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系法术扑面而来。

  罗纳德腐烂的面部肌肉微微拉伸似在微笑。他自从选择亡灵法师这条捷径的那天起,就预料到可能会有今天。他已经做好了告别尘世的思想准备。但当被一圈五彩缤纷的流光笼罩的时候,罗纳德腐烂的嘴角还是禁不住抽了抽:他就是一个小小的亡灵魔导师而已,为了铲除他这个异端,犯得着出动法神,甚至还用上了传说中的禁咒!

  咦,难道法神都是白痴。竟然只打碎了他的身体,没有追踪他的灵魂……

  “这人的身体被我强占之前在干嘛,练悬浮术吗?竟然跑到这么高的地方来。”罗纳德瞥了眼脚下。受限于这具身体的视力,他只觉得路上跑的马车速度比皇家马车还要快,并未发现别的异常。

  “郑强,有什么话咱好好说。你先从天台上下来成吗!”

  罗纳德循声望过去,天台入口处一名身着黑色“卫兵制服”的女子正双手掐腰冲他大喊。这名“女卫兵”身材高挑、曲线玲珑,配合冷傲的神情,很有几分孤胆女佣兵的味道。她帽子上佩戴着象征“家族势力”的徽章。然而见多识广的罗纳德却从未见过这种城墙、镰刀、锤子之类不沾边的东西组合在一起的徽章。

  罗纳德见她毫无魔法波动,肩膀上的级别标志却是三星卫士,心中一阵鄙夷。多败家的贵族才会任命这样一个平民女子担任卫兵队长。

  但周遭地理环境非常古怪,入目皆是高耸入云的大殿。罗纳德在没弄明白状况前,觉得自己应该先跟这个正同她对峙的“女卫兵”好好谈谈。

  “尊敬的卫兵队长。我来自第三斯图迪特王国,是一名光荣的魔导师。”一名毫无魔法波动的普通卫兵,听到魔导师的名字应当立刻跪下来,哀求自己带她进入浩瀚无垠的魔法世界吧。罗纳德甚至连用哪种最低级的火系小魔法敷衍她都考虑好了。

  郑强说完那句不着边际的话,又特臭屁暗示,如果孔亦蓉能告诉他这是哪儿,就告知她“自己高贵的名字”。

  孔亦蓉恶寒,她心说:我三岁就认识你了,还能不知道你名字。“郑强,先强调一下,我是刑警队长,不是小说里的什么卫兵队长。再者丢人的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就别寻死觅活了。跟我回家喝杯热茶好好说话成吗?”

  “好。”罗纳德直接过滤掉其他的话。他听见孔亦蓉最后一句话,面带微笑点点头,很满意这个侍卫队长的礼遇。

  孔亦蓉贝齿紧咬,精致的瓜子脸渐渐扭曲。

  这个混蛋!

  这家伙就一直在等自己这句话吧……早知如此,她之前就不白费那么多口舌了。亏得孔亦蓉还觉得郑强这家伙今儿是真的起了羞耻之心。

  不过郑强这会儿还站在天台边缘呢。孔亦蓉怕刺激了他,他一抽风又要跳楼。她好声好气等郑强缓步走了过来,心中却在吐槽:你有什么可得意的,一个大老爷们动不动寻死觅活,这会儿还走起猫步了!

  “话说在贵国,刑警队长在侍卫里属于什么级别。和侍卫队长一个级别吗?”罗纳德觉得主动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对于拉近关系非常有益。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正眼看过这个毫无魔法波动的女刑警。

  郑强刚刚在天台边,孔亦蓉还怕他想不开。但这会儿他都走回来了,竟然还敢跟她装疯卖傻。孔亦蓉一巴掌直接甩在他脑门上。“说人话!我这几天一个案子没着落,烦着呢。给老娘消停点!”

  罗纳德眼睛瞪得老大。一个毫无魔法波动的女卫兵竟然敢对他动手!他手一挥,就准备将自己的骨龙召唤出来,叫这女卫兵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可他手抬起摆了摆,又摆了摆……

  啥也没出来。

  罗纳德看看自己稍显苍白却皮肤完好的手掌,这才回过神来……

  难怪这个女卫兵敢对他粗口粗舌。原来是认识他侵占的这具肉躯!罗纳德是个念旧的人,上一具肉身用了一百多年都没换。他这会儿思索半晌才记起占领新肉身之后的一些基本常识。

  占领肉身后第一要务:与认识的人拉近关系,尽快了解这具肉身之前的社会地位。

  原来这具肉身的魂魄被自己那强大的亡灵法师魂魄给强行多舍了,在这具身体魂魄消失之前,他大部分的记忆都被罗纳德给拷贝过来了。从记忆中得知,原本的郑强由于家庭关系,性格一直都略微孤僻,这次又因为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生活,所以想干脆一死了之。

  砸了砸嘴,伯纳德对原本的郑强有点鄙视,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上进呢,生活不管多糟糕都应该继续前进的!

