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爽找来了一个背包,我在商场里看到大概用的到的东西就往里装,大概找了半个小时才装满,拎起背包才发现装的太满了,无奈只能拿出了一半。

  休息前布置了一下人手,由我带着邓爽和董佳莹去勘察监狱情况,邓爽会功夫自然不必多说,而且董佳莹心思缜密,往常学生会的工作中也能指出我的纰漏,商场则留下顾欢言、肖瑶还有陈锐,她们三个基本都是打酱油卖萌的货(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啊),不过也能在出现意外撤退时接应我们(从窗户递梯子)

  我把手枪伸向邓爽:“给你拿着防身吧。”

  “我不会用枪,用不着。”她看了一眼跟我说:“上次捡一把枪没有一发子弹打中。”

  “呵呵”最后手枪被推到董佳莹手中。

  又大概说明了一遍情况后大家都早早的睡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一颗参天古树突兀的静立远处,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向我招手,她的笑容依旧如此美丽,是张昕宇!我的眼角流下了泪滴,笑着朝她走去。。。这时有人抓住我的肩膀,回头看——是邓爽。她指向周围,我们已经被丧尸包围了!然后邓爽突然瘫倒下去,我连忙扶起她,她反身将我按倒在地,张开滴血的小嘴慢慢向我的脖子靠近。

  “阿泽,醒醒,醒醒。”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依旧温柔的邓爽。

  “怎么了?做噩梦了么?”

  我点了点头,“跟我去天台走走吧。”她点点头便起身跟我出去。半梦半醒中顾欢言注意到我俩的离开,心中不知在想什么,只能忐忑不安的躺着。

  微风拂过,天台的月光惨白一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天台,高兴也来,痛苦也来。

  “你教我两招吧,也不能总是靠女生保护啊。”我笑着对邓爽说。“好啊,我先跟你练练基本功,先拉拉韧带,然后。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她指导我从压腿到下腰都做了一遍,这不都是跳舞的准备动作吗?不过想想武术需要身体高度协调才能发挥功效也就跟着做了。

  “好了,现在进入正题了,趴在地上学蛤蟆。”

  ‘B酷匠》网a首C发U

  “啊?你再说一遍?”我都怀疑自己听错了,揉着耳朵看着她。

  “趴在地上学蛤蟆,还有,不要回头看我~”听她用前所未有的语气说着,我心底隐约感到了不详的征兆,趴下后等了几秒,邓爽突然坐在了我的后腰上!

  “啊!”一声悠长而又绝望的惨叫回响在天台的每个角落,她坐在我后腰上,使我的大腿和胯部与地面形成一条完美贴合的直线。。。(不信的朋友可以试一下,那酸爽)“你干嘛!快起来!”我冲着邓爽大叫:“疼死我啦!”“你不是说让我帮你练练么,不开胯怎么能更好协调?”她面带笑意不紧不慢的说。

  我当时就无语了,这是自己找罪受啊,不过毕竟是自己开口要求的,也只能咬牙坚持。大概过了五分钟,邓爽摸着我的脖子说:“你现在这样,姐姐强了你你也反抗不了吧~”“啊!”我当时就震惊了,这是自闭症患者能说出来的话?

  “你说什么?疯了吧你!”我把手伸到身后,握住她的手,“你要是再脱我衣服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我也只能有气无力的威胁着。不过她并没有停手,反而笑着说:“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只要你叫姐姐我就放了你”

  行!你有种,等我起来的!

  “姐姐”

  邓爽高高兴兴的起来了,我摸着自己快要断掉的腰气呼呼的看着她,终于在她回头的刹那我扑了上去将她一把按住。“叫哥!我放你起来。”我学着她的口气说到,不过我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根本没有考虑袭击的对象是谁。她微微一笑,一只手背后抓住我的手腕一拧,因为很疼直接被她拧倒在地,然后被她翻身骑在下面。“啊!~”又一声悠长而又绝望的惨叫在天台回荡。

  这次她没有放我起来。直到昨天为止,天空还是幸福的颜色。

  第二天早上,我捂着腰、甩着手背起背包带上二女出发。邓爽还和原来一样沉默的跟在我身后,似乎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装!你接着装!我在心里咬牙切齿的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