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强原本就被苏如雪的突然到访给弄的呆住了,再来又是孔亦蓉的犀利问题。弄的郑强左右为难,自己虽然对苏如雪不感冒吧,但也总不至于这么直接就伤人家女孩子的心吧,那你说自己想拉近点跟孔亦蓉的关系吧,这回答肯定能,可是苏如雪就。。

  挣扎了一下,郑强有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苏如雪,然后指了指坐在餐桌上,只是吃的比较慢,但是嘴一直没停的孔亦蓉。

  “我觉得吧,理论上讲,我应该是她家的。”

  “噗。”

  杨岚一口米饭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郑强居然给出了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他用了,理论,应该。这不是等于将一部分的问题推给了他话里的当事人吗?

  不过孔亦蓉对郑强这个回答还基本上算是满意,对郑强招了招手,示意郑强坐回来,然后才扭头招呼一旁的苏如雪。

  “苏小姐,听见了把,刚才主权已经宣示过了,现在你可以过来吃饭了,毕竟来者是客嘛,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我可以让我们家郑强再去给你做。你觉得怎么样?”

  此刻苏如雪的脸色都要气白了,但她仍旧装作一副很镇定的样子,对孔亦蓉说道。

  “不必了,你们慢用,我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郑强说话,自己扭头就走出了房门。回到郑强家里之后,孔亦蓉头顶上不断的冒出丝丝灰黑色的气流,就连她的眼睛,也突然变成了死灰色,那种只有死人瞳孔里才会出现的颜色。

  “没有人能抢走我苏如雪想要的,没有人,绝对没有!”

  V。酷匠+W网永s久免…费f看小说

  此刻如果郑强在这里的话,就会看到,苏如雪此刻连嗓音都变得,她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就仿佛来自冥界的声音一样,而这种声音,郑强很熟悉,曾经的他,正是如此。

  “蓉姐,你这么快就宣布主权了啊,话说,你们俩。。”

  “去你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孔亦蓉率先打断了杨岚的话,但她越是急着辩解,就越是让杨岚觉得奇怪,反倒是郑强,这会儿一声不吭,只顾着埋头吃自己碗里的饭,现在这种结果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先这么着吧。又没什么好办法。

  吃完饭后,杨岚起身准备过去,孔亦蓉却突然出声。

  “岚岚,今天郑强忙了一天,还犒劳咱俩吃了这么多美食,我因为等下要忙案子,今晚这厨房就麻烦你收拾了吧,毕竟以后你还是得靠郑强下厨嘛。”

  杨岚想了想,那倒也没错,对孔亦蓉和郑强点了点头,说道。

  “那没问题,不过我现在刚吃饱,不想动,是这样,我先洗澡,等明天我再来收拾,好吧,嗯,就这样,拜拜。”

  “岚岚,你就不能稍微勤快那么一次吗?”

  不过孔亦蓉的话完全没有让杨岚停下脚步的意思,很快,两人就听到了来自对面的关门声。郑强看了看餐桌,又看了看孔亦蓉,开口说道。

  “得,等她到明天,我可受不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孔亦蓉也有些不好意思,帮着郑强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他。

  “那你需要帮忙吗,需要我做点什么?”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嘴软,现在孔亦蓉正是这种情况。不过郑强的心思孔亦蓉哪里会懂。摆了摆手,郑强接过孔亦蓉手中的碗筷。

  “不用啦,就让我这个家庭主夫来做吧,这点小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反正你也知道我闲不住。”

  孔亦蓉想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所以就安心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不过孔亦蓉没注意的是。郑强刚才可说的是家庭主夫,这种词汇,要在何种亲密的情况下才能说的出来,孔亦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好像变得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尤其是对郑强的态度方面。

  郑强打扫的很彻底,彻底的孔亦蓉都看完好几个广告了。他都没出来,孔亦蓉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这家伙怎么比女人还磨叽。”

  正说着,郑强就已经甩着手从厨房走了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蓉姐,刚那会儿我的回答,你还满意不?”

