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的一幕出现了。重大车祸“死者”被推出来,为此而来的记者们本该第一时间上去采访、拍摄。但一群记者看看那边盖着白布推出来的“死者”,全部神情怪异地看向郑强。最早采访郑强的《新闻最前沿》的记者顿了半天冲郑强确认道:“你刚刚说送来的伤者都没大碍?”

  “没错。”郑强一门心思想着怎么用刚才好不容易连接到的死亡气息来恢复一下自身的精神力,他甚至没注意到那边推出来的“死者”。

  郑强此言一出,愣神的记者终于全都反应过来。现场一片哗然。官媒记者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准备放弃对郑强的采访。他们觉得这个表情冷漠的年轻人说话实在太不负责,不适合作为新闻素材播出。但几个小台记者却敏感的发掘出了新闻点。“这位先生,您的意思是说,这个死者被送进抢救室之前受的只是小伤?”

  郑强刚要确认,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众记者后传了过来。“年轻人说话小心点!不了解情况就不要说。”各路记者循声转过头,很快有眼尖的认出赶来的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正是市人民医院的院长谢军南。谢军南黑着脸挤开试图采访的记者径直来到郑强跟前。“我虽然是刚刚从家里赶来。但我在路上医院这边就向我汇报过。截止目前送来市人民医院的两名伤者情况都非常危急。年轻人你凭什么说他们送来的时候受的都是轻伤!”

  谢军南态度非常冷漠。在他看来眼前的郑强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你知道车祸发生的第一时间有多少已经下班回家的医生饭都没顾得上吃一口就急匆匆赶来医院吗?你知道你这不负责任的一句话会给这些医生带来多大伤害吗?”

  面对咄咄逼人的谢军南,郑强眉头皱了皱。他可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那个病人推进去的时候情况本来就没多严重。”

  “酷匠《网g正,"版首、发`

  “哗!”

  现场再次一片哗然。刚刚郑强随口的一句话还能说是不了解情况搞错了。但现在郑强当着市人民医院负责人谢军南的面还坚持自己的观点,就不是不了解情况说错话那么简单了。之前还在犹豫的官媒记者也将镜头对准了争锋相对的两人。这些记者敏锐的捕捉到这两人的冲突很可能会成为盖过特大车祸的新闻。

  谢军南深邃的双眸死死盯着郑强。“我不认识你是谁。我现在也没空跟你扯嘴皮子。我一会儿还要准备亲自给送来我们医院的车祸伤者动手术。年轻人,我会让你明白人都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的。”

  郑强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年过半百的谢军南见郑强这样,咬牙切齿半天指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虽然谢军南觉得这个年轻人火上浇油的行为极其恶劣,但他一贯坚守医德。更严厉的威胁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我记着你了!”

  周围记者忙端起手中的摄像机将谢军南满脸愤怒手指着郑强的场景拍了下去。新闻标题他们都想好了:“不明身份男子讽刺市医院抢救,市医院院长怒目以对”。新闻记者可以不在乎随后将要送来的大批车祸伤者,但谢军南不能不在乎。他最后瞪了郑强一眼,便打算去换衣服准备手术。恰巧这时候周静静出来了。周静静出来后见郑强还没走脸莫名的红了一下。她也没注意到几步开外的院长径自走到郑强跟前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已经走出十来米的谢军南闻言停下脚步。他转过身上下打量了周静静两眼。“你是外科的周护士吧。怎么,你认识这个人?”谢军南听护士长提过周静静这个护士。说她工作认真、细致,最重要的心地善良。

  周静静这才注意到大名鼎鼎的院长就在旁边。她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喊道:“谢院长晚上好。”

  谢军南微微点了点头。他并没有盲目的将对郑强的不满发泄到这个名声不错的小护士身上。“今天晚上事情会比较多,你辛苦下。不要出错。这个年轻人和你什么关系?”

  “谢院长放心,我忙得过来。至于这位……”周静静刚要解释她也不了解郑强的背景,外科主治大夫赵鑫从抢救室里探出头。“静静别跟你男朋友聊天了。我让你取的血浆呢,快点去领过来。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人命关天!老谢你来啦。刚刚那个病人我已经尽力了……”

  谢军南摆了摆手,制止了赵鑫后面的话。谢军南意识到经过郑强这么一闹事情肯定会很难收拾。他不能再让事端扩大了。“老赵你的水平我了解。调整好心态不要受干扰。一会儿还会有更多重伤病人送过来。周护士你跟我过来下。”

  周静静傻眼了。她压根不知道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此时被点名,她可怜巴巴的看了郑强一眼,便蹑手蹑脚跟着这位华中地区心脏外科泰斗人物来到角落。“谢院长……”

