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岚出门后本打算给郑强打个车把他送到孔亦蓉工作的分局。免得太久没出门的郑强迷路。但没想到刚刚“撞人”的出租车司机竟然尾随至饭馆外等到现在。见两人出来准备招出租,老周忙将车子开过去。“恩人,你们要坐车吗?去哪儿我送你们。不收钱!”

  租车司机如此客气,受雷锋精神宣传影响的杨岚张口就准备婉拒。但令杨岚没料到的是,她话还没说出口郑强竟然就老神在在的点点头。“那给你添麻烦了。”

  `A更新最快上ze酷G匠i网SY

  郑强直接答应下来,杨岚气得真想一脚把他踹地上。这家伙脸皮可真够厚的!郑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杨岚嘴角抽了半天,替他打开出租车门将这家伙塞了进去。杨岚没有给老周拒绝的机会,直接把一张二十块面额的零钱塞到他手上。“师傅,把他送到区公安分局。”

  杨岚趴在车窗外看看里头稳如泰山的郑强,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出租车启动,老周还记得郑强之前的交代,不敢开太快。出租车用三十码不到的速度在马路上行驶。几辆开得快些的电瓶车都得意的闪着车灯超了过去。离开杨岚的视野,老周忙将她给的二十块钱推给坐在副驾驶座的郑强。“恩人你帮了我这么大忙,我哪能收你们的车钱。”

  郑强对这个世界的货币十分好奇。他径直接了过来连声客气都没有。老周表情僵在哪里。半天,老周在心中为郑强辩解起来:他如此年轻便拥有惊人的医术,恐怕从小就在潜心研习医术,所以有些不通人情世故,嗯,肯定是这样……

  根据夺取的记忆,郑强坐在出租车里,向老周询问了一些关于这个时空的问题,当然对话都是以一种幽默和带过的形式进行的,不然人家还真当自己是神经病了。自己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空,那么就必须尽快吸收记忆,完全融入到郑强的这个生活当中。

  比如在这个时空的货币啊,基本的生活技能啊,这个时空生存的方式等等,都需要郑强去快速的了解。

  老周和郑强聊的也很愉快,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郑强是个很谦虚的人,他的很多意见郑强也都一一记下。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已经到了区公安分局的大门前。老周将车子挺稳看向郑强。

  “和恩人你聊天……很有趣。这,这已经到地方了。我们下次有机会再聊?”

  郑强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他拍了拍老周的肩膀道:“我还有正事。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可以去……”郑强话说一半忽然顿住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什么名字!老周见此只当郑强觉得为难,忙接言道:“恩人是高人,我哪敢叨扰恩人。这是我的手机号。恩人以后出门要用车直接给我打点电话。”

  郑强尴尬的轻咳两声接过老周递来的名片。

  郑强赶到前,一名惦着啤酒肚的中年警察已经在分局门口等着了。见一名跟孔队长描述不差的年轻人从出租车上下来,高大富忙走过去问道:“是郑先生吗?”高大富对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充满好奇。一个看停尸房的临时工而已,为何刑警队孔队长还让他出来接。最关键的是孔亦蓉还特意叮嘱他不要打听这个年轻人的来历。根据高大富的经验,领导特意叮嘱不要打听背景的人通常都是不能得罪的。

  确认了郑强正是新来的临时工,高大富忙在前面带路。“郑先生年纪轻轻就出来工作,前途不可限量啊。”高大富认定郑强背景惊人只是来分局挂个名混基层资历。等对方公开了身份那再讨好根本没有意义。现在郑强的身份只是个普通的临时工,高大富觉得自己苦等十多年的机会终于到来了。“郑先生今年多大呀?”

  “十五岁。”郑强认真的回道。

  高大富听了郑强的回答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路边的花坛里。他干咳两声,只当自己的问题叫郑强这个“官二代”不快了。“郑先生不好意思。我就随口一问,随口一问。”高大富意识到自己后面套话得多用点技巧了,别还没讨好郑强却招来他的反感。他微微一琢磨,装作关心的样子冲郑强问道:“郑先生在局里还认识旁人嘛?”

  郑强哪知道高大富是在拐弯抹角打听他的来历。他一边打量前面这栋巍然耸立的大楼,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我妈她……你还是直接带我去停尸房吧。”郑强依旧不太待见孔亦蓉这个“恶毒的母亲”。

  即便郑强并没有把话说完但高大富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公安系统女官员寥寥可数。郑强提到他妈,高大富瞬间便联想到了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分局局长吴启福。因为年纪对不上,高大富压根没考虑郑强跟孔亦蓉之间的关系。分局局长吴启福风评不佳。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绝不是什么好官。但这并不妨碍她在本市公安系统的影响力。高大富仔细想了想,似乎吴局长的爱人确实姓郑!

