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开枪,直接被我打倒四个,剩下三个人也都挂彩全被邓爽轻松解决。众人把剩下的三人绑起来,我去扶起夏晴,她裤子已经算被血殷湿!而且仍然有血缓缓流出顺着裤腿滴下。

  她夺过我手中的95式扶着我瞄准男人,砰!男人的脑袋被打爆,不愧是职业杀手,刚才那一枪不偏不倚正中眉心。然后她把枪还给我,“小弟,现在可以救我了,再不救我我就得死了。”她虚弱的说,其实我也意识到她已经失血过度了。

  此时夏晴脸色苍白,嘴唇也变成了纯白!在我怀里瑟瑟发抖。“顾欢言!你带老师去把藏在小区里那辆开瑞开过来!快!”顾欢言听到后带着老师马上冲出大门。“夏姐,你是什么血型?夏姐!夏姐!”夏晴此时已经意识模糊,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声B。B型血?不对啊,刘杰不是说只有RH阴性血和部分AB型血有抗体么,怎么夏晴没有尸变。

  我现在也没有闲心考虑这个问题,焦急的等了两分钟,老师开着车回来了。

  我背起95式抱着夏晴上车,“老师你跟我走,把车开到医院,我告诉你怎么走。邓爽,你带着大家先回商场,武器全都拿走不要留下,不允许他们跟着!如果有人闹事直接击毙!”我故意把直接击毙提高了声调说出来,为的就是吓住他们不让他们跟同学走,鬼知道会不会还有类似于那个男人的存在,而且威胁到我领导权的人我都不会带,因为我一直认定我有带领大家生存的实力!

  大概开了五分钟,夏晴已经气若游丝,连颤抖都没有了,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到了医院我跟老师背着夏晴找到手术室,几发子弹打开了手术室大门,里面很干净,老师把夏晴放在手术室的床上,是手术时患者躺的床,因为老师以前是护士她了解我带她来是为什么,我飞奔到血库,还好,丧尸没有进来破坏。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B型血,也不知道能用上多少就直接搬了一箱。回来时老师已经换好大褂,她洗手时跟我说:“小泽,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把握,以前实习时也没做过手术,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

  我点了点头,“老师请你一定要尽力,她不能死!”说完后我关上了手术室大门,里面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就是连递工具都不知道递哪个,只能守在门口让老师能专心手术。大概在门口守了三分钟,我听到了老师叫我,推门进去后看到一头穿着大褂的丧尸离老师只有五米左右。

  酷匠网=j首7发|$

  “靠!”刚才进来时因为着急就没检查手术室,肯定是刚才藏在里面没发现!我抬枪准备射击,突然意识到开枪之后丧尸如果喷血会导致感染啊,我走上前大喊大叫希望把它引开,但它闻到了手术的血味根本不理我,万般无奈下我心一横,抽出军刀在手臂上划开一个口子,疼的要死!血顺着手臂滴下,我再次走近丧尸,把手臂伸到它面前,它果然被我吸引过来,我快步走向门口希望把它引出去,但它又再次向老师走去,这样来来回回好多回,我倒是可以这样拖时间等手术完成,但老师本来就没做过手术而且我看得出她是强作镇定咬牙坚持,我不能让她分心!

  我一咬牙,反正我是S抗体,拼了!

  我把手送到丧尸嘴边,这货看到了伸到嘴边的美食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嘶!。。。”丧尸力气很大,一口下去带着抓着我手臂的力量疼的我咬牙切齿。虽然我用另外一只手按住它的脑袋阻止它的进攻,但它的攻势也丝毫不减,我俩就这样僵持着走向门口,因为它移动缓慢我们走了三分钟,这三分钟它一只试图咬掉我一块肉,因为我用手按着它虽然加大了咬力但没有咬掉,但它一路一直在吸我的血!看来我一会也得输点血了,千万别感染啊。

  经过了艰难的三分钟终于把它带出来了,我费力地踹开它后关上了门,看看胳膊,尼玛啊都三分钟了手臂还泱泱的往外淌血,上面留下了两个大牙印!都咬黑了!我愤怒的抬起步枪准备射击,但想到里面手术的老师可能受到惊吓就抽出军刀板着脸走了过去。

  刚要把它脑袋削下来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它们力气怎么这么大?于是我费尽力气把它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