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强还没来得及解释,孔亦蓉已经麻利的收拾好,挎着自己的小坤包,风一阵的冲出了家里,留下郑强一个人独自凌乱。

  “有没有搞错,这么着急,都不等我把话说完。控制你们这群凡人的生死,还需要死神?我一个小小的亡灵法师就能搞定,如果苏如雪真是死透彻了,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确实是有点挑战性,问题她根本就没死,对于我一个伟大的亡灵法师来说,没有丝毫难度,等着把,晚上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哼!”

  坐在苏如雪床上,郑强哼哼唧唧的自言自语的一阵,这才起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今晚上班的时候就必须有所行动了。

  孔亦蓉回到警局之后,案情进展的异常缓慢,没有丝毫的头绪,三次申请检验苏如雪的尸体,每次到最后一步的时候,都会被吴启福给挡回来,连理由都不说,只是说这个申请不合理。

  但是下面的人也没办法,人家毕竟身兼数职,不但是警局的副局长,而且这几年她的势力逐渐增强,她的权利已经不仅仅能用副局长来衡量了。只要她不签字,下面的人做任何时候都不行,也是不合法的。

  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等本市区的市长回来,问题就在于,市长因为政府着急,去帝都开会,一时半会根本就回不来,在说没有点关系,怎么可能联系到市长。

  这次众人总结了一下案子的进度,同时上面还传来了一个新的命令。五天后,吴启福亲自下基层来了解案子的进站速度,如果在吴启福来之前还没能破案,案子就会移交,到那个时候,一切都会在吴启福的掌控之中了,她那些不被外人所知道的秘密也将永远埋葬于地下。

  现在吴启福不敢明目张胆的阻拦,就是因为这个案子现在依旧是在警局的管辖范围内,必须经过这道程序之后,吴启福才能在背后操作。孔亦蓉的下属们很多都明白这三个人之间有联系,但是大多数根本没往吴启福身上多想。大家想的最多的都是,可能这个副局长不想因为这件案子而让自己名声再臭点吧。

  孔亦蓉很清楚,如果顺利破案,那么吴启福就有大麻烦了,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等到吴启福来,移交案件,虽然可能会背着处分,但还不至于会丢掉工作。第二条,查到底,但也要为此背上自己的前途。简单的思索了一下,孔亦蓉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条。

  她虽然没什么背景,今天能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奋斗来的,但是她也不是那种任由别人摆布的棋子,尤其是她自己在警局工作,她很清楚这个副局长的为人,这一次如果能让她长点教训了,多为百姓们做点事,那自己就是丢了工作也值得。

  警务总局,副局长办公室。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女人悠闲的坐在老板椅后面,她的眉目间有一种很深的城府。虽然她脸上带着笑意,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办公室里的陈列,显示出这个吴启福这个女人有多么拜金,最明显的是,在她的办公桌上,有一个天然翡翠雕琢成的玉佛。这个女人上任以后,名声一直不好,传说她贪污各种公款,自己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但百姓的事情却从来不管,但那也只是道听途说,就算你要高吴启福贪污,也必须有足够的证据。

  问题就在于,吴启福这个女人做事很干净,绝不会给自己惹麻烦,这么多年来,她苦心经营才有了今天,儿子已经顺利的拿到了米国的绿卡,自己在米国那边的几户房产也已经落定,自己的绿卡大概在这个月就会下来。剩下最后一件事,就是将自己户头上剩余的三分之一资金全部转入米国的户头,做完这一切,自己就能高枕无忧的过下半辈子了。

  虽说不着急去米国,但是手里拿着双证也保险一些,万一有一天自己做的事情东窗事发,自己就能立刻去米国定居,从此人间蒸发。任凭这个国家的触角有多大,也不可能伸到米国去。而现在,自己势力蒸蒸日上的时候,多给自己拿一些,总是好的,俗话说,没有人会嫌自己钱多。

  想到这里,吴启福的嘴角又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意。显然现在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桌子上的最新款苹果限量发行的手机响了起来。吴启福将身子往前探了一下,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能知道自己这个私人电话的人可是少之又少的。

