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义父的照料下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而且一个月的军队康复训练已经使我强壮多了,这段时间我学习了很多格斗技巧,虽然不算炉火纯青,但对付丧尸是绰绰有余了。不过令我惊奇的是在跟其他士兵交流时邓爽教我的“三招控”没有一个士兵能解开,看来邓爽底子很硬啊。

  不知为何最近经常失眠,可能是离开大家而担心的缘故吧,明天去把她们接过来,在这里有士兵保护比商场安全多了。

  独自登上天台,清风拂过脸颊。今天是十五,月亮特别圆,静坐在栏杆边。记得小时候我就喜欢跟父亲数星星,学习到了很多星座。熟练的比划着各种星座,心里唤醒过去的点点滴滴。

  “谁在那?”正回忆过去时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女声,回头望去,是吕楚。她慢慢走进,在我面前大概十米左右才看清我的脸。“哼!”吕楚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姐,等等!”我叫了一声后冲了过去堵在楼门口。

  酷4o匠)“网F\首V发rU

  “你干什么!”此时吕楚已面带怒气,随时准备发作。

  “没有。姐,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看我这么不顺眼。”

  “呵呵~我看你不顺眼?笑话!你什么时候进过我的眼里。”吕楚瞪着我吼到,说完就推开我往楼下走去。

  我此时也再不能忍受她的态度,跟上了她。“等等!你把事给我说清楚!”我说着就走到她旁边。我一直跟她走到一口,最后跟她到了广场上绕了三圈,最后她失去了所有耐心。“你给我滚!”我茫然不知所措,我就这么招人烦?

  我无奈的站在原地等着她离开,不过这时楼门口站岗的士兵走了过来,可能是睡迷糊了,步态有点摇晃我也没太在意。不过我马上发现他的不对劲,他是跑向吕楚的,不妙的是吕楚背对着他,我感觉要出事,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等我冲到时吕楚已经被扑倒。士兵张嘴咬了下去,不过没有咬到她,因为我抢先一步把手臂申了过去。

  把士兵拉起来后一脚踹开,吕楚爬起来躲在我身后害怕的看着他,此时我看到了士兵已然通红的双眼,尸变了!他再次朝我扑来,撕扯一会后成功的控制住了他,再次确定已经尸变后扭断了他的脖子。

  “你手臂在流血。。。去包扎一下吧。”吕楚冷冷的说完后转身进楼。我扯开袖子包上伤口后蹲下检查尸体,反正有S抗体,不用这么矫情。

  检查了两分钟后楼里出来了二十几个士兵,义父晚些也出来了,见到我就问有没有事,检查一遍后叫来孟军医给我包扎。

  “这里怎么会有士兵变成丧尸?这是谁的兵,班长出来。”调查一会后得到的信息是:这个士兵三天没有出去执行任务,而且根据我的检查结果来看身上没有伤口,不会是丧尸袭击导致。那是怎么回事?

  我正苦苦思索之时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嗡嗡声。都六月了,正是蚊子猖狂的季节。我心里这样想着。突然感觉到一丝灵感。“把他的上衣脱下来。”我说,身边的几个士兵听到命令后便行动起来,谁让我是上校呢。

  脱下来后检查了一下,果然!

  “爸,传令下去,所有人起床,打蚊子啊!!!”我边拍蚊子边叫着,义父虽然不解但还是听我的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吕楚问我,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高冷小姐主动问我话了?!“哦,是这样:那个男的身上没有伤口,但有几个蚊子咬的包,也就是说可能是蚊子吸完丧尸的血后又吸了人血传染了病毒。”“哦,原来这样。。。”

  打蚊子途中又发现了十六名士兵尸变,还好没有造成更多人员损失,忙活了半个小时,整栋楼里都是蚊香的烟。最后每个人手里都配备了驱蚊手镯,就是有独特香味的那种,还规定每个寝室都要有蚊香和驱蚊水。

  差不多到了半夜时我也困了,义父过来跟我道谢,就是因为我救了吕楚那件事。我爷俩聊了一会才分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义父,我明天要出去一下,我去把我的朋友接过来,她们就在K城,两天就能回来。”义父看着我说:“你这又受伤了,再缓几天吧。”然后离开了。

  大概过了一周我又提起这事,义父叫来身边的一个士兵说:“小刘,你跟我儿子去,保护好他。”

  “是!”上尉敬礼回答。一个女上尉,肯定不一般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