  “判断出”郑强的身份,高大富没有立刻表现出巴结的意思。他知道这时候自己一定要继续装作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这样才能显得他打心眼关照郑强,而不是在讨好他那个了不得的母亲。高大富没直接带郑强去停尸房。他可不相信郑强这个“纨绔子弟”是真的来工作的。

  他自作主张带着郑强参观起分局大楼,并且热情的给他介绍其公安系统的一些弯弯绕来。高大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给郑强留下一个“精通业务”的印象。但可惜他表错了情。刚开始郑强还听得津津有味。但天都快黑了,绕了半天一具尸体没看到,郑强有些木然的问道。“我妈不是让我来停尸房工作的吗。停尸房呢?”

  郑强对工作倒是没多大概念,问题在于自己要是在母老虎发威的情况下还迟到,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高大富傻眼了,他心想难不成这纨绔子弟是真的来工作的?

  郑强的语气显得很平淡,高大富看到郑强的样子,也知道这个工作肯定令面前的大公子很郁闷,但他只是个小警察,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是有点不理解为什么上面会安排这位少爷做这份工作。高大富忽然间想起外头风传丽尚酒店苏如雪之死可能与吴启福有关。他顿时吓得面如土色。郑强急主动提出要查看苏如雪的尸体更令高大富确信这桩大案背后兴许真的有吴局长的影子。若这样想的话,吴启福在刚刚开案件会议时做出的那些安排也就能说得通了。

  想到这一点,高大富已经在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蠢。他干嘛要介入这种事情中来。高大富认定吴启福安排自己“儿子”看守苏如雪的尸体有着不可告人的意图。他哪还敢继续在这儿讨好郑强。他此时一门心思只想跟这件事撇开干系,以免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高大富没再啰嗦直接带着郑强上了一辆警车。“郑先生,苏如雪的尸体并不在局里,而是停放在市人民医院太平间。我现在送你过去。”

  “这次上面下命令了,一个礼拜之内必须破案,否则孔队长她们也不好过,估计这会儿也都忙的焦头烂额的,郑先生,你也要留个心,这案子可不好查,连我们精明的孔队长现在都很难说一个星期以后会怎样呢。”

  郑强一愣,孔队长,那不就是从小一直照顾自己的那个母老虎孔亦蓉嘛,怪不得她那么急匆匆的闪人了,原来是出事了,这案子貌似不好收拾啊,连母老虎都觉得棘手,自己要不要帮点什么忙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窗外,郑强突然开口。

  “车开慢点,不安全。”

  高大富愣了愣。他只当郑强等得不耐烦说的反话。高大富忙一脚油门踩下去。速度不降反升,郑强眉头挑了挑。高大富还以为他对这速度依然不满意,忙又继续加速。如此循环往复……

  警车一阵风似疾驰至市人民医院大门前挺稳。郑强下车前面色不善的瞥了眼高大富。

  误会了郑强身份的高大富只当这个眼神是在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他紧咬牙关话都不敢乱说,只连连点头示意他晓得轻重。郑强面色这才舒展开来。“回去开车慢点。人命关天。”

  人命关天?

  高大富哪知道郑强不满的是他的车速。他被这句“死亡威胁”吓得面无人色。郑强还以为高大富是意识到“超速”的危险性,遂面带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怕。知道事情严重性就好。”

  高大富听到郑强后面这句话才如蒙大赦。“谢,谢谢郑先生。我明白的。我明白的。”

  将郑强放下车,高大富犹豫一下没有跟着下车。郑强见高大富回去的时候车速又“飚”到五十码,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对这个世界“车夫”的安全意识已经不抱幻想了。高大富从倒车镜里看到郑强这个动作,吓得心脏几乎都停跳了:“难,难不成我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被灭口……”

  郑强绕了半天,终于在一个善良的小护士带领下找到停尸房的位置。小护士离开前摸了摸郑强的额头。“你好可怜哦。”郑强还在寻思小护士那句话什么意思,两名警察黑着脸冲他走了过来。“你干嘛的?这里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郑强表明自己的身份后两名警察这才挤出几丝不冷不淡的笑容。“哦,原来是孔队长介绍的人。我先带你认认地方。今天晚上这里就交给你了。”

  郑强隐约觉得警察的表情有些诡异。但他并未介怀。他这会儿在考虑等下进去之后应该怎么做好这份工作,才不至于让孔亦蓉数落。不过,阴森的停尸房对亡灵法师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亡灵魔法本身就是黑暗魔法的延伸。周围森森死亡气息连那两名警察都能感觉到。更何况是郑强。来到这个时空,停尸房里所散发的死亡气息,让郑强终于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让郑强疑惑的是停尸房里居然躺着一具还没有完全死透的“尸体。”

  巧的是两名警察径直将郑强带到这具尸体前,一人远远指了指吩咐道:“这就是丽尚酒店女老板苏如雪的尸体,你的职责就是在晚上看守这具尸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