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聚集到窗边,看着外面触目惊心的镜头,那些人三五成群趴在地上分解运气差的同学,而其余更多的则漫无目的的四处迅游。

  这怎么回事?顿时同学们又都露出了恐惧的神态。

  班长!张昕宇叫了我一声。你过来看看这个。

  接过手机我便阅读起来,慢慢的皱起眉头。。。我把手机拿给班主任看,她也顿时满脸铁青,我召集同学,在讲台上我缓缓的说:同学们,外面的不是人,是丧尸。

  啊!?他们都被我的言辞惊呆了。

  你说什么?班长,你没开玩笑吧?

  这虽然是从网络上传来的消息,但现在只有这种可能,而且网络上的图片跟楼下的情景一样,如果是人的话那得是内心多么扭曲的一群变态才能这样做?我认为这是真的了。电脑室又再次归于沉默。

  我们先坚持到晚上,那时候再决定做何行动,毕竟夜幕也能给我们掩护而且他们行动看起来也很慢。我对大家说道。结果天一黑我就意识到了我是多么天真。

  就这样,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到天黑。。。

  班长,现在怎么办啊?张昕宇摸着我肩膀问我。由于害怕引起丧尸注意,我们都没敢开灯,借着月亮的微光我们决定先派出几人出去观察情况,之后找到适合大家脱险的通路,(毕竟我们都没有食物和水)因为是我提出的方案,于是我做了第一个志愿者,接着就有三个人跟我站了出来,分别是张昕宇,鹏辉还有闫鑫。闫鑫不是我班的怎么也在这呢?可能是早上跑上来的幸存者之一吧。我本来不想让张昕宇去,一个女孩子很不安全的(虽然这情况谁都不安全),不过她说她耳朵灵敏,可以帮我们发现丧尸,见她执意如此,我也只能同意了。

  “不过你一定要一直呆在我身边寸步不离!”我说。这时张昕宇清秀的小脸上突然染上了红晕,只是当时光线太暗我们都没有注意,拆下三节凳子腿后大家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通过打开的缝隙我看到走廊没人,于是我们四人关上门小心翼翼的向楼下前行。我们颤颤巍巍的走下楼梯,握着张昕宇的手已全然是汗,这谁不害怕啊,毕竟面对的可是丧尸啊!

  下楼途中的景象简直惨不忍睹,走廊血肉横飞,教室里血迹斑斑一片狼藉,但一路上没有碰到一只丧尸。

  终于走到了一楼正门口,我们正打算出去看看时迎面碰上了一具丧尸,离进一看可把我恶心够呛,身上布满骇人尸斑,一张即使在黑夜也能看清的惨白的脸,被撕烂的右手漏出白森森的骨头,好像随时都要掉下来一样,身上散发着阵阵尸臭。它这时也发现了我们,我们并没有太过吃惊,因为白天看到他们行动迟缓且十分不协调,它离我们有十几米的距离应该不会造成太大威胁,可是一秒之后我就发现我错了,它发出了一声嘶吼迅速向我们扑过来,那速度绝对不亚于刘翔110米栏!我们都吓傻了,马上把所有的凳子腿朝他丢了过去,他趔趄了几步,我们没命的往回跑,跑到三楼时对面楼梯竟然也有几只丧尸跑了出来。完了,被包围了。

  我心想:难道在这就要结束了么?这时闫鑫大叫一声:会长!咱们快进主任室,我立马反应过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踹开了主任室的门。“快进来”我拉着张昕宇朝着外面的两个人喊,我们进来后马上搬来沙发堵住了门口,可是他们的力气明显大了很多,不断砸着门,砸的沙发一震一震,我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主任室只有这一个出口,我们暂时算安全了。

  酷3;匠/,网AF正、版wC首t¤发}B

  虽然暂时安全了,但刚才主任室的门已经被我踹坏了,就算能挡住丧尸进攻也估计不能坚持多久,到时候丧尸进来了我们还是难逃一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