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慌失措了几秒钟后我突然想到了:主任室上边好像就是电脑室啊!我叫到:“张昕宇,快给黄洁打电话,告诉她我们在下面的主任室,让他们打开窗户把窗帘接成绳子拉我们上去。”说完就去和闫鑫鹏辉一起去推沙发让门关的更紧。

  他们正在拆窗帘,说让我们坚持住!张昕宇叫到,说着便打开了窗户,这时窗下以聚满了闻声前来的丧尸,这要是往上翻出了什么意外没有摔死也被拆了啊!

  两分钟后,上面吊下来一根窗帘。“你们先上去,我还能再坚持一会。”我们中最强壮的鹏辉说。真没想到在这种事关生死的抉择面前他会把危险就给自己!我也没有说别的,毕竟他最强壮,谁最后走都没有他的存活率大。我用力拉了拉窗帘,很结实,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先走,我对张昕宇说着就拉着她的手把她送出窗外,她拉住窗帘就被同学拽了上去。该你了,闫鑫,快点,听到我叫他,他也离开了沙发朝窗口跑过来,他刚抓住窗帘的瞬间丧尸就攻了进来,门口的鹏辉直接就被按倒,四五个丧尸趴在他身上撕咬,他发出的阵阵惨叫震的我们耳朵直疼。

  “快拉!我朝楼上大喊”。闫鑫带着惊恐的表情被拉了上去,我继续待在窗口等待窗帘下来,我没有去救鹏辉,那边有四五只丧尸,而且门外还传来鬼哭神嚎,估计另外还有一批丧尸正冲过来,虽然那几只丧尸忙着吃他根本无暇管我,但先不说我能不能救回他,我去了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回事!

  我忐忑的待在窗口听着他的惨叫,突然他没有了声响,本来不愿看他的我回头看了一眼,满地的鲜血已经流到了我的脚下,丧尸正在满足的大快朵颐。。。在我抓住窗帘的瞬间,我看到了又一群丧尸冲进了主任室。

  Oc最新{Q章#e节上0酷4匠网

  算是捡了一条命。

  上去后张昕宇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大哭,闫鑫走了过来问我,鹏辉呢?我摇了摇头。他问我:你为什么不救他!?面对四个丧尸你这样做有把握成功么?我反问到。太冷血了。。。我听到了同学中传来这样的声音。也许我面对一些事情真的是冷血吧,不过多亏这冷血的性格才使我得以生存。

  好了,鹏辉死了大家也知道了,现在出现了新的问题,丧尸在夜里活动能力十分强大,根本不像白天那么缓慢费劲,晚上出去等于送死,大家都休息吧,保存些体力,明天白天都转移到食堂。我起身对大家说道。

  为什么要去食堂?怎么不出(学校以外)去?张昕宇问我,我看到班主任也在看我,于是解释说:我们现在没有食物和水,而学校里只有食堂才具备这些,而且我们不知道学校以外是什么情况,也只能先去食堂解决温饱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众人都默许了。

  “哎,我问你,如果我被丧尸袭击被围住了你会救我吗?”张昕宇问我。“会!”我坚定的回答。张昕宇低头笑而不语。至于在那种情况下为什么我会这么回答我也想不明白。

  到了第二天,我特意等到十二点太阳最高的时候才带大家出去。我和闫鑫还有吴方辉走在队伍最前面,和同学们隔了一段距离。我们打头的三人中吴方辉练过跆拳道,战斗力不会差,我和闫鑫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从小帮家人干农活,身体素质也十分可观。我们三个走在前面也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我们班剩下的五个男生三个走在女生前面,两个断后(毕竟文科班男生很少)。在三楼我又碰到了昨晚杀掉了鹏辉那个丧尸,他张牙舞爪的朝我们过来,但我们知道白天他们行动缓慢,而且昨晚网上又传出想解决掉丧尸就要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或者破坏大脑的传闻,正巧拿他试试,我们示意大家不要动,三个人就紧握着手中的蹬腿壮着胆朝它过去,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他恶心的脑袋奋力一击,它的脑袋几乎被我打瘪了一半,丧尸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就不动了。

  看来传闻是真的。闫鑫说。我点了点头,三人继续向前走。操场上这时其实没有几只丧尸,估计都去找食物了吧。我们绕过他们向食堂走去。

  咦!这门怎么打不开?从里面上锁了么?吴方辉疑惑的朝我们说。我这时走到侧面看了一眼,食堂的窗户已经被桌子封住了,估计是里面的幸存者做的,想到这里我有点兴奋,走回正门我拍了拍们说:里面的同学,我是学生会长,我带了我班的同学过来,请打开门让我们进去,外面有点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木亢说:

刚刚起步,有什么不足希望大家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