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猜到这个袁大肯定看出他的不对劲了,不过他也不怕,现在他有后天初期的实力,想要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喝完茶之后,他跟着袁大在这古玩市场转了几圈,这一路来,凌风才是发现,这里隐藏的古武还真的有不少,不过大多数实力不高,唯独他先前见过的那个老头,绝对有先天以上。

  一个小时后,凌风买到了一株不错的药材,不过他回去之后还得亲自炼制,把药材变成丹药,才能够服用。

  “风少,怎么样,买到想要的东西了吗。”

  凌风瞥了一眼那袁大,他知道对方是个精明的人,年纪轻轻就在这里开了一个古玩市场,除了自家原因外,手段肯定也是有一点的。

  “袁兄,多谢这次帮忙,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

  凌风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但是那袁大却突然挡住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风少,你难道忘了,几个月前,咱们可是商量好来的。”

  听到此话,凌风眉毛一挑,不动声色的说道:“是啊,好像是约好的,是什么来着,我暂时想不起来……”

  那袁大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随后拍拍手掌,大批的保安从外面冲了进来,围住了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凌风眼神逐渐变的冷冽,手掌下意识摸进了兜中。

  “凌风,别跟我打马虎眼了,你根本就不是风少,说,你到底是谁!”

  袁大眼冒凶光,厉声道:“虽然你跟风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你完全没有他那种气势,况且,我跟风少可是没有什么约定,你这个假冒的也该说出你的真实身份了。”

  凌风坦然一笑,淡淡的说道:“我就是凌峰但不是什么风少,是你自己认为的而已。”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走了。”

  “走?你今天走不了了”!

  “给我抓起来。”

  几名包围逐渐的逼近,如果是前几天,凌风自然是只能束手就擒,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

  猛地挥舞着手臂撞击过去,同时在兜中的手掏出来一把弹簧刀,直接是抵在了袁大的脖子上。

  “都别动!”袁大额头冒出了冷汗,摆着手臂让手下停止过来,而他喉咙滚动,语气带着颤音道:“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你也走不出这里。”

  “知道,我没打算杀你。”凌风单手掐住对方的脖子,目光冷冽扫过周围,淡声说道:“袁大,你也是一个聪明人,实话告诉你,那个凌风死了,但我也是叫凌风,同名同姓而已。”

  “放我离开,我保证你无事,如果你动粗的话,哪怕外面有古武修炼者也保不了你!”

  “你……你是古武修炼者?”袁大瞪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惊讶。

  “放,还是不放?”凌风眼神变的冷漠,手掌略微用力,掐的他面颊涨红。

  “放……都给我退下去,这里的事情不许说出去!”

  等到那些保安出去后,凌风松开对方的脖子,收起弹簧刀,淡然说道:“我叫凌风,但是不是风少,如果你识趣,自然知道怎么做。”说完后,他便是推门出去了,袁大目光闪烁,咬咬牙,拿出了手机。

  凌风出来后,立马就是离开了,先是围着四周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是回到了家。

  自己找了一个火炉,把买回来的药材熬着,而他则是找到了自己妹妹,凌菲。

  他妹妹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一家人都把她当作亲生的,不过小时候因为一场高烧,而得了脑瘫,智力只有八九岁。

  “哥哥。”凌菲还是认识他的,看到他之后,立马就是亲昵的抱住了,嘴中要糖吃。

  “妹妹乖,哥哥给你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凌风哄着对方躺下,而他则是拿出银针来,小心的刺进各个穴道之中,同时小声道:“妹妹,你躺着别动,完事哥哥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糖吃。”

  “好,凌菲会很乖的。”凌菲乖巧点点头,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是眼睛天真无邪,对方也很少出去,基本上没有跟外人接触过。

  凌风让对方先睡着,他慢慢把药熬好之后,在叫醒对方,小心的一点点喂进去。

  喝完了要,凌风便是昏睡了过去,这次,凌风开始施展他的手段给对方治疗大脑,半个多小时后,他已经是大汗淋漓,随着一声喘息,终于是搞定了。

  一共需要三次,三次之后,他相信一定可以治疗好对方这种病。

  身心疲惫的去洗个澡,出来时候,看到母亲已经回来了,凌风则是转身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便是来到酒店找到陈梦琪,对方还是缠着他不让走,凌风有些无奈,只能说自己搞好家里的事情后,就好好陪对方几天。

  半夜从酒店出来,身体又是感觉软趴趴的,没办法,谁让两人那么疯狂的。

  回到家后,便是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醒来后,便是来到了学校。

  上课铃声响起,凌风打盹的趴在桌子上,不过没多久,大门突然被重重踹开了,立马让他惊醒。

  全场焦点注视下,一名神情冷漠的男子走了进来,冰冷的眼神扫过四周,最后停留在了凌风身上。

  不由分说,那男的抄起凳子就是砸了过来,凌风面色微变,下意识的躲避开来,同时一脚勾住那凳子,才让身后的人免于伤害。

  “你就是凌风?你今日必须死!”

