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让你们看一个死人,你们都看不好。滚,全都给我滚出去!”

  吴启福此刻满腔怒火无从发泄,眼看着事情就要结束了,可偏偏这个时候,最关键的苏如雪竟然不见了。这让一向自视甚高的吴启福也有些担忧。万一苏如雪的尸体被她的对头得到,真的尸检了,那么顺藤摸瓜就能摸到丽尚酒店孙晨身上,那孙晨跟自己那点事儿,还不被曝光?

  这时候,吴启福桌子上的手机不合时机的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胸口起伏的更厉害了。

  “从现在开始,我不联系你,你不准再给我打电话!”

  不等对面的孙晨说完,吴启福这边就已经挂掉了电话。孙晨今天早上面对记着的采访,心里也乱的要命,他唯一能想到的求助的人就是吴启福,没想到吴启福却对自己是这种态度,看来吴启福那边也遇到了麻烦。

  自己今天有的一切,都是来之不易的,如果真的因为这个女人而被打回原形,那自己跟掉进悬崖下面有什么区别。,孙晨想到这里,一把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扫到地上。

  “这个该死的女人,都是她,早知道就应该连尸体也不留下,让她消失的干干净净!”

  孙晨此刻就像一只被激怒了的绵羊,原本的他,只是担心,害怕,但他从吴启福这次话里的态度也看出来了,如果一旦出事,吴启福肯定不会管他。

  “该死的,如果我有事,你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吴启福在得到苏如雪的尸体失踪的消息之后,就开始派人四处寻找,当然,孔亦蓉是首选对象,因为这个案子主要就是由她负责的。只不过现在的苏如雪可不是一具尸体那么简单,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想躲还不容易?有心想逃,那任凭吴启福能耐有多大。这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找的到她。

  四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虽然心中又气又恨,但吴启福却还必须按照原定计划,来到孔亦蓉所在的警局去视察案情的进展。

  关于苏如雪的事情,孔亦蓉对任何人都没提起过。包括她的下属们,对于这件事都是不知情的。大家在今天早上都显得有些武警打草,原因很简单,这个案子的时间已经过了,但是众人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等下副局长来,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

  今天的孔亦蓉,很早就来到警局,她的一身警察制服显得相当帅气。明天还能不能再穿上都是个未知数呢。走到众人面前,孔亦蓉清了清嗓子。

  “各位,副局长马上要来了。大家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案子很快就会破,大家认真做好手头上的事。”

  酷`i匠网唯{☆一正J版yB,其E^他z都XB是I盗版

  大家都觉得这是队长在安慰,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时候,孔亦蓉的声音再一次传进了众人耳中。

  “等一会儿,有个关键人物,使我们破案的重要线索,大家看到了要保持冷静,并且注意保护她的安全。”

  正在众人纳闷的时候,苏如雪的倩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三秒钟之后,警局里炸开了锅。

  “诈尸,诈尸啊!”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鬼啊!”

  苏如雪一脸笑意的看着下面惊慌失措,差点乱成一片的警察们,甚至有两个女警察吓得都准备往出跑,被孔亦蓉给拦了下来。

  “各位不要害怕,我是苏如雪,不是鬼。前几天,我只是装死,这样才能印出来真正的幕后黑手,现在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了,希望大家帮我。”

  众人好半晌才从这个惊悚的事实中回过神来,对着苏如雪左看看右看看,这才确定她是个活生生的人。这时候,有一个警察跑进来对孔亦蓉说道。

  “孔队,上面传来消息说副局长不来咱们警局了,直接去开记者发布会,要宣布破案。”

  孔亦蓉一愣。

  “这个案子不是我们负责的吗,就算要宣布也应该是我们去,她们怎么能去?”

