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郑强是被孔亦蓉的闹钟叫醒的。案子虽然结了,但是后续还有很多收尾工作要做,如果只是苏如雪的案子,那还好,问题是现在还牵扯到了孙晨的死,虽然吴启福已经让下面的人低调处理,但还是免不了被外界的一番猜测。

  不过这个案子就不归孔亦蓉管了,在说吴启福也不会再让她插手,这次的案子,虽说没有直接的传递吴启福的意思,但郑强和孔亦蓉,确实已经得罪了吴启福。这个心胸狭窄的女人。有仇必报。这件事绝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的。

  “郑强,你怎么这么懒,还不起床,我饿了,我要吃饭!”

  说完,对着郑强就是一脚,可怜的郑强还沉醉的美梦外加轻度冥想中,就被孔亦蓉从床上踹了下来。

  “你不是吧,我又不上班,我居然要做的事情比你还多,太坑爹了吧。”

  孔亦蓉示威性的摇了摇手中的拳头,一副你不去就让你好看的样子,郑强无可奈何的举手投降。

  “成成成,我去还不成嘛,孔大队长,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等着,十分钟早餐就好。”

  “更18新se最`\快上H-酷匠网

  自从答应每天给孔亦蓉做饭之后,郑强深知这是个艰巨的任务,所以在这之前就已经在网上收集了很多菜谱,还专门问了一下孔亦蓉口味的喜好。依郑强的脑子和他那比常人强大很多的精神力,郑强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看过的东西一字不落的记在了脑子里。

  十分钟后,当孔亦蓉洗漱完毕,坐在餐桌前的时候,郑强也从厨房走了出来,孔亦蓉的面前多了一杯牛奶,两个煎蛋和四块面包,另外再配有三块熏肉。

  “哟,早餐不错嘛。对了,你从今天开始不上班了,那你的经济来源怎么办,这几天班人家又不给你发工资,你是又准备开始宅吗?”

  郑强笑着摇了摇头。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反正我饿不死。”

  前几天听杨岚说郑强买彩票中了大奖,但孔亦蓉也只是一笑而过,运气只有一次,尤其是好运气,可遇而不可求的,郑强第一次可以,难道下一次出去还能中奖吗,所以孔亦蓉不免为郑强的生计担忧起来了。

  看郑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孔亦蓉也懒得说了,反正这次他的钱要是再败光了,可别指望自己再帮忙,这几年里里外外自己可没少帮衬他,尤其是在经济上,人家都说要男人养女人,怎么自己倒好,反过来还去养男人。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好了,我吃饱了,我要去上班了。对了我告诉你啊,你可以在家休息几天,但是你不能一直这么闲着,最多后天你就给我滚蛋去找工作,在说了,尽快解决那个女人,否则我要你好看的!”

  冷哼了一声,孔亦蓉才跨上自己的小坤包,走出了家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的郑强,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本来昨晚睡的就不怎么好,晚上动都不敢动不说,还不能抢被子,空调的冷风直对着自己。

  早晨孔亦蓉又给自己提起这档子事,响起苏如雪这个女人,郑强就头大。郑强就想不通,这女人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为啥非得赖着自己不放呢。简直是走哪跟哪。

  反正总是要解决的,现在头疼也没用,就先按照孔亦蓉的方法,自己就一直住在孔亦蓉这里,除了回家拿衣服之外,也不再家里呆,看这个苏如雪能住到什么时候。

  话虽如此,当郑强打开自己家门的时候,还是被苏如雪这种热情的样子给吓了一跳。苏如雪的模样,就好像她和郑强是分别许久的情侣似的。

  “你可算回来了,你是知道的,我离不开你。”

  郑强心里有些不爽,但是面对女孩子又不好发作,只好不动声色呃滴苏如雪说道。

  “我想了想,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确实不合适,所以以后岚姐陪你住,晚上有人陪你,你也不会睡不着。等你什么时候想回酒店了跟我说一声,我帮你收拾东西,然后送你回酒店。”

  苏如雪一听,就听出了郑强的意思,她这几天在郑强面前都表现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谁都看得出来,是女追男,但郑强倒好,完全不吃这一套。就连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郑强都不搭理,反倒是随便找了个人来敷衍自己。这让现在变得要强的苏如雪有点接受不了。当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郑强,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苏如雪哪里比不上那个孔亦蓉,你和我住在一起,就叫孤男寡女,那你和她呢,难道你们不是一男一女住在一起?”