  “我很忙就长话短说了。你男朋友刚刚在抢救室外面说了很多对医院不利且很不负责任的话。我现在给你放半个小时假。你去闹明白你男朋友到底对医院有什么不满。如果他没有恶意并且愿意道歉,我可以考虑不追究他的责任。就这样。你喊下小芳,让她暂时代替你的工作。”谢军南说完便头也不回走进消毒室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周静静。

  谢军南说完这些话就直接走了,周静静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还是郑强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唤醒。“你叫周静静对吧。谢谢你之前给我带路。我现在该去停尸房报道了,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郑强作势要走,周静静一把拉住了他。“你站住!”周静静虽然没搞明白事情来龙去脉,但起码知道这个家伙给她惹麻烦了。看上去还是大麻烦!“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刚刚院长把我骂了一顿。你……你干嘛冒充我男朋友在外面乱说话!”周静静毕竟就是个小丫头片子。最后一句话说完耳根有点发烫。面颊微红配合她那张略带婴儿肥的娃娃脸显得尤为可爱。

  郑强十分无辜。他摆了摆手。“我没说什么呀……”

  周静静小手拍了拍胸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那你到底跟那边的记者说了医院什么坏话呀?”

  郑强毫无心理负担的把自己刚刚说的话又跟周静静复述了一边。周静静听完后小嘴张成O形望着郑强。“你……”周静静之前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街对面的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现在她愈发怀疑了。但周静静此时也顾不上这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乱说,你是要害死我啊!”小护士说着眼角就泛起了泪花。

  “我怎么了我?”郑强至此还没闹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候谢军南换好手术服经过这里。谢军南看到周静静楚楚可怜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他走过来拍了拍周静静的肩膀。“行了,小丫头别哭了。你现在去三楼把赵大夫要的血浆取过来。我跟你男朋友再谈谈。”

  支开了周静静,谢军南上下打量了郑强几眼。“年轻人,现在这里没记者了。有什么话就跟我直说。你是觉得你女朋友在市医院受了委屈还是怎么的直接提出来。你女朋友她在医院工作还是很尽职的。你自己有什么意见说出来,我以我的名誉保证不会迁怒她。你没必要在记者面前胡言乱语试图抹黑医院。”

  郑强见谢军南态度还算不错,语气也缓和下来。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不知道你说的话什么意思。反正我没有抹黑你的医院。我还得在这儿工作呢。”

  谢军南听到郑强前面的话本已微愠。可听到最后一句话,他愣了愣。“你也在医院工作?”谢军南自认对医院事务十分上心。即便郑强只是名实习护工,谢军南觉得自己都不可完全没印象。

  “是的,我今天刚过来报道。”郑强很坦诚的回道。

  谢军南越发糊涂了。他又仔细的盯着郑强的脸看了看。郑强长着一张典型的大众脸,属于丢人群里都找不出来那种。但谢军南确信他绝对不是医院新来的员工。那边一会儿就有新的伤者送到,谢军南也没有闲情跟郑强在这儿废话。他直接问道:“你是哪个科室的?”

  “停尸房。”提到尸体,郑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就仿佛这份工作跟普通工作一样似的,没什么区别。

  停尸房……谢军南愕然。他迟疑片刻才想起医院停尸房这会儿停放着一具凶案尸体。“你是警察?”

  “准确的说我是临时工。”

  谢军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觉得他跟郑强在这儿完全是在浪费时间。“行了。年轻人就这样吧。我还得去准备手术。回头我会找你们领导确认一下你的身份。你在外面好好待着,再胡说八道就别怪我让保安把你赶出医院了。”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郑强被弄得有些不耐烦了。他还没受过这样的气呢:“刚刚推出来的那个伤者根本就没死。给我十分钟时间我就能把他救醒。”

  郑强就觉得这个时空的人很奇怪,自己都说的很清楚了,人没死,但他们就是要判定死亡,自己虽然是一个亡灵法师,但对于生命,他自问还是很尊敬的,更不可能在对方没死的情况下判定对方死亡,哪怕是有一线机会,也不应该放弃,除非对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

  谢军南本来都不打算跟这个脑子疑似有毛病的家伙多说了。他刚要走,听到郑强这句话脚步却不得不顿了下来。巧的是几名鬼鬼祟祟摸过来的记者正好听到郑强后面这句话。他们全都傻眼了。

  “你确定是推出来的那个,不是推进去那个?”一名年轻记者试探着问道。一字之差可是生与死的差别。难不成已经披了白布推出来的“尸体”还能救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