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亦蓉的脸色微红,指着洗衣房里搭着的那些内衣内裤问道。

  “是啊,你这两天不是忙嘛,我也刚回来没多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帮你收拾一下喽。”

  郑强说的很随意,但是孔亦蓉听着却脸红到了脖子跟,一个男生给一个女生洗内衣内裤,这要是一种什么关系才可以,郑强有些不理解,但是孔亦蓉毕竟是个女孩子,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

  看了看双手还没干的郑强,又看了看整洁的屋子,孔亦蓉突然发现。面前这个宅男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好像也没有这么讨厌嘛。露出一个少见的笑容,孔亦蓉招呼郑强坐下。

  “怎么样?你那边有线索吗?”

  最;》新章‘节上酷√4匠)网%4

  郑强点了点头,我昨天看过了,苏如雪的死因是因为服食了砒霜所至。

  “砒霜?天哪!”

  这个结果让孔亦蓉有些震惊,这件案子更棘手了,下毒致死。身体没有明显外伤,没有留下线索,申请检验也被上面压下来。孔亦蓉有些头疼的靠在沙发背上,双手按着发胀的太阳穴。

  “你啊,为了工作都累成什么样了,连续几天都没睡觉了吧,这样下去身体根本吃不消。来,我帮你按按头,让你至少舒服点。”

  说完也不等孔亦蓉回绝,郑强就起身走到沙发背后,双手按住孔亦蓉的太阳穴,并且还从体内调动了一丝微弱的精神力,小心的刺激着孔亦蓉头上的穴位。

  此刻孔亦蓉只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仿佛张开了一样,原本发胀的太阳穴也舒服了很多。一阵阵疲倦朝着她席卷而来。眼睛努力的挣扎了几下,就屈服了,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孔亦蓉就已经靠在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收回自己的精神力,郑强看着累的半死的孔亦蓉,不仅有些唏嘘。

  “这个时空的人,为了工作都能拼命成这样。这劲头跟我们那个世界修炼的毅力差不多。尤其一个女孩子,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强的精神。”

  郑强在为孔亦蓉按摩的时候,就已经检查过她的身体,郑强发现孔亦蓉身体一般情况下还算健康,但这几天,不管是体力还是精力,她都在眼中透支,按照这个消耗速度来看,她早就应该体力不支晕倒了,怎么能坚持这么久呢?

  小心翼翼的将孔亦蓉从沙发上抱起来,孔亦蓉的身子很软,她有一米七的个子,但是体重却很轻,抱在手上一点都不觉得重。她的身上不知道抹了什么香料,是一种淡淡的,混合了多种花的香味。

  有些意犹未尽的凑近闻了一口,郑强的心跳突然加快,他和孔亦蓉之间的距离,都能让他很清楚的看到孔亦蓉那微颤的睫毛。孔亦蓉这两天真的是太累了,她睡的很沉,均匀的呼吸声并没有被郑强异样的变化而打断。

  郑强缓缓的走到孔亦蓉的房间,将孔亦蓉放在床上,为她脱了鞋,盖好被子。将孔亦蓉的脚放上去的时候。郑强有种燥热直奔向郑强的脑门,可怜郑强在上一个时空里就是一个纯情的小处男,现在到这个时空也一样没怎么接触过女性。

  也许是时机碰的刚刚巧吧,郑强血气方刚的年纪终于是有了男性的反应,他有些惊慌失措的从孔亦蓉床边站起来。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会脸红心跳,尤其是对着孔亦蓉那红润的小嘴,更是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他才明白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有些羞愤的咒骂了自己一句。

  孔亦蓉好像睡的很沉,有些小孩子气的翻了个身,露出大半个后背在外面,她那黑色带着花边的小吊带下,白嫩光滑的肌肤让郑强的鼻血都快流下来了。胸口更是有一股无名的燥热。这种燥热让郑强无从发泄,明明房间里开着冷气,但郑强的头上就是直冒汗。

  鬼使神差版,郑强重新走到孔亦蓉床边,这一次他使劲按捺住身上的燥热,让自己的呼吸也缓慢了很多,犹豫了一下,郑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孔亦蓉的后背。

  真光滑,真嫩,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包养的真是好,平日对外是一副生人勿进的警花样,但现在,她就像一个婴儿般的蜷缩在被窝里,静静的酣睡。

  郑强的手都在发抖,随着他手不断的上移,他的呼吸也越发变得急促起来。这时候,碰巧孔亦蓉嘴里嘟囔着,挪了一下身子,这个举动让郑强一副做贼心虚,几乎从孔亦蓉床上挑了起来。

  好半晌,拍着自己的胸口,郑强才总算确定了孔亦蓉并没有醒。看着依旧在熟睡的孔亦蓉,郑强顿时有一种犯罪感,连被子都没来得及给她盖好..仓皇的从孔亦蓉的房间里跑出来,郑强现在这样子,完全叫做逃,他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怎么今天的自己会这么反常。砰的一声为孔亦蓉关上房门,郑强一股脑的跑到自己家里,坐在沙发上直喘气。头上的汗不断的往下滴。

  “有没有搞错,幸亏她睡着了,要不然我今天得多囧。”

