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身后压上了很大的重量瞬间来了个面部“硬着陆”。“哈哈,是我先碰到他的,他得睡我旁边!”“不行!是我先碰到的!”背上传来夏晴和邓爽的声音。

  “起来别闹了!快压死我了!”我艰难的支撑着身子起来一点叫到:“老师你也是,怎么不管管她们?”但一抬眼就蒙了,班主任和顾欢言都被用床单绑在床上!“夏姐!别闹了,快给她们松开。”我知道邓爽不敢这么做,肯定是夏晴干的。“好啊,你先亲我一下~”我靠,这完全。。。

  趁着夏晴和邓爽又吵了起来我偷偷溜过去解开床单,但人生就像一盒糖,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有多粘牙。。。吴方辉听到声音赶在这个时间点进来了。此时我正在解老师的床单,但在另一个角度看就像是在绑她。吴方辉看到这一幕先是呆呆的站在门口,五秒之后脸上挂上了腹黑的笑容,“班长,SM么?还是跟老师,哇呜~”“滚!”我没好气的叫了一声,此时老师的脸也刷一下红了起来。。。

  大概花了两分钟才控制住了场面,因为画面太美陈锐已经退出去等我修整了。“好了,都别闹了,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个刚来的幸存者。陈姐,进来吧。”大家期待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门口,在陈锐走进来时夏晴和邓爽的眼神明显有些吃惊。

  “大家好,我叫陈锐,刚刚被这位小弟弟救了,希望可以和大家好好相处。”她微笑着说,不过此时邓爽和夏晴略带紧张的拉住我。

  “她不简单。”夏晴小声说,旁边的邓爽也一直点头,不简单?后来我问她们怎么看出陈锐身手不凡时她们给我解释说:普通人是看不出来一个人的作战能力的,不过像她们因为对武术十分了解而练就了一双“慧眼”,她们可以通过一个人的站姿、步态、动作幅度等了解到一个人的大概实力。她们告诉我当时陈锐进来时步态看似轻盈却强健有力,而且走路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因为当时陈锐是新加进来的人没有完全得到我们信任所以她俩才有点紧张。

  但当时我根本不懂这些。随口问到:“怎么个不简单法?”夏晴没有回答,只是拿起三瓶矿泉水对陈锐说:“估计你渴了吧?来喝点水吧。”说完便把三瓶水全丢了过去。我正疑惑时看到陈锐可以说毫不费力的同时接住了三瓶水,反应速度太快了吧!那三瓶水几乎是同时飞出去的,换成我最多接住两瓶都不错了。

  酷wv匠#s网永&a久免!费:看hw小|l说

  我叫过夏晴,“如果有什么意外你能控制住她不?”“这个。。。应该行吧,实在不行就让邓妹帮我。”她悄悄的回答。

  我点了点头。

  “吴方辉!谁让你回来的。给我出去站岗!”吴方辉白了我一眼后悻悻的走了。“对了陈姐,你说你们遭到袭击是怎么回事?”这时陈锐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是这样的。。。”

  听到后在场所有人员义愤填膺,一个月前也就是丧尸爆发时,中共中央发现病毒开始传播后立即将全国优秀的生化专家学者保护起来,而陈锐作为生物学博士自然受到了中央保护,专家学者被分批次转移至国都保护起来,而来接应陈锐等人的飞机中途失事(吕凡将军的飞机其实就是失事机群的幸存者),众人无奈只能在K市的地下研究所自行研究病毒研制解药。因为有五十多名士兵的保护地下研究所一直都很安全,病毒研究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不过就在今晚,研究所突然遭到武装部队袭击,而袭击的不是别人,正是岛国部队!他们攻入研究所后掠夺所有资料,岛国士兵俘虏了大量科学家和学者,其他所有反抗者都被击毙!陈锐则是混在其中侥幸逃脱的科学家之一。而夜里逃命途中除她以外所有人又都被丧尸袭击身亡!

  “你确定是岛国军队袭击了你们?”我用最后一丝镇定问到。“我肯定,我听到他们都是用岛国语交谈。”

  事情到这里似乎明朗了,共和国遭受如此灭顶之灾大概就是岛国人干的好事,就算不是,他们现在也杀死了我们五十多名士兵,这已经是宣战了!而且据我估计义父的飞机就是被他们袭击后才坠毁的。不过我们还没有见到岛国大部队,也没有任何局部战争的迹象(共和国军队也没全灭啊)。我猜测这种病毒已经波及到岛国,因为他们没有大规模出动的实力才没有发起战争。就陈锐所说他们也在找解药就更能证明这一观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