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救醒推出来的那具‘尸体’?”

  ¤酷x匠网;首发0

  这名年轻记者问题一提出,周围便响起一阵哄笑。他本人回过味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这问的都叫什么问题。一直在跟市医院院长谢军南作对的这个年轻人要么同市医院有什么矛盾存心抹黑市医院,要么就是脑子有毛病。他跟着掺和什么!

  因为突发车祸,到现在都愁眉不展的谢军南这会儿嘴角也浮现出一抹笑意。但谢军南想到一会儿就会有更多更严重的伤者送过来,很快收敛笑容。他瞥了郑强一眼。见郑强表情严肃,谢军南摇了摇头。周护士找的这个男朋友脑子应该是有点问题吧。“年轻人我没空跟你瞎闹。我忙去了,你在那边继续坐着吧。回头我让周护士忙完去照顾你。”

  谢军南说完便准备离开。他觉得继续跟郑强纠缠已经没有必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家伙在胡搅蛮缠。谢军南因为替孙市长的夫人诊断过,与孙市长还算有些私交。回头他让孙市长打个招呼,相信没有哪个不长眼的电视台会把这出闹剧播出去。

  他刚刚一口一个“胡言乱语”的帽子扣到自己头上,这会儿却想走,郑强可不答应。“要不要我们打个赌。就赌我能不能救活那个病人。”

  谢军南停下脚步。他已经有几分不耐烦了。“我再说一遍,我没空跟你胡闹!也不用打赌。那具尸体就放在那儿。随便你治。你要是能救活无论你提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都满足你。”这句话说完谢军南才意识到有些不对。郑强又不是医院的医生,即便是一具尸体也不该由他随便处理。更要命的是周围摆满了长枪短炮。要是“死者”家属看了报道计较起来,他作为市医院院长就非常被动了。

  他见几个记者果然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记下他刚刚的话。谢军南眉头紧锁起来。他盯着郑强冷冷道:“你很有心机。”谢军南当郑强说这么多,又是装傻又是充愣就为了骗出他这一句口误。

  郑强可不知道谢军南这些想法。“你确定?如果我能救活这个病人我只有一个要求。”

  谢军南愣了愣。他心说:难不成这个家伙不是为了抓他这句口误,而是真的想“医治”那具“尸体”?但谢军南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抛诸脑后。“不行!你又不是医院工作人员,我不会让你随便乱碰尸体的。”

  “谢院长,就让他说说有什么要求吧。”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报记者站出来道。谢军南那一句“随便你救”已经足够他们发挥了。这些小报记者只想让新闻更有噱头。他们可不管郑强是不是在故意抹黑市人民医院。

  “就是,就是,让他说出来嘛。”

  “谢院长不会是怕了吧。”

  “哈哈哈哈……谢院长该不会真担心那具‘尸体’被那个家伙救活吧?”

  小报记者议论纷纷,谢军南黑着脸扫视一圈,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死者为大,你们这样侮辱死者不怕死者家属事后追究?”谢军南“侮辱死者”这顶帽子扣下来,没人敢再接茬。谢军南见场面控制住,才重新将注意力投向捣乱的郑强。他本打算严辞呵斥郑强不要继续干扰医院工作,但不知是不是受了那些小报记者误导,谢军南竟然鬼使神差问了一句:“如果我同意打赌,赢了你想对我提什么要求?”

  “把市医院停尸房交给我一个人看管!”郑强毫不犹豫回道。

  要想恢复自己的精神力和实力,那么就要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死亡气息,而停尸房的死亡气息虽说远比不上自己原先那个时空,但也只有那个地方才有自己所需要的。说不定在那里,自己的精神力真的能缓缓恢复。

  刚刚已经安静下来的现场刹那间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所有人都一副看鬼的模样看着郑强。半晌,几个小报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已经将郑强判定为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个精神病人闹事而已。事件新闻价值顿时降了好几个档次。但谢军南却迟疑片刻。郑强刚刚就提到他是来停尸房守夜的临时工……

  谢军南还在分析郑强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在找茬。但郑强提完要求后见谢军南没有反对只当他默认了。“那个谁谁,把伤者推过来。对了……我需要几根针。”郑强想起他这会儿体内精神力少得可怜。如果不借助媒介恐怕真不够救活这个“深度睡眠”的伤者。

