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孔亦蓉顺利出院,只是左胳膊上吊着绷带而已,因为是因公受伤,所以警局给孔亦蓉批了三个月的带薪病假。这下回来可有的郑强忙活了。

  在送孔亦蓉去医院的时候,郑强就已经检查过孔亦蓉的伤,用自己仅存的精神力止住了孔亦蓉不断出血的创口,伤口虽然是贯穿伤,但是缝合以后已经基本没多大问题了,只要细心调理,当然,在有郑强的情况下,连疤都不会留下。

  以前郑强自己形容自己是家庭主夫,现在,自己可真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了。不过有一点让郑强开心的是,自己又有理由能留在孔亦蓉家里了,这次可是光明正大的要就近照顾,杨岚倒也乐的去住郑强的房子,反正一切都是现成的,连水电费都不用自己出,最关键的是,郑强这个土豪,他把家里几乎能换的东西全部换成了新的,这住起来感觉才好。

  郑强按照孔亦蓉的身体状况,每天都会为她做一些对身体恢复有好处的食物,这种以滋补为主的食物大多都不是很好吃,可孔亦蓉并没有像郑强想的那样不吃,反倒是很开心的接过以前她压根就不会吃的东西。

  原本郑强是打算在孔亦蓉养伤这段期间,自己就睡客厅或者杨岚的房间,但是孔亦蓉却一反常态的说没关系,床大,两人挤挤,晚上还能有个照应,就这样,郑强过起了和孔亦蓉谨慎小心的同居生活。

  郑强不但每天会做一些药膳一样的食物给孔亦蓉吃,还会在晚上慢慢利用自己的能力去改善孔亦蓉的体质,让她能够恢复的更快。躺在床上,郑强不由得想起了前两天救孔亦蓉时候的情景。

  换做以前,自己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苏如雪,依他的能力,警察就是再多花一百年,都不可能破案。但最终,他都没能下手,只是收回了留在苏如雪精神之海里的那一丝死亡之力,另外,郑强还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抹掉了苏如雪和自己相遇之后的这段记忆。

  现在的苏如雪又恢复成了曾经的她,那个真正有自己思想和原则的,丽尚酒店老板。而她和郑强的这一段恩怨,将永远的消失,她甚至都不会记得,她在的生活中,曾经出现过郑强这个人。

  在郑强的细心照顾下,孔亦蓉的伤势恢复得很快,一个多月就已经完全康复了。今天郑强陪着孔亦蓉去医院复查,顺便做个全身检查。再次来到市人民医院,郑强还有点熟悉的归属感,医院这个地方,郑强还是很喜欢的,至少停尸房就很喜欢,能够在那里得到少量的精神力。

  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有缘分,刚进来,就遇到了许久未见的周静静。

  “哟,郑强,你今天怎么过来了?身体不舒服?”

  “不是,我陪人来复诊。”

  跟周静静随意扯了几句,周静静还要忙着去工作,所以就没多说。孔亦蓉的恢复情况比想象中要好的多,今天来只是做一下例行的检查。

  孔亦蓉在里面做检查,还需要一会儿,郑强就在门口转悠,经过一间急诊室,郑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就是上次和杨岚一起出门碰到的那个女人,郑强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女人好像是叫宋静。

  “宋小姐,你这次的情况比较严重,你看看你是不是考虑做一个心脏搭桥手术,你现在的心脏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负荷了。”

  宋静显然料到自己的情况有多糟糕,脸上没什么特别痛苦的神色,只是点了点头,对面前站着有些抱歉的谢军南问道。

  “院长,请您直接告诉我,这个手术的成活率是多少?”

