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你啊!”张莉雅高兴的朝我扑来,一个拥抱差点把我扑倒。抱的太用力了,我似乎已经听到了骨头裂开的声音。。。

  “学姐~你要是再不松开的话~”我艰难的说,此时胳膊上的几十个针孔似乎已经开始渗血了。“嗯?”张莉雅不解的看着我,随后看到我手臂的惨状松开了手。

  “对不起哦。”她不好意思的说。我只能无奈的怂了耸肩表示没事。“对了,你怎么在这啊?”我把从跟大家分开后说起,她很吃惊那晚开完party后还会有人幸存,在她眼里所有人都。。。“对了学姐,后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啊?可能是运气比较好吧,当时丧尸冲进来后我正在厕所吐,听到情况后就一直躲在那里,后来丧尸进来差点发现我时听到了有人说话被引走了,我一直躲到天亮后就跑了。”听到有人说话?可能是我用对讲机找人的缘故吧。“那学姐你是怎么到这来的?”我依旧不解的问。张莉雅扶我坐在台阶上说:“第二天我偷偷的跑出了商场,后来在外面漂了三天,一天我找吃的时碰到了我爸爸以前的部下,是他带我来这的。”我很吃惊她爸爸是干什么的,原来她爸爸是军区政委,这就证明了有一个厉害的爹有多重要。。。

  我俩大概又聊了十几分钟左右义父下来找我了,看到我俩后略显不解,“儿子,你认识小雅?”“哦,她是我学校的学姐。”我回答到,“嗯。。。”义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了,回去吧,你还没恢复好,别累到。”说着就要背我,义父简直就像我的亲生父亲一样,不过我坚持自己上去,义父叫来吕楚扶我,看来吕楚是被训了,板着个脸站在那里不动,后来张莉雅扶我上去,今后恢复期间一直是她照顾我的起居,我松了口气,如果还是吕楚的话我真不不知道她会不会偷偷掐死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看我这么不顺眼。

  “爸,我怎么感觉脖子有点硬呢,不太舒服。”其实自从醒来后脖子就一直不太正常。“哦,你小子命挺硬,脖子断了,现在里面有钢板,到时候取出来就好了,没事,给你用的是国家领导人级别的治疗手段,好的快无后遗症。”义父笑眯眯的说,我倒吸一口凉气,摸了摸脖子。有个厉害的干爹同样重要。。。

  夜里突然又有了兴致,披上衣服走上天台。夜微冷,站在天台向远处眺望,除了脚下没有一丝灯火,漆黑的远方不时闪过一只只身影,闪烁在黑夜之中,像极了暗夜的精灵。老师她们没问题吧。估计夏姐也跟她们汇合了,等我好了就去找她们。

  大概半小时后才回去,整栋楼有十二层,走到第十二层时听到了门里传来激烈的争吵,我贴到门口听。

  “老吕啊。你怎么能这么做!他就是个遍地都有的臭小子,你给他用了所有的血,你让我们拿什么研究!”

  “对啊,你这样我们怎么跟上面交代啊。”

  \y酷.%匠iN网(永n久免)》费看小jP说

  “反正,血,我已经用了。上面,我会处理。你们的研究,我会安排。出了事我担着。”是义父的声音,看来他为了救我做了些出格的事。我的眼角沾上了水雾,慢慢的走回病房。

  一夜无梦。

  醒来后张莉雅刚好端来食物,昨天因为身体机能没有完全唤醒,所以军医没给我吃的,快饿死了。端过来后我心凉了半截,只有一碗粥。“就给我吃这个?不怕营养不良?”学姐笑了笑说:“这时用营养液特制的,不可能营养不良。哦对了,如果味道淡的话可以加点糖。还有,这粥你得吃一个星期哦~”“啊?!”

  一周后我又做了手术,把身上的钢板全都取了下来,原来我好多地方都骨折了。又恢复了两天,伤口已经愈合了,不知道他们给我用了什么药,效果这么猛。

  身体好了起来我也要解决一些事情了,首先就要解决吕楚的事,一定得搞清楚她为什么这么看我不爽。

  又过了一周左右,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义父给我拿来了我的身份牌,说是已经加入档案了,军衔上校。于是我也加入了军队训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我感觉自己的体能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果然军队就是制造士兵的最佳模具。

  不过我始终没有什么机会解开吕楚那个问题,而且她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敌视态度,看来近期不太可能解决问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