  郑强在一边冷笑着说道。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赶紧当着大众的面把这个案子结了,不止能甩掉麻烦,也能保住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听到郑强这么说,众人也都明白了。对吴启福这种做法大家都表示很不爽,但人家是上级,就算不爽,又能怎么样,在说人家现在不止是警察局的副局长,还是本市的副市长,市长不在,权利最大的就是她。

  “走,我们一起去发布会的现场!'众人听到孔亦蓉这么说,一个个也都打起精神来,将苏如雪保护在中间,一群人开着三四辆警车,浩浩荡荡的从警局里出发了。

  另外一边,吴启福已经开始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跟记者们阐述苏如雪的案子了。

  ”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能抽空参加这个发布会。这次发布会主要想对大家这几天关注的丽尚酒店苏如雪的案子做一个简单的陈述。

  经过这一个星期紧锣密鼓的调查,我们也终于查清了苏如雪的死因,相信大家也都看了早晨的新闻,苏如雪的尸体丢失,其实我想说的是,这是我们内部操控的结果,目的就是为了将凶手印出来。事实也证明,我们的做法相当正确。

  凶手就是丽尚酒店的公关经理,孙晨。”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下面很多人的猜疑,虽说凶手是这个人,但为什么要杀他的顶头上司呢。很快,吴启福的声音就再次传了出来。

  “大家一定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孙晨会杀死自己的老板呢,原因很简单,孙晨是一个农民家庭出身的,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得来不易,从他进入酒店开始,苏如雪就不时的提拔他,可他不满于现状,想要谋得更多的权利,甚至想将丽尚酒店占为己有。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动了对自己上司的杀机。”

  “副局长,话别说的那么肯定嘛,搞的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一个温婉的女声传进了众人的耳中,而当吴启福顺着声音望去的时候,整个人简直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几天来费尽心思寻找的尸体,居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那些看到苏如雪的记者们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苏如雪看到众人的反应,很淡定,她的话还没结束。

  “我们副局长的事情大家可能有所不知,一直以来,她通过各种途径增加自己的权利,贪污公款,苦于没有证据,这一点大家也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最重要的一点,她居然和我的公关经理有一腿。呵呵,很难想象吧,堂堂一个副局长,本市的副市长,居然会去包养一个小小的公关经理,可见她日常的生活得有多寂寞啊。”

  吴启福此刻铁色变得铁青,她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冲着她旁边站着的穿黑西装的男人看了看,男人会意,不着痕迹的从吴启福身后退出来,这一小小的动作,就连郑强和孔亦蓉他们都没发现,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吴启福身上,倒是没人过多的关注吴启福的旁边少了个人。

  “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话,可以将孙晨找来对峙,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群记者们一听,就要起身来去找孙晨当面问个清楚,吴启福此刻嘴角咧开一个冷酷的弧度,没有人能威胁到她今天的地位,没有人,绝对没有!

  “黑鹰,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福姐让你来救我的,快快,快带我走,警察已经盯上我了,很快就会来抓我的。我都收拾好了,快带我走吧。”

  面前的西装男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看着孙晨带着所有的家当准备走的时候,默默的从腰上掏出一把手枪。

  “砰!"子弹瞬间贯穿了孙晨的脑袋,孙晨到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吴启福要杀他,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直挺好的吗,就算自己有心想把吴启福拖下水,但是念在两人的感情,自己不也没这么做吗?

  鲜血顺着孙晨的额头缓缓的流下来,孙晨的身体就仿佛沉闷的石头一样倒在地上,黑鹰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他早就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从孙晨的尸体上跨过去,拿到了孙晨身上所有和吴启福有关的东西。

  孙晨忘记了,这个女人可以因为权利和金钱包养他,也可以因为这些送他上西天,他对于吴启福来说,就是个任由人摆布的玩偶。

  记者们闹哄哄的吵着要去找孙晨,孔亦蓉也准备带人去找孙晨过来。整个会场只有吴启福一个人显得异常镇定,郑强无意间瞄了一眼吴启福,直觉告诉他,一定出事了!

  果不其然,几个警察跑过来对吴启福报告。

  ”副局长,我们找到孙晨的时候,他已经死了,现在我们把他的尸体已经运往停尸房了。“吴启福一听,脸上立马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

  “记者会到此结束,我要立刻去案发现场看看!”

  只有郑强注意到,吴启福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