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d网首D‘发-

  杨烈的眼睛里充满火光,杨烈心想:“这也太坑爹了吧,还会喷火,你属龙的吧。”,突然一个黑影跳到火焰前,仅用一只手就挡下了火猿的火焰,杨烈心想:“气息,为什么没有感觉到?”,黑影站在地上,样子看起来很淡定,“啊——,啊——,烫烫烫。”,黑影捂住自己的手,像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杨烈心想:“呵呵呵,我还以为高手呢。”杨烈走近看了看,黑影其实是一位年近70岁的老人,他满头白发,但神情很严肃,老人说:“你叫什么名字?”杨烈说:“杨烈,不过老人家你可以吗?”,老人笑道:“呵呵,我也是在行走多年的,肯定比你这个毛头小子强。”杨烈的脑海传来一个声音,“喂,把我们该跑。”,杨烈点点头,心想:“不错。”,火猿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老人,老人用猥琐的目光看着火猿杨烈蹑手蹑脚的想要走出血池,突然老人说:“你该不会丢下我吧。”用可怜的目光看着杨烈,杨烈捂住眼睛,说:“好亮。”,老人说:“我上有老,下有。不对不对,我下有很多小啊。”杨烈的心中不断的涌现出慈悲之心,心想:“不行啊,老人这么惨。”,剑灵说:“是吗,那你拖延,他逃跑。”杨烈听到剑灵的话后,挥着手说:“谢谢你。”,然后又鞠了个躬,这时火猿一拳的往老人打去,老人轻松的避开了,周围出现了很多沙尘,火猿看不见老人在哪,老人好像变正经了,在火猿的周围绕圈,火猿有点混乱,剑灵说:“笨蛋,干嘛呆着。”,杨烈用可怜的目光,心想:“你也觉得一个老人,还有跟怎么强大的魔兽打,很可怜吗。”剑灵在杨烈的脑海里大声说:“笨蛋,趁着这个机会,拿龙魂。”,杨烈,心想:“呵呵,怎么感觉老人被利用了。”杨烈站在龙魂前,心想:“怎么拿,有法阵。”,说完往老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火猿坐在地上,而老人依据在火猿的周围绕圈,而且嘴里还嘀咕着什么,剑灵说:“把剑插在地上就好,剩下的交给我。”,杨烈回过头来,用力将剑插在地上,突然剑的周围出现了,许多紫色的触手,触手往法阵里伸去,但一接近法阵,触手就开始冒火,慢慢的消失了,剑灵吃惊的说:“不灭之火。”,杨烈心想:“那是什么?”剑灵笑道:“呵呵,火猿的兽技,不过很少魔兽,能用到这种境界。”杨烈一下子明白了剑灵想意思,心想:“他吸收了龙魂。”

  火猿感觉到龙魂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站了起来,朝着老人咆哮,火猿的背后慢慢的出现,一颗水晶柱,剑灵说:“快点了,它似乎感觉到了。”老人吃惊的说:“这外挂开的也太厉害了吧。”火猿一拳往地面打去,火猿的周围出现了火圈,老人和火猿都被火圈包围着,火猿的拳头上冒着火焰,老人冷笑了一下,火猿一拳往老人打来,老人只是用了一下眼神,火猿就颤抖不停,拳头举在空中,“呼——,呼——”,火猿的呼吸声很不平稳,杨烈呆呆的看着老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剑灵说:“精神攻击,可以控制火猿,那个老人很强。”,杨烈摸着自己的拳头,心想:“怎样可以破坏法阵。”,剑灵说:“你该不会要。。。”,“天荒拳,一品”,说完就往地面打去,地面裂开了,法阵开始变得不稳定,老人注意一下了杨烈,因为老人的分神,火猿开始突变,它的背后出现了,一颗、两颗、三颗。。。。六颗水晶柱,老人叹了一口气,说:“唉,还不想杀你来着,没办法了。”,老人跳到空中,和火猿头一样高,口中说着什么,又说:“虎哮拳。”,往火猿的脸部打去,火猿被打到十米外,背上的水晶柱全部碎掉了,“呼呼呼”,微弱的呼吸声,火猿奄奄一息,老人说:“没死,真好运啊你。”,紫色的触手拿着龙魂,就快到杨烈的手中了,突然一阵风,“呼——”,龙魂不见了,杨烈大声说:“唉——”,杨烈望了望周围,杨烈看见了龙魂,不过它在老人的手上,杨烈笑嘻嘻的说:“呵呵呵,那个这个是我。。。”,老人笑道:“哈哈哈,杨烈啊,这可是我先拿到的啊。”,杨烈的依旧笑嘻嘻的,心想:“明明就是强过去的。”,剑灵说:“你个笨蛋。”

  火猿慢慢的站了起来,老人和杨烈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老人背对着火猿,它慢慢的走了过来,杨烈听到了一些杂声,往火猿方向望去,它就站在自己的后面,火猿已经举起了拳头,杨烈立马跳了起来,“天荒拳,一品,五阶”,听到杨烈的声音老人也转身了,火猿和杨烈的拳头打在一起,“砰——”,杨烈的脸上和周围出现了一滩血,在杨烈的眼前出现,一个半圆的水晶,杨烈的直觉告诉他,应该把这个东西收起来,老人急忙的看了看杨烈,杨烈笑着说:“没事。”,杨烈把一只手放在后面,手上拿着半圆的水晶,老人深深的叹了口气:“唉——,小子你救了我,这份恩情我一定回报的。”,杨烈笑嘻嘻的说:“你把龙魂还给我就好了。”,老人犹豫了一下,说:“你想要我还给你可以,你当我儿子吧。”,杨烈听到这就话后,整个人呆住了,“诶——那个。。。”杨烈说,老人说:“不愿意吗?拿就别指望我还给你。”,杨烈摇摇头说:“不是的。”,老人往洞穴的外部走去,杨烈也跟着。

  两人走到洞外,天色已经是晚上了,不过洞外有很多的人,杨烈感觉到洞外的这些人,气息都不同寻常,老人站在这些人的前面,那些人似乎很高兴,有个人走到前面说:“族长,你知道我们找你有多辛苦吗?”,老人笑道:“哈哈哈,我只是去散散心。”,杨烈心想:“族长,那我是。。。。”,杨烈不断的在冒冷汗,族人拉着杨烈说:“介绍一些,这位是我儿子。”,那些异口同声的说:“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