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警察中为首的一个带着郑强走到那具冰冻的“尸体”前。他随手扯开了白布。一张近乎完美的精致脸庞出现在郑强眼前。虽然“死者”双唇灰白、面无生气,不过依然可以看出她生前绝对是个风华绝代的美女。年轻些的警察虽然早看过,不过此时还是愣了片刻小声感慨道:“真是可惜了。”

  为首的那名中年警察没有表示反对。“苏如雪可是咱们市有名的大美女。活着时追求者如云。要不是她死了咱们还真不够格这么近看着她说话。”

  “李哥你儿子都上幼儿园了。说这些不怕嫂子罚你跪搓衣板啊。”年轻警察调侃道。

  反观郑强这边。他看到那张透着冷意的俏脸也有片刻的惊艳。不过很快他便将注意力转移到附近停放的其他尸体上。相较于这具“还没死透的尸体”,郑强对那些能够帮助他补充精神力的死尸更加感兴趣。两名警察见此表情有几分古怪:这家伙眼睛瞎了吧,竟然不怎么待见这位本市有名的冰山美人。

  年轻警察捅了捅郑强的胳膊唤起他的注意力。“兄弟。这苏如雪虽然死了,不过长得这么漂亮,你晚上一个人看守她的尸体可别……”年轻警察一副“你要管住自己”的表情。中年警察脸色沉了沉。“小李别瞎闹。这件案子是省厅挂了号的大案。”教训完年轻警察,中年警察转过身严肃的对郑强吩咐道:“我不大了解你的底细。不过既然是孔队介绍的人,想必是知道轻重的。”

  郑强嘴角抽了抽。“我对她……没兴趣。”郑强这会儿只想尽快打发这两人自己一个人呆着,这里的死亡气息对自己修炼还是有点帮助的。虽然医院停尸房里只有三四具尸体,不过对现在的郑强来说也聊胜于无了。更何况苏如雪的尸体可是个大线索呢,这两个警察在这里,自己怎么查?

  中年警察见郑强还算懂事,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孔队特意交代过。这里白天有我们俩负责。晚上我们休息的时候你负责看管。你借着这会儿该出去吃饭就吃饭,吃过饭就在医院随便转转。夜里十一点再来接班。”

  郑强缓缓调动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精神力,一丝微弱的死亡气息瞬间就和郑强的精神力连接了起来,点了点头,郑强这才抬脚离开停尸房。

  “王队,我觉得刚刚这小子不太对劲啊。怎么他都‘不敢’看苏如雪的尸体?”郑强离开后,年轻警察冲自己同伴问道。

  中年警察眉头紧锁。他早觉得过来看守苏如雪的尸体不是个好差事。“别管那么多。神仙打架,我们这些凡人离远点就对了。小李你进队里也快四年了。有些事情知道越少越好的道理你应该懂。”

  年轻警察被同伴这一提醒,忙闭嘴不再瞎打听。

  “一会儿天黑了我们就把苏如雪的尸体交给这个古怪的小子然后回家睡觉。其他的什么都别管……”

  中年警察教育同伴的功夫,郑强正在医院里瞎逛。他本来觉得这个世界连魔法都没有,人得了病、受了伤不就直接等死。但真的转了会儿,地球上的医疗方式让郑强这个亡灵法师惊讶不已。郑强一边参观还一边念念有词:“这地方的人还挺有意思的。不能用精神力为失血过多的病人恢复精神力就干脆直接给他们输新鲜的血液。倒不失为一种蠢办法……”

  郑强话还没说完,一名身材娇小的护士一把推开了他。“快闪开,马上有车祸的伤者送过来。别在抢救通道转悠。”

  周静静正奇怪这个年轻人怎么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来回晃悠呢。看到对方的脸她忽然想了起来。这不就是让她带路去停尸房的那个人嘛!顿时,周静静心中的不满变为了同情。她给失神的郑强递了块绣着丁香花的手帕。“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接受。但生老病死免不了的。你也节哀。”

  郑强愕然,他完全还没搞明白这个个子小小的女护士说的是什么意思。

  周静静叹了口气。她从卫校毕业刚工作半年已经见了不止一次这种情况了。周静静牵着郑强的手把他拉到急救通道外指着不远处等候区的椅子道:“你要发呆就坐这会儿发会儿呆吧。”安排好郑强,周静静小跑着进急救室做手术准备。进手术室前她攥了攥小拳头:“一会儿要加油了,争取一个人不死。不然又要有病人家属像外面那个家伙一样可怜了。”

  坐在外面的郑强半天后才算弄明白周静静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他看了眼电子钟。上面显示的时间离他到停尸房接班还有会儿呢。医院他已经转一圈了。既然没事他索性坐在椅子上冥想起来。郑强进入冥想状态没多久,一个浑身鲜血的病人便被几个护士推进急救室。期间周静静曾出来过一次。她看到郑强还坐那儿“闭目养神”小手伸了伸最终没有打扰他。