  }8酷匠☆D网p(唯一*3正版,#其他都是u盗版'F

  “哟,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吴启福的声音中透着一副娇媚,显然电话那头是个男人。

  “原来如此,那好,今晚老地方,老时间,刚好我们也好久没见了。”

  吴启福一脸红润的神色,挂掉电话,显然电话里这个男人让她开心不少。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半。优雅的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吴启福开始坐在自己位置上吞云吐雾。一副神仙般的模样。可见吴启福的日子过的有多逍遥。这个副局长当的,完全没压力。

  吴启福伸手将桌子上刚送来的近一个月上面的计划翻了翻,很快她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上面公款三千万,自己只用三百万就能搞定,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了,当副局长这么多年,吴启福早已经精明不过了。这种大工程,她每次都能用最小的代价给自己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次也不例外。

  潇洒的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去,稳稳的两千七百万到手。吴启福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自己办公桌正对面的沙发上,在沙发的前面有一套高档茶具,吴启福连喝茶都是有讲究的,自从开始有地位以后,吴启福就不喝一般的茶叶了。她现在喝的差是贡品大红袍,这种茶叶的产量极少。能够喝到这种茶的人不是有钱就可以的。

  单凭这一点,就能看出吴启福的地位和权利有多大了。何况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局长而已。一壶茶的时间,时间也已经跳到了下午的五点十分,将桌子简单的收拾一下,吴启福便挎着自己的LV限量版包包,轻巧的离开了办公楼。

  吴启福只是在有领导视察的时候才会按时上下班,别的时间,实在无聊的时候才会来办公室,今天就属于她无聊至极,警署大楼的众人也都觉得奇怪,平时半个月都见不到一次的副局长,今天不但按时来上班,更是到下班的点才离开,莫非最近又有什么事儿?

  不过到底因为什么,众人也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大家都希望能不见就不见,因为吴启福对下属一向苛刻,尤其是发工资的时候,简直是想尽办法的克扣,还让众人在工资单中签字,每次签字的数量都和拿到手的资金不一样,大家都是有苦不敢言,万一为了这点钱,把工作都丢了那就划不来了。

  五分钟后,从车库就开出来一辆限量版的法拉利跑车,上面可不就是戴着墨镜的吴启福嘛。现在的她可不经常回家,她老公常年在外出差,儿子也一直在米国念书,自己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所以很多时候都很闲。不过今天吴启福跑的这么快,显然是因为有一个约。

  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下午六点整,吴启福的法拉利准时停在了郊外的一栋别墅前面。这栋别墅显然是私人盖的,这周围没有别的建筑。很明显,周围的地都是吴启福的,这栋别墅也是她最喜欢的别墅之一,至少在这个市区最喜欢的。不会有人发现,更加不会有人知道,就算知道的人,也都不会再开口了。

  吴启福远远就看到一个粉面男子站在别墅前面,他在门口走来走去,显然有什么心事,显得很着急的样子。吴启福轻车熟路的将车子停好,不过法拉利那标志的引擎声,也让站在门口的粉面男子欣喜的回头。

  “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我有事要跟你说,我。。”

  吴启福暧昧的将手放在粉面男子的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嘘,天大的事,等会儿在说,走,我们先进去。”

  说完就拉着粉面男子的手,从自己的限量版包包里掏出一张银色的卡片,一边将别墅的门刷开,一边对粉面男子说道。

  “房卡我都给你好几次了,你怎么总是忘记带,看吧,有时候我工作忙,让你一个人等太久,我多过意不去啊。”

  粉面男子今天显然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平时肯定会多为自己辩解几句,但今天只是不断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下次肯定会记得带。吴启福就好像没发现粉面男子的异样似的,拉着他的手,两人就一起进了别墅里。

  别墅虽然不经常有人来,但里面却很干净,吴启福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派人来打扫,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来,都一尘不染。当别墅门关上的时候。粉面男子刚想跟吴启福说话,却一把被吴启福推倒在沙发上,吴启福那傲娇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晨晨,我好想你,我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