  郑强被苏如雪问的一下子愣住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想了半晌,只好对苏如雪说道。

  “苏小姐,真心不是你不好,只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又何苦非拽着我不放,在说了,我和蓉姐那是相依为命的很久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复杂。这些我都跟你解释不清楚。我现在就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会每天负责你的三餐,一直到你愿意回酒店为止。”

  说完,郑强轻轻的推开拽着自己胳膊的苏如雪,抬脚朝厨房的方向走去。苏如雪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甚至头顶上还出现了一丝灰黑色的气流,郑强背对着她,所以并没有注意到。

  十多分钟的时间,郑强就做好了早餐,此刻苏如雪已经笑眯眯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了。这种笑让郑强怎么看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郑强,谢谢你的早餐,我好喜欢喔。”

  说完雀跃的跑过去,接过郑强手中的餐盘,踮起脚尖,在郑强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满意的坐回沙发上吃饭。

  “苏小姐,我刚才跟你说了,我。。”

  “嘘,什么都不要说,先吃饭。”

  苏如雪根本就不给郑强开口的机会,有些郁闷的郑强从自己房间里拿了几身衣服和一些常用的东西,就又走出了家门。当郑强关上门的那以瞬间,苏如雪原本微笑着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头顶上那一丝灰黑色的气流也越发明显起来。

  “我得不到的人,谁都别想得到,我不会让你如愿的,绝对不会!”

  苏如雪猛地将叉子戳进餐盘中,叉子竟然直直的戳进了陶瓷做的餐盘中,而餐盘的周围却没有任何裂缝,就仿佛这支叉子一开始就在扎在这餐盘中间的。如果郑强在这里,一定会发现异样,原本一个柔弱的女子,怎么会在再次苏醒之后,有这样的力量,最主要的是,她怎么会有如此精确的控制力,这放在以前,这个时空的人,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技能的。

  郑强先是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放到和孔亦蓉一起的地方,然后将自己的牙刷牙缸都摆整齐。原本的伯纳德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尤其是在生活上,所以即便是现在,郑强也都沿用了曾经的习惯,压根见不得屋子里乱,稍微有一点摆放不整齐,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既然郑强要在这里住,那就见不得屋子里乱,首先打扫的就是杨岚的房间,进去的时候,郑强都差点戴个口罩,太乱了,完全不像一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按照这个时空来说的话,郑强这种爱干净的习惯,一定程度上应该叫做强迫症。

  花了三个小时,终于完成了这个一百二十平米大的房间的大扫除。累的郑强一屁股倒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这个时候,郑强也听到了房门钥匙孔转动的声音,抬头一看。

  “呃,蓉姐,你怎么中午还有空回来?”

  “别说了,都怪你,赶紧给我做饭,今天中午吃了一口同事打回来的员工餐,恶心的我差点没吐出来。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才溜回来,你速度快点,我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额,这都是你干的?”

  看着焕然一新的房子,又看了看杨岚的屋子,孔亦蓉不禁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也难怪孔亦蓉会有这副样子。以前的郑强,大多数时间的房子都是孔亦蓉帮着收拾的,要不是孔亦蓉实在看不下去那个狗窝,郑强就能在里面一直住下去。

  但现在,郑强把房间收拾的这样子,简直比家政服务还贴心,问题是,一个以前从来懒得动手,只知道上网打游戏的宅男,干这种家务活,居然比女人还厉害,这怎么能不让孔亦蓉费解和惊讶呢。

  不过孔亦蓉永远也不会知道,现在站在她面前的郑强已经不是原本那个郑强了。很多年以后,孔亦蓉都奇怪,当初那个一无是处的郑强,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变成后来那样的,可郑强只是模糊的给出了一个,天机不可泄露,自此就再也不提这个话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