  郑强冥想约莫一个小时后缓缓睁开眼睛。碍于地球上稀薄的魔法能量,他这一个小时冥想除了让他认清现实外几乎一无所获。郑强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身边的也跟着响起一声叹息。郑强脑袋转过去这才发现旁边的座位上不知何时坐了个人。郑强暗暗心惊。因为体内精神力太过微弱他舍不得浪费。所以冥想的时候基本处于毫不设防的状态。郑强还在后怕。在他旁边坐了好会儿的周静静神情失落捅了捅他:“对了,一直没顾得上问你。你哪个亲人去世了。”周静静一直当郑强是哪个死者的家属呢!

  郑强嘴角肌肉抽了抽。“我家没死人。”

  “哦。”周静静情绪依然不高。她接着问道:“那就是你哪个朋友出事咯?你节哀。”

  郑强深呼了几口气。他在心里劝说自己别跟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护士计较。“我没朋友!”

  周静静愣了愣。她终于从第一个送来的伤者可能无法抢救成功的打击中调整过来。周静静上下打量了郑强几眼。“那你该不会是……”周静静话说到一半,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从抢救室走了出来。周静静忙站起身:“赵大夫,伤者……”

  赵鑫冲周静静摇了摇头。他拍了拍这个善良的女孩。“静静别在意。伤者送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咱们尽了力就行。好好调整状态,一会儿还有更多伤者送来呢。这次连环撞车事故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周静静听说里头的伤者回天乏力表情有些沮丧。她强撑着挤出一丝笑脸。“赵大夫我懂的。”

  赵鑫点点头。他清楚周静静这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女孩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医院有生命诞生也必然有生命逝去的现实。赵鑫很快注意到周静静旁边的郑强。“静静,这是你男朋友吗?长得还挺帅的。就是平常不怎么爱运动吧。瞧这胳膊细的。”

  见被误解,周静静小脸羞的通红。她手忙脚乱要解释,可外面又推来一个担架。两名护士远远就冲这边喊道:“赵大夫、周护士。这个病人交给你们了。多处外伤、骨折,疑似内出血……”

  赵鑫顾不得打趣周静静。他小跑过去用听诊器检查了一下病人的情况。“心律衰减,情况很危急。静静跟我进急救室。”

  o‘酷@C匠#@网V%永/%久^免(`费B看,小说

  周静静忙戴上口罩跑过去。她推着担架经过郑强身边的时候,神色古怪瞥了他一眼。那眼神意思仿佛在说,刚刚赵大夫误会他怎么也不帮忙解释一下。郑强无可奈何。两人刚刚你一句我一句,给他说话的机会了嘛?

  两人匆忙将伤者推进急救室,门外灯很快亮了起来。周静静离开后郑强又开始无所事事起来。“刚刚那个姑娘虽然冒冒失失,不过倒是蛮有意思的。”郑强小声嘀咕道。

  这份宁静很快就被打破了。一群记者握着长枪短跑冲过来。刺眼的镁光灯闪烁,郑强吓了一跳。他还当这是发现了他身份后赶来的光明法师。以他现在这副羸弱的身体如果被神殿抓到那可是连追踪灵魂都省了。一把没有附魔的普通长剑就能彻底了结他。

  待郑强注意到这群人身上皆没有魔法波动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郑强并不想跟这群手里握着奇怪“魔杖”的家伙打交道,但一名记者还是将注意力投到了他的身上。“这位先生,我是市电视台《新闻最前沿》的记者。请问你是医院工作人还是车祸伤者的家属。”

  “都不是。”郑强面无表情回道。他始终对摄影师背上扛着的那奇怪玩意儿心存警惕。

  这名外景记者显然经常面对此类情况,几乎没有停顿立刻追问道:“那这位先生,能问你两个简单的问题吗?”没等郑强拒绝,记者就非常专业地继续问道:“你看上去坐这儿蛮久了。请问刚刚推进去几个伤者?另外伤者的情况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嘛?”

  另外几个电视台的记者也注意到了郑强这个现场唯一的目击者。被一群人围着,郑强面色不善道:“你刚刚问了三个问题。”

  边上众记者、摄影师愣了半晌,忽然想起来《新闻最前沿》的记者开始似乎说只问“两个问题”。周围传来一片会心的笑声。《新闻最前沿》记者表情尴尬。“既然你不是医院工作人员那最后一个问题想必你也不了解。你就回答一下我前面两个问题就行了。”

  “哦。刚刚推进去两个病人?都是小伤。”郑强漫不经心的回道。他话音还没落,最开始送进去的那个伤者便宣布抢救失败被盖着白布推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