  面前这个女子,在郑强记忆中,是一直关照他,很多事情都是她帮忙才得以解决的,在一定程度上,郑强算是和面前的孔亦蓉相依为命的。读取到这一段记忆,现在的郑强顿时对孔亦蓉的好感度增加不少。

  “老娘,你在侍卫队遇上麻烦了吗?儿子不懂事,还给你添乱。”罗纳德嘴角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

  孔亦蓉猛地转过身。她紧紧盯着嬉皮笑脸的郑强,咬牙切齿半天才冷冷地警告道:“我今天还能忍你最后一次。要是再不回归正常,爱跳楼就去跳!”

  罗纳德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惹了这具身体的“母亲”发怒。他想了想明悟过来。“在这个地方,老娘是自称,我不能喊?”

  孔亦蓉只当这家伙反省了。她无所谓的甩甩手道:“算你识趣。”

  得到积极的回应,罗纳德信心大增。他心想这个地方虽然处处透着古怪,但基本的人情世故跟斯图迪特王国也没什么不同。

  “您真年轻。”

  不知道合适的称谓,罗纳德索性省略了称呼夸奖道。任何地方夸女人年轻,肯定都错不了。

  孔亦蓉嘴角抽了抽。她不满道:“老娘今年才二十五!”

  看@正版q|章节WH上8酷$匠6!网

  罗纳德一脸震惊。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我才几岁呀?”就算这个地方少女出嫁的早,孔亦蓉十岁就怀他,那这具身体今年也才十五岁。罗纳德觉得可能是他太久没有跟活人打交道的关系,所以对活人的年龄判断出现了巨大的偏差。“‘自己’不会真十五岁吧?”

  “十五岁。”孔亦蓉没好气道。反正她上初中后就不会整天抱着电脑看什么动漫了。

  年龄得到孔亦蓉的确认,罗纳德点点头默默记下了这条他将来独自外出时非常有用的信息:母亲二十五岁,自己十五岁……

  因为不熟悉环境,罗纳德没有选择独自行动。他老老实实跟着孔亦蓉下楼,心里已经决定改用新名字——郑强。反正对亡灵法师来说名字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代号。

  两人走到一扇门前,孔亦蓉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郑强盯着她的那把钥匙又得到了一条非常有用的信息:该国治安极差!连普通侍卫都得倾尽家产,购买由高阶炼金术师锻造的门锁,确保家庭财产安全。

  郑强试着活动了一下羸弱的身子。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暂时还是不要再提自己亡灵魔导师的身份。以免在这个危险的国度给自己招来麻烦。郑强进门后扫视一圈,又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地方真落后,半件魔法器具都看不到。

  孔亦蓉注意到郑强鄙夷的眼神,不爽的咧了咧嘴。“嫌我家乱就回你那儿去。刚才逃命太快,钥匙丢了的话,我鞋柜上面有你家的备用钥匙”

  郑强顺着孔亦蓉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一个“破烂的”鞋柜上躺着一柄钥匙。虽然对孔亦蓉这个“母亲”印象不佳,但他暂时还不打算离开孔亦蓉。“咱家用不起石家具吗?”郑强试探着问道。孔亦蓉还是“卫兵”呢。身份地位应该不算太低。即便用不起兽骨家具,低阶魔法加持过的石器总应该用得起才对。

  “现在有钱人流行复古用石器?”孔亦蓉摇了摇脑袋。这流行风尚变化太快了,她都没听说过。“那个啥,你别跟我套近乎。这里是我家。你家在对门。”

  “母子”二人已经分家,自己家就在对面。郑强又得到了一条有用的信息。他之前还担心自己“年纪太小”活动受限呢。得知自己已经独立生活他松了一口气。郑强刚刚就发现,这个奇怪的地方,魔法气息难以置信的稀薄。如果再没有合适的地方修炼,只怕他花费上千年都恢复不到自己的巅峰状态。

  “郑强,我再次警告你,三天之内,你要是再不滚蛋去工作,你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孔亦蓉在天台劝说郑强喊得口干舌燥,进家后她没有搭理郑强,径直去饮水机那儿接了杯水。她端着水杯坐回郑强对面。

  “我知道你伯父伯母出车祸,对你打击很大。但是人总要往前看。伯父伯母车祸的赔偿金付清房子贷款也没剩多少,这四五年你应该已经花差不多了吧。咱们邻居这么多年,你现在这样,我实在看不下去。整天宅在家无所事事,还满嘴都是些稀奇古怪的话。难道你就真的想一直这么过日子吗?难道你就真的打算一辈子都没出息,告诉你,你这一点就是我最讨厌,也是最看不起的!”

  郑强心想这个“母亲”真狠心:世道如此险恶,“儿子”才十五岁就逼着他出去找工作。郑强已经在心中将孔亦蓉定性为“蛇蝎心肠的母亲”。但这个世界,他还没有了解,更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工作是怎样的,孔亦容既然提出来要让自己工作,那就顺着先看看吧。

  “工作什么的,那都无所谓了,你看着办就好!”

  郑强认真的说完,孔亦蓉眼睛都快瞪圆了,这个小子怎么还是这么让人讨厌,好话坏话都分不清,简直太可恶了,自己要再不有所行动,下次他还指不定翻出什么天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