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棵树当十六给北辰说今天上午就可以到帝都时,十六本以为北辰会很高兴,但是北辰却又非常恼火的咒骂了车夫一通。

  然后跟十六说:"如果那家伙跑快点的话,昨天晚上就到了。又坑了我们160个铜子。"看着北辰愤愤的样子,十六却不以为然,他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十六有很多钱,北辰见都没见过那么多。

  十六自从遇到北辰后,每个晚上都和他睡在一个房间,只是不再像刚开始那样一个房里只有一张床,虽然十六不缺钱,但是北辰却告诉十六,我们身为这个世界的未来,一定要养成勤俭节约的良好习惯,能省就省。

  而且十六也不排斥和北辰睡一个房间,北辰也会说一些十六从来没听过的话题,比如"城墙才是制约城市发展的关键。""财富分配不均衡才是导致各个阶层的矛盾的源泉。"之类的。

  特别是北辰说"阶级斗争"和"财富