倾了,也就是子陵的妹妹,我没敢和她对视,只是用力的握着子陵得手我也相信子陵不会让我受委屈。果不其然子陵怒了:“滚,我还没找你的事你就来了,果真是我的好妹妹。”“哎呦,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妹妹呢,妹妹的心好痛啊,不过我也没功夫跟你纠缠,我墨研相公还在等着我呢。”说完她对着我一笑,我知道她不会有多幸福,只是她的名分在,只是想告诉我,她才是墨研名正言顺的妻,你和他再相爱又能怎样。子陵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拉着我的手进去了,这院子的确很大,了却没有佣人在打扫,我向前探身询问起子陵:“子陵,为何这里没有佣人呢?”子陵收起了厌恶的气息,眼中满是温柔轻声对我说:“磬儿,你以是我的妻,以后叫我相公可以吗?”我脸上泛起红光低着头嗯了一声,又聚百般妩媚于一身轻声唤了一声:相公。子陵惊讶的看着我随后又温柔的一笑,轻轻把我拥入怀中讲到:“小时候你和墨研总是娘子相公相称,惹的我在一旁好生羡慕,不过现在你是我的娘子,不是墨研的,我知道你爱着墨研,可你要知道我对你的爱并不比墨研少,你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没关系,刚好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渐渐感觉到一个男子的温柔与宠爱在一个女子身上展现的林凌尽致。我抬起头看着他写满温柔的脸,轻声呢喃:“从我嫁于你起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子陵温柔的一笑。把我带进了房间。关上门就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心想镜子!镜子!我到底长什么样啊!“夫人?”我猛的一惊:谁!“夫人对不起,我是将军的贴身侍女,是将军让我来照顾夫人的,若刚才吓着夫人了,请夫人责罚!”我见她跪在地上,连忙叫她起身:“快起来吧,是我唐突,来,你叫什么名字?”我满脸的笑颜想打听出一点消息。“奴……婢,名唤阙儿。”我顺势执起她的手:“阙儿,来帮我梳妆吧。”“奴婢遵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比哩比哩说:

第一次写,写的烂了希望体谅●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