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要给她包扎!”我喊到。

  “啊?。。。哦。”刘欣欣说完后慢吞吞的过来帮我按住了她。

  这士兵不知是刚烈还是愚蠢,看到我拿着医疗用品明知道我要给她治伤还是一点也不配合。无奈之下只能“强迫”她“就范”。刘欣欣虽然不太喜欢我的这种行为,但也麻利的帮我按住了女兵。我撕开她肩膀上的衣服,不过并没有撕多深,毕竟得尊重人权。。。刚看到伤口女兵挣扎出一只手反手给了我一巴掌。

  “哎呀!给脸不要脸是吧!”刘欣欣一巴掌甩在女兵脸上后又按住她说:“小泽弟弟,杀掉她算了,留着她干嘛。”说完就掏出手枪顶在女兵脑袋上。“哎!刘姐别杀她!”我慌忙喊到。“为什么?”刘欣欣不解的问。“现在留着她有用,而且。。。算了。”而且这么漂亮的女生杀了可惜了。

  见她不再挣扎了我把木棍递到她嘴边,“咬着吧,快天黑了,免得一会叫的太大声。”我说。女兵终于点了点头咬住木棍。呦,这不是能听懂中文么。

  $r酷匠dy网{首发√)

  扫除了一切障碍后我开始动手挖子弹,本来以为用手就可以把子弹扣出来,结果子弹卡在了两块骨头之间,我累得满头大汗,女兵疼的木棍都咬裂了也没挖出来。看来只能动刀了。我掏出军刀用火烤了烤,又沾了点消毒水后用布挡住了女兵的眼睛。

  “啊!~”随着我军刀的动作女兵吐掉木棍开始尖叫起来,这可是再用刀刮骨头,估计不亚于关羽刮骨疗伤。我立马把另一只手臂塞到她嘴里,“嘶~”这一口咬的我透心凉,我也立马加紧手里的速度,结束的越快我就能越早“脱离虎口”啊。终于,忙活了两分钟,一颗子弹铛的一声落地。屋子里又恢复平静。

  完事后给女兵肩膀包扎了一下,倒消毒水时她到没怎么叫,估计跟剜子弹比这都不算事了。完事后女兵倚在沙发上休息,我这才有空处理自己的胳膊,这人下口挺狠啊,都咬出血了。

  包扎完后刘欣欣带回来了食物,我问她有没有什么情况,她说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丧尸,我也没在意,没有丧尸还不好?多安全啊。后来我才意识到丧尸到底是去哪了。

  刘欣欣把一大包零食饮料什么的放在茶几上,我并没有直接吃,在里面拿出了两个面包和一罐奶递给女兵,女兵没有说什么就接过去吃了起来。

  “小泽弟弟,我始终想不明白你留着她干什么,说不定还有危险呢。”刘欣欣小声跟我嘀咕。“我有点事情很感兴趣,得了解一下。”我边吃边说。“那就直接逼问,不行就上刑,不怕她不说。”刘欣欣瞪着女兵说到。我看到女兵明显打了个哆嗦,肯定是会中文,要不然怎么会两次都对我们的话有反应。“算了吧,人家一个女孩子。再说。现在逼她说的话可信度不会多高。”我摆了摆手结束了对话。

  饭后已是黄昏,站在窗边注目天边的残云,风吹过翠柳发出莎莎的声音。太阳的身形已被地平线吞噬大半,残阳如血,散发着血红的光芒笼罩全城,置身于此只觉得三个月来的一切恍如白驹过隙,一切都显得如此离谱,现在我过得生活是以前根本想不到的。充满变数的生存,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天完全黑了下来,又观察了半个小时确定没有危险后才回到卧室,卧室里只有一张双人床,虽然很大,但三个人就显得有点挤了,三个人挤在床上,我跟刘欣欣睡在两边,女兵睡在中间,只要它敢动就会被我俩中的一个发现。但以这种状态睡觉确实很困难,我俩在床的两边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小泽弟弟,你睡了么?”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听到了刘欣欣的声音。“还没,怎么了?”我随口回答。“我睡不着,跟我聊聊天吧。”“好啊,不过咱们说些什么?”过了几秒钟后传来刘欣欣的声音,“愿意听听我以前的事吗?”“好啊。”我说。

  刘欣欣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她没有父亲的印象,从小就跟母亲相依为命,为了生活,母亲每天加班加点的工作供她上学,最后她成功考上了清华大学,本以为好日子即将开始,可是进入社会后需要打理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对生活的黑暗感到沮丧无奈的刘欣欣在母亲的建议下参军了,今年就是她参军的第四个年头。。。

  听着听着,我进入了梦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