  孔亦蓉大口咬着苹果,丝毫没有淑女的风范,完全就是一副女汉字的模样。

  “嗯,还可以吧,就是不够明确。”

  “还不够明确啊,那要怎么说你才满意。”

  “至少要肯定的答复别人,你是我家的,这样才够明确,嗯。”

  孔亦蓉其实只是宣告郑强在做饭这方面确实是她家的,至于别的方面嘛,那可能是郑强会错意了。心中正暗爽,孔亦蓉突然起身,指着杨岚那已经被郑强收拾到舒服程度的屋子。

  “今晚你睡岚岚房间,我先回去洗澡了。明早还上班呢。”

  郑强一听,这态度不升反倒是降了,赶紧一个箭步冲到孔亦蓉面前。

  “不是,那个啥,我认床,昨晚你床挺舒服的,我睡的不错,岚姐那房间,角度不对,睡着不舒服。还是咱俩睡吧,在说你床两米二的,四个人也不挤啊。”

  “你这什么道理,什么叫角度不对,你是不是故意的。。你。。”

  孔亦蓉还没说完,就被郑强拽着回到了房间。郑强将孔亦蓉的卡通大睡衣递给她、“快去洗澡吧,你洗完换我,我今天把我的睡衣你拿过来了。”

  其实郑强睡觉一直都习惯不穿衣服,这样能够让他很好的吸收天地灵气,以慢慢增长他的精神力,这套睡衣还是那次去超市的时候,杨岚非给他买一身,说是男的穿睡衣有魅力,拗不过她,就只好买回来了,一直在柜子里扔着,连包装袋都没打开,没想到这次居然派上了用场。

  “你根本就是早有预谋的!”

  郑强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

  “蓉姐,说话要凭良心啊,怎么能是早有预谋呢,你看,我每天早晨跟你差不多时间起来,给你做早餐,然后紧接着打扫家里,洗衣服,你那些大件的衣服可以扔到洗衣机里,但你那些可爱的小内内,袜子什么的,总不能也扔进去吧,我每天还得帮你们洗,洗完以后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又要开始做饭,因为中午你时间紧张。

  下午吧,有时候要做的菜复杂一些,就需要腌好几个小时,等腌好以后,你们也快回来了,我又要开始准备晚餐。我这不是家庭主夫是什么,在说了,我虽然住在你家,可你一点也不吃亏,比你和岚姐住的时候轻松多了吧?”

  孔亦蓉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经常回家都吃不上饭的次数太多了,她的工作三天两头加班是常有的事,衣服裤子,内衣内裤非要没的换了才开始洗。杨岚根本就是个靠不住的室友,懒到死啊,想让她收拾收拾,干干活,做做饭,那还不如直接拿把刀捅死她呢。自从郑强开始收拾以后,自己觉得这个家至少像个样子了。

  每天换洗的衣服,郑强都会及时的摆放在自己床头,自己完全不用担心下班没饭吃,换衣服没得换。这一切,面前这个大男孩都为自己打理的井井有条。

  “好吧,算你有理,我洗澡去了。”

  说完一把从郑强手中拽过自己的睡衣,郑强看着孔亦蓉进到浴室,这才乐滋滋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哎呀,以前都没发现,我的脑子居然这么好用。”

  郑强本想回去拿几件自己的衣服,在门口开门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但是想想,自己还真能一直不回去?打开门以后,郑强发愣了好一会儿才走进去。

  所有属于苏如雪的东西已经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家里就好像从来没来过这个人一样,苏如雪没来的之前是什么样子,现在一切又都重新回归到最初了。

  “这姑娘可算是走了。”

  不过郑强首先想到的不是苏如雪为什么会走,而是这么一来,自己就不能光明正大的住在孔亦蓉那了,这么一想,顿时有点失落。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耍无赖,好让自己能既然和孔亦蓉住在一起。

  殊不知,一张黑色的大网正悄悄的为他洒下来,但首要的目标却不是他,而是。。

  “孔队长,咱们这次任务看起来没多大困难,就是一帮劫匪,抢劫珠宝行的珠宝,大约价值五十万。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劫匪所在的位置,在郊区外的一座废弃工厂里。

  但是有一点,那里已经荒废很久了,废工厂的对面是一座山,山上地势复杂,主要是树木很多,很容易遮挡视线。所以在搜索的时候可能会增加一些难度。”

  “请领导放心,我会安排好。保证二十四小时之内完成任务!”

  苏如雪坐在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在她面前摆放着四个电脑。每个电脑上都有超过二十个摄像头的录像画面,而在苏如雪的嘴角上,正微微的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