  冰冷的声音自对方嘴中突出,而后又拿出一把军刺来,全班的同学立马惊慌失措的冲出教室,尖叫声不断。

  “你是谁,我跟你有仇吗?”

  G更$0新最快上!q酷匠网

  凌风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他印象中并没有得罪过对方。

  “一个被赶出家族的落魄少爷而已,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梦琪在一起,以前我怕你们凌家,但是现在杀你就跟杀狗一样简单!”

  “去死!”

  男子紧握住军刺狠狠刺过来,带着破空的呼啸之声,凌风随手抓住凳子甩飞过去,那人一拳头砸碎掉,手中的军刺直取他的咽喉处。

  “原来是一个后天初期的古武者……”

  凌风冷笑一声,面对同级的人,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当即闪身掠过头顶,一把拽下来那吊扇,手中的扇叶削向了对方的脑袋。

  咔嚓!

  扇叶被军刺隔断掉,凌风挑眉,脚下后退几步,那男子紧逼迫过来,眼神带着深深的杀意。

  “想要我的命,你还不够资格!”

  凌风也是动了真怒,他手掌隔空超前一推,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对方的身躯,身影猛地一怔之间,凌风快速冲过去,手肘位置狠狠击在对方的下把上,同时抓住一个木板,砸断了对方的一条手臂。

  “啊!男子惨叫出声,同时从窗户跳下去,恶毒的声音传来:“你给我等着,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姓龙!”

  凌风追到窗户前,看到那男子已经跑远了,他也没有去追,但手揣兜的走出去,那些同学一个个面色怪异的望着他,随后赶来的保安要把他带走,凌风一个眼神瞪过去,那些保安吓得浑身冰凉都不敢动弹了,眼睁睁看着凌风离开。

  遭受到莫名其妙的攻击,凌风有些气愤不已,如果他实力够强的话,直接一巴掌拍死对方了。

  回到家后,趁着父母不再,凌风去房间叫凌菲出去,对方却是委屈的说道:“哥哥,你说好的糖果呢,大骗子……”

  凌风苦笑摇摇头,拿着纸巾给对方把鼻涕擦掉,随后梳好头发,道:“今天哥哥带你去买好不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拉勾勾,哥哥不许骗我。”

  看着对方天真的样子,凌风忍不住摸摸对方脸蛋,随后来到客厅,再次让对方躺下。

  施展了针灸之后,他整个人又是很虚弱了,不过洗个澡后,整个人变的清爽了,而且他也感觉似乎要晋级了。

  因为这是大夏天的原因,凌风不想让对方穿裙子,因为她的智力只有几岁,遇到那种坏人的话,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凌菲比他的个头低一点,长得也很漂亮,光从外表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只要一说话,或者吃饭,别人就能够看出来了。

  锁好门,凌风带着对方出去,紧紧的抓着受,而凌菲也显得有些害怕,因为她很少出门,见到外人也会很羞涩的低下头。

  “妹妹别怕。”凌风安慰对方,随后拦住车,上了出租车后,他发现那司机似乎有异样的眼神看着凌菲。

  “看什么看,在看把你眼珠挖出来!”

  不知怎么的,对方用那眼神看凌菲,凌风心中就有一股深深的杀意,那司机被他的冷漠吓到了,不敢在看凌菲,专心的开着自己车。

  到了超市后,在下车时候,凌风听到那司机嘀咕了两句,要不是对方走远了,他非得把对方的车给砸了。

  带着凌菲进入超市,对方小孩子的性格暴露出来,看什么都是带着好奇之色,在路过一些玩具区域的时候,也很舍不得走开。

  “妹妹,你喜不喜欢那个布娃娃,哥哥给你拿下来好不好。”

  “好……”凌菲立马眉开眼笑的点点头。

  凌风伸手去抓,够不到,目光扫过四周,随后走过去找了一个钩子回来,把那布娃娃弄下来后,凌菲欣喜的抱在怀中,嘴中说着幼语。

  几名路过的人好奇打量对方,其中一个妇女说道:“这女的智商有问题把,这么大人了,还抱着这玩意。”

  “我看也是,这女的跟那小儿麻痹症一样,估计也就是一白痴。”

  在那个男的嘲笑出声之后,凌风眼中杀意涌动,猛地转头看向二人,一把掐住那男的脖颈,冷声说道:“你的臭嘴在跟我说一遍!”

  “你干什么,放开我老公,你个王八蛋,自己的妹妹是白痴,还不让人说了!”

  那个妇女对他身上又打又踢的,而对方的声音也非常高昂,这么一喊叫,立马就有不少的人过来,对着凌菲指指点点的。

  “哇!”

  凌菲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一哭不要紧,凌风心中一痛,心中的杀意再也止不住。

  “都给我滚”!

  轰隆!

  身上爆发出恐怖的气势,直接把周围的货架给震倒在地,那些围观的人也全部横飞了出去,超市的警报器滴滴响了起来。

  “谁在敢说一句我妹妹,我杀了他!”

  凌风冰冷的双眸扫过四周,整个超市死寂一片,惊恐的表情充斥在那些人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冷夜汐说:

追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