  谢军南楞了一下,但还是开口说道。

  “依照你目前的身体情况,这个手术的成活率是,两成,甚至更少。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就会倒在手术台上,永远都醒不来。但如果你选择保守治疗,你现在的情况,最多只能维持半年了。”

  宋静是谢军南的主要病患,再加上宋静关系的特殊,所以谢军南对宋静一直都是照顾有加。放眼整个市区所有的医院,心脏科的权威,就要数谢军南了,他在心脏这一块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被他成功救起来了患者多不胜数,但宋静的情况却让谢军南无计可施,一切都只能尝试。

  “跟我预想的差不多,其实我能活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了,余下的每一天我都把它当作是生命的最后一天。本来上次车祸病发,我的大限就该到了,但上天怜悯我,让我遇到一个医术超群的小伙子,多给我几个月的生命,够了,一切都够了。与其等死,还不如让我拼一把。”

  酷匠网首$发Q#

  这时候,郑强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跑到病房里去,要按照他往常的性子,他是懒得多管闲事的。可能是这个女人在被自己救了之后,她的态度和求生的欲望让自己感动吧,所以这次他再一次站在了这个女人面前。

  “宋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谢军南一回头,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自打这个小子进医院之后,就没给医院带来一件好事,能惹多少麻烦,就惹多少麻烦。今天居然还堂而皇之的闯进病房打算自己的会诊,这着实是让谢军南很不爽。

  “郑强,你知不知道打断别人的会诊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你不要以为你自问有点医术,就能对任何人指手画脚。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快出去。”

  但是宋静看到郑强,态度却异常的好,毕竟郑强救过她的命,这阵子她也一直在想,是不是什么时候再找郑强一次,看看自己的心脏到底还能不能坚持。毕竟如果能活着,没有人愿意迈向死亡。

  “小伙子,是你啊,实不相瞒,我最近是准备找你。”

  “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让我来给你号个脉吗?”

  谢军南还想说什么,但是宋静已经用眼神制止了他。碍于宋静的身份,谢军南虽然心里不满,但也不好说什么。

  郑强看都懒得看谢军南一眼,说实话,谢军南对郑强没好感,郑强也不想正眼看他,他自己只是做他认为该做的和正确的事情。示意宋静坐在床边,将右手伸出来,郑强控制了一缕精神力缓缓的穿透到宋静的体内,右手按在宋静的脉象上。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郑强的手就离开了宋静的手腕,站在一边的谢军南冷哼一声,显然不看好郑强那蹩脚的医术,再说了,中医在他的印象里只能用来养生调理,如果真的是身体的某个器官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那就不是中医的手法可以治疗的。

  中医讲究的是由内到外慢慢调理,如果按照中医的方法,就算只是简单的调理身体也至少需要两三个月以上时间才有效果,可是西医就不同,西医的治疗手段可以尽快的将病变的部分切除,防止细胞的感染和癌细胞的扩散。

  郑强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宋静此刻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郑强的医术深信不疑。可是从郑强为自己号脉开始,郑强的脸色就没有丝毫的变化,既没有大喜,也没有大忧。自己今年都快四十岁了,怎么说看过的人也不少,但郑强给自己的感觉就是,他身上永远有一层看不清的雾。

  “宋小姐,刚才我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你的身体,上次时间匆忙,我只能为你做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我估计这段时间你也就应该会再到医院来,没想到,今天就碰见你了。你很清楚,你心脏的原因是因为先天性,但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从根本上根治你先天不足的心脏,但你敢相信我吗?”

  “千万别相信他说的话!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个家伙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他是不能问诊病人的,再说句不好听的,一旦他的治疗出现了任何问题,那对你来说,将是致命的。你接受我的手术,至少还能有成功的希望,你把一切都压在这个小子身上,这个责任谁来背?”

  郑强站在一旁没说话,也不打算开口。在他们那个时空,无论你要求别人做什么,首先的前提,都必须建立在双方信任的基础上。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那么郑强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呢。很简单的道理,如果她足够信任自己,那么她将得到巨大的回报,如果不信,郑强也不会强求。

  宋静的脸色很平静,她还不知道她今天一句话的决定有多么的重要。

  “谢医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一个连医师执照都没有的人,可信程度我心里很清楚,但是,我选择相信他,如果他有什么心思或者有什么企图,那么当初在马路上他就不会救我。从现在开始,我会为我所说的话负责,也麻烦谢医生配合这个小伙子,提供给他所需要的一切东西,费用由我自行承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