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刑架?昨晚弄了一宿就为了做这个?真照顾我。你得是有多恨我啊。

  三人被押送到绞刑架上,脖子套在绳子上。过了两分钟,那根废柴缓缓的走进大厅,估计是昨晚被我踢得,走路的姿势非常“快速而协调”。等了两分钟,他终于走到了架子旁。

  “咳咳。嗯,今天召集起大家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我们保护大伙安全的决心!昨天夜里,就是这三人妄图行刺,幸好上帝保佑,让我得以继续保护大家安全,但仍有一位兄弟牺牲,所以我决定对这三人实行制裁以彰显正义!请各位做个见证,见证我为大家服务的决心和邪恶的末路!”说完后男人甩了甩刘海。台下其实有二十几个人,我的人此时都以按捺不住,其他人眼神冷漠,他们知道男人的话都是瞎扯,但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或者说反抗的勇气。。。

  “哦对了,为了彰显我们宽容的原则,对于提供给他们信息的二人采取教育警告。”听他说完后我看了看咬牙切齿的老师,估计要不是我把他踢伤了,今天站在架子上的还得多一个。

  “动手。”男人摆手说道。

  “等的就是你这句!”由于贺军的加入,昨晚我们快速制定了一个新战术,其实也不算战术。铁丝早被贺军解开,我挣来铁丝飞身扑向废柴男。男人和周围的佣兵都没有防备,所以没马上行动,等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被我控制住。“你们不要动!否则我掐死。。。啊!”手臂中弹,他们开枪了!看来面对同伴被挟持跟我一样选开枪的人还是有的。不过我并没有松开男人,而是全身躲在他身后,用铁丝顶着他的脖子。“我再说一遍,放下武器,否则扎死他!”佣兵有些迟疑,此时贺军抓住机会开枪,砰砰砰!佣兵全部倒地。

  “啊~终于完事了。”看到情况稳定下来后我松了口气,坐在地上检查伤口,看来又得歇一段时间了。刚才因为情况危急都没来得及感觉疼,现在感觉,真疼啊。

  老师同学都扑了过来,张昕宇哭的梨花带雨,吴方辉也很是激动。我看向夏晴,说:“夏姐,辛苦你了。”夏晴愣了一下说:“哎呦,小老公还会说这种话呢~”“还有心思玩,看来伤不重啊。那就。。。”

  这次我没有叫出来,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冲击力,眼前的夏晴脸上满是鲜血,是我的血。

  耳边非常吵闹,汽车引擎声和哭声穿入耳中,其中夹杂着叫喊。“你不能死,睁开眼睛看着我!。。。呼吸,别停!。。睁眼啊王八蛋!别睡!。。。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最新^章X节上M酷●匠网^R

  回到军队时我依然处于无意识状态,只剩下了微弱的呼吸。义父和张莉雅几乎是以飞的速度出来接我,不过可惜我没看到。大概两分钟左右我被抬入手术室。真是漫长的一天,下午两点半,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义父焦急的表情。“怎么样?”义父说。“我感觉。。不太好。”说完后再次陷入黑暗。

  “孟军医!孟军医!他刚才醒了,没事了吧?”义父焦急的问道。孟军医脸色凝重的说:“吕将军,少爷他这次受得伤非比寻常,子弹传过胸腔,打穿了左肺,还打断了一根肋骨,骨头虽说从肺里拔出来了,但大出血就。。。”“那快输血啊!再去从血库取!”“将军,上次取出的RH血几乎是全部的战略存储了,现在根本没有库存了。”

  “。。。”病房内陷入死寂。义父若有所思的走出病房。

  “求求你救救他,他不能死。”老师哭着对义父说,同学们都在为我祈祷。但义父也只能说尽全力,其实他也知道我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那一天几乎是我生命中最艰难的一天,明明处于昏迷状态,但身体的疼痛却可以真切的感受到。坚持到了下午,我终于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但我还不想死,我死了她们怎么办?那么笨的一群人没有我能活下去么?明明被丧尸围攻一夜都撑下来了。我不想死。。。

  与此同时,思考了一下午的义父坚定的信念。“干!小刘,联络狼穴,说我现在去取KX3。孟军医你给我全力保住他,要是我回来之前他死了,我毙了你!”

  直升机飞离大楼,我的生命似乎全靠那个KX3了,仔细想想,我生命的轨迹似乎也是从那时开始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木亢说:

其实我现在很“艰难”,胳膊很不舒服,这学期的课程也落下了一大堆,很忙,而且有时间也几乎是想放松,所以书我也不能保证每天更了,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