  郑强周围的一群人全都傻眼了。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有几个人其实想去帮郑强找针灸用的针。毕竟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他们都想看看郑强怎么“救治”一具“尸体”。可这事情实在太过荒诞。这群记者以及几个围观的护士、医生心想自己要是真去给郑强打下手,回头郑强被证实是精神病患者自己不得被同伴嘲笑死。不管怎么看,这个自信满满的年轻人看上去都像精神病人多一点……

  谢军南起初只想喊保安来把这个捣乱的家伙赶走。但是一件事忽然从他脑袋里闪电般跳过。事件的主人公正是谢军南的病人之一。这个病人不但病情特殊,而且身份更加特殊。她正是万虹市市长孙本荣的夫人宋静。今天下午谢军南刚得知宋静在外面心脏病突发。作为宋静的主治大夫,谢军南对她的情况再了解不过。他本来认定宋静即便不死,送到医院后也该生命垂危。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宋静竟然生龙活虎接受了医院体检。

  如果不是他检查发现宋静确实从阎王殿前走了一遭,谢军南就该怀疑市长夫人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了。后来谢军南才知道,宋静在路上心脏病突发后是被一个医术高超的年轻中医大师救活的。谢军南赶来医院的路上还在念叨。要是市医院有几个这样深藏不露的中医大师今晚不知得多救活多少车祸的伤者。

  现在郑强提出要针,谢军南并没有将他和救醒宋静的年轻中医大师联系到一起。他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巧合。可本来几乎必死的宋静这会儿正精气神俱佳的在住院部等待进一步检查。谢军南对古老的中医却多了几分敬畏。他犹豫了一下,冲不远处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中医招了招手。“陈老,你身上肯定带着银针吧。借给这个年轻人试试。”

  市医院院长竟然准许郑强尝试“医治尸体”!边上的记者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顿时镁光灯闪烁。所有人都急切的想将这一刻记录下来。谢军南自己也觉得这个荒唐的决定可能给他带来麻烦,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还是让他硬着头皮从老大夫那儿接过银针递到郑强跟前。

  谢军南将银针递给郑强时一直死死盯着他的眼睛。谢军南到了这个年纪,自认懂些察言观色之道。郑强目光中的自信让谢军南几乎开始期待奇迹发生。但郑强刚抽出银针,陈老就摇了摇头。“这家伙完全不懂针灸。”

  谢军南知道身边的陈老自小行医。陈老既然这么说只怕他确实看错人了。他苦笑了笑。“陈老,恐怕今晚忙完我就要跟你一起退休了。”

  陈老虽然不想打击谢军南,但还是老神在在的捋了捋胡须给谢军南这个外科大夫解释起来:“这小子捏针的动作就完全不对。一看就是从来没碰……太乙针法?!”陈老刚说到一半,忽然眼睛瞪得死大。这一刻,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陈老似回光返照一般。他猛地推开几个年轻记者冲过去凑在郑强跟前观察起来。

  “穴位不对,手法没见过,但这种效果……”陈老毕竟是有着六十多年行医经验的老中医。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即便谢军南也看不出什么,但陈老一双眼睛却能清楚的看到“死者”本已闭塞的经脉正在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恢复活力。“真,真是太乙针法。哈哈哈哈哈,真是太乙针法。传说中能白骨生肌、死而复生的太乙针法。没想到我老陈入土之前竟然能看到传说中的太乙针法!”

  因为激动过度,陈老甚至没有撑到郑强行针完毕便激动的晕了过去。

  谢军南起先也惊诧不已。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大能耐能叫陈老这般激动?跟他这个心脏外科泰斗人物比起来陈老虽说在中医圈名声不显,但他这么多年的经验积累连谢军南也不敢小觑。单单这个年轻人能使出让陈老激动的针法就绝对不简单!谢军南见陈老兴奋的晕了过去,愣了愣忙招呼人把他抬进急救室抢救。等谢军南安排好人手对陈老进行抢救再回来,郑强已经收针了。

  谢军南作为一个西医并不太懂中医理念里的经络、精气神什么的。但他起码能看出刚刚面色惨白的尸体这会儿脸上多了几分肉色。可谢军南并不认为郑强真的可以救活被判定为医学死亡的尸体。他调整了一下心态走过去准备同郑强好好谈谈。可走到一半,谢军南忽然停下脚步。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盯着“尸体”的胸腔。

  谢军南僵在那里半天一动没动。就在边上一个医生准备拍醒他的瞬间,谢军南猛地一个机灵。谢军南表情惊愕看向郑强,半天才大声喊道:“立刻让老赵出来,后面手术他不用做了。我要亲自调查他的重大医疗过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