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福军一闹,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事,静观事态发展。

孙唯安有雷鸣作后盾,并不怕赵福军,刚要反驳,却被许翔打断,也不急于一时,只听他怎么说。

许翔走到讲台之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自习”二字。

“自习,顾名思义就是自我学习,但学习不是闭门造车,上课的时候我们和老师交流,自习的时候我们和同学交流,我觉得氛围是很好的,但凡事都有一个度,不能影响了其他同学的学习,所以讨论的时候把声音控制一下。”

孙唯安觉得许翔说话像放屁,根本没有抓住重点,赵福军那是交流讨论吗?

当下指着赵福军道:“他在学习吗?就是闲聊摆龙门阵。”

赵福军本就有气,见状更压制不住情绪,反击道:“你个书呆子,你晓得哪样是学习?咱们是职业技术学校,培养的是技术性人才,吹牛皮也是一种技术,你娃要是不相信,我们一起去街上卖东西,看哪个能卖出去。”

孙唯安道:“我们是计算机班,又不是营销班,要比我们就比打字,看谁打得快?”

“行。”

赵福军上初中就泡在网吧打游戏泡妹儿聊QQ,自认打字技术不错,马上就应允。

雷鸣在外听得真切,对自己的学生,多少还是了解,立即进教室。

“你们在搞演讲比赛吗?”

许翔看他笑嬉嬉的表情,问好道:“雷老师好。”

“许翔,你先下去。”雷鸣身材高大,体形健硕,脸庞却很圆润,说话也十分和气。

许翔还未走下讲台,孙唯安就率先发难,当着众人的面举报道:“赵福军他们几个天天晚上都在那摆龙门阵,整间教室都是他们的声音。”

赵福军也不是善茬,借着许翔的话头,替自己开脱还将一军道:“读书读书就是要读出来,你以为哪个都像你一样读死书,只晓得盯着看,我们这叫交流讨论,互相学习。”

雷鸣真不想管这些破事,若非孙唯安残缠烂打要他今天晚上来教室看一看,他此时已和女朋友一起去逛街了。

挥手示意两人停下,大声道:“许翔说得好,凡事都有一个度,学习讨论没有问题,控制一下自己的声音分贝,到了职校,不比你们在中学,事事都要老师来管着,必须锻炼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和自我约束的能力,抛开实习的一年,你们三年的职校生活实际上就两年,能学多少本事,到了社会上就能发挥多大的能力。”

“在座的各位都是从天南地北聚在一起的,以后工作了,你们也会遇到各形各色的人,彼此之间要学会包容理解,当然有些人的行为令人无法包容理解,那我们就离他远一点,不要去惹他。”

赵福军觉得这是在说自己,插话道:“我没有惹他啊,关键是他总是找事情,全班这么多人,除了他,还有哪个对我不满?”

孙唯安不甘示弱,大拇指指着自己道:“我是纪律委员,不遵守纪律的事我当然要管。”

雷鸣心中叹气,早知孙唯安如此之人,当初选纪律委员时就不应该同意他毛遂自荐,应该让谢松木来做。

但现在不能将其撤职,这会影响一个学生的成长,先拖过这个学期。

“赵福军,以后你讨论问题声音小一点,孙唯安,纪律委员是一种荣誉,除了维护班级纪律,更应该团结同学,班上的其他同学声音太大,你可以提出来,我相信他们都会及时改正的。”

“今天这堂课,我即然来了,就陪你们上一会,有不懂的地方提出来,我帮你们解决,但与学习无关的事,不要说。”

雷鸣当值,课堂不再乱糟糟的,每个人都做着自己的事,安静的针掉地上都能听到。

许翔静静的观察,结合上一世的记忆,分析着雷鸣的内心世界。

雷鸣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并没有多少爱好,来这个学校上课,目的是找一个跳板,便于从政。

假如自己上前,将他的人生透露一二,他会怎么想?

虽然不能记起每一天,但某些大事件还是刻在记忆里,如果提前告知将要发生的事,且如实发生,老天爷会惩罚自己泄露天机吗?

待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许翔也收束心神,继续规划论坛。

这两年正是论坛的黄金时代,以杭州19楼、厦门小鱼为代表的地方论坛正如火如荼发展,带动了一大批模仿者如雨后春笋,任何一个省份都有几十上百个大小不一的论坛。

许翔还未搜索了解桥城的情况,但不用多想肯定会有竞争者。

甘南省处于西部地区,相较于沿海城市要落后许多,网民基数小,大多数上网的人都是玩游戏、聊QQ,鲜有喜欢泡论坛的人。

是故,许翔并不惧怕有同行竞争。

八层的地方论坛做的事都是跟风抄袭,把各种版块罗列一筐,又不能聚集相关人才,使得论坛人气低迷,不能成长。

真正靠模仿抄袭做起来的,只有钓鱼论坛。

或许是钓鱼的人都有一定经济基础,又热爱分享,加之区域属性推动。

许翔不喜欢钓鱼。

不喜欢的事是不会做的。

所以他的论坛构架融地方论坛、大学生论坛和电脑技术论坛于一体,将目标用户定型为本地学生。

版块内容,用户组,论坛积分。

三大构造的设计,花了整整两节晚自习的时间。

下课铃响,许翔朝宿舍走去。

宿舍里已有两人,卢军军和卢兵兵,正准备洗漱。

两人并不和宿舍其他人交流,平时聊天也只说布依族方言,不在乎其他人能否听懂。

每天吃了下午饭,就去附近的网吧玩游戏。

卡着时间,等到下晚自习,就赶回来睡觉。

许翔的论坛策划是有游戏内容的,不管卢氏兄弟玩什么游戏,只要把他们拉拢,就能吸引同类游戏的玩家一起交流。

论坛可以作为他们交流的大本营。

“晚上好。”许翔主动打招呼。

要吸引流量,就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卢氏兄弟一愣。

卢兵兵并不接话,拿着脸盆和洗漱用具直接出门。

卢军军淡淡一笑,礼貌地道:“晚上好。”

“我和你们一起去洗,顺便聊聊游戏的事。”许翔拿下自己的洗漱用具。

“我先过去了,一会人多了。”卢军军并不等他。

他们这种性格乃是天性使然,并不针对谁,许翔见怪不怪。

玩游戏的人都有一个缺点,只要掌握了这个软肋,不怕征服不了他们。

许翔心中有数,突然觉得掌控一切的感觉很好,不会有突发事件来打破计划,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