  郑强赶紧跑到卫生间去冲了个凉水澡,出来之后才觉得好了些,这种燥热的感觉虽然还未曾消退,但至少现在自己能控制了,要是自己再继续呆在孔亦蓉的房间里,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会做什么了。

  孔亦蓉睡的很熟,甚至郑强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孔亦蓉都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这几天为了这件案子,孔亦蓉也是耗费了自己巨大的体力和精神,刚才郑强为她按摩,也正好舒缓了她一直紧张的精神。所以才会睡的这么香甜,不过要是孔亦蓉看到郑强刚才坐在自己床边对自己的那些举动,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郑强洗完澡,换了身衣服,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他的脑子此刻在高速运转。想了好半晌,郑强才理出头绪来。看来自己所多舍的这具身体压根就不知道情为何物,就跟自己在上一个时空一样,连女人的身体碰都没碰过。好不容易确定了一个伴侣,还没来得及跟她私定终身,就被光明法神那些家伙把魂魄给打散了。这让郑强在以后的一百多年里,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对女人也丝毫没有兴趣,他坠落到亡灵法师的行列,就只有一个目的,跟他心爱的女人有灵魂的交集,一定要将她救活。这才是他一直坚持不放弃的动力,更何况在亡灵法师的世界里,能像他这样的天赋的人本来就很少,一百多年以后,能有如此修为的人,并且心智还保持着决定清明的人,在整个亡灵法师的世界里,也仅仅只有几个人而已。

  郑强突然有些惆怅,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已经是事实,虽然在自己原本的那个时空里,有很多追杀自己的仇家,但是自己至少有一个目标可以追寻,有一个念想,就有修炼和面对一切的勇气。

  现在来到这个时空,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知道需要花多少年才可以做到,修炼亡灵法师的人,身体都比一般人纯弱很多,在修为达到四级的时候,就必须为自己挑选一个合适的肉身,即为不死之身,除非魂魄被打散,否则亡灵法师将得到永生。

  可来到这个时空也面临着一个问题,这里的魔法元素和死亡气息都相当的稀薄,按照这种速度来修炼,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亡灵法师第一次的修炼年限是五十年,五十年之内如果没有突破到四级,就会因为肉体的消亡,灵魂重新被黑暗所吞噬,有不少亡灵法师就是因为无法通过这个坎儿而陨落的。

  “唉,现在考虑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时空,就必须习惯和适应这里的一切,自己强行夺取了真正的郑强的肉体,就应该代替他在这个时空里好好的活着。也许,是上天重新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带着上一个世界的记忆来到这里,一切都应该重新开始。”

  想到这里,郑强似乎豁然开朗,一直以来,他都有些纠结,在这个世界的生活,因为他毕竟有着上一个时空的记忆,甚至连上一个时空的能力也都带来了,所以他有这些担心也是正常的。但是今天,当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个男人应该有的现象之后,他反而豁然开朗了,既然上天让自己来到这里,那么自己就应该好好的重新活一次,为了不浪费第二次生命,曾经的一切,该放下的,应该放下了。

  在床上躺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郑强猛地坐起来。对于孔亦蓉一直觉得棘手的案子,他想到了一个大胆的突破口。

  “卧槽,我就不信这样还破不了案。”

  想到这里,郑强噌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打开自己房间门就冲了出去。孔亦蓉依旧在熟睡,丝毫没有要清醒的意思,但是郑强可顾不了这么多了。跑到孔亦蓉的房间里,一把揭开孔亦蓉的被子,使劲摇晃着她。

  “蓉姐,快醒醒,快醒醒。”

  孔亦蓉正睡的香呢,被郑强这么一搅合。头脑都有些不清楚。

  “干嘛啊,我好困,让我再睡一会儿。别吵我,别吵我嘛。”

  此刻的孔亦蓉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郑强的衣服撒娇,孔亦蓉此刻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口气跟郑强说话的,她只知道自己难得能睡会,要赶紧抓紧时间,但是郑强现在满脑子都被这个案子给占据了。根本不听孔亦蓉的,着急的郑强对着孔亦蓉的耳朵就喊了起来。

  “起来了,你到底要不要破案!”

  一听到破案两字,孔亦蓉一个机灵,眼睛就睁开了。看来这个案子确实把她折磨的不轻,听到郑强这么说,孔亦蓉连忙做好,拽着郑强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你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就是怕吓着你。”

  孔亦蓉不屑的撇了撇嘴,显然对郑强的话显得不可置否。

  “切。你得了吧,;老娘当警察这么多年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还没什么是能让老娘怕的呢。”

  “那就好,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既然上头一直阻碍你们尸检,那咱们就用点别的办法,让死人开口,其实你也知道,苏如雪才是真正的关键,只有她才能领出这案子后面一系列不为人知的事情。”

  孔亦蓉原本还一脸希望的听着郑强说他的想法,听到郑强这么说,孔亦蓉顿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让死人开口作证?是你疯了还是我傻了,除非你是死神,能控制人的生死,否则,你也太天真了吧,我不跟我啰嗦了,我还要回警局去,不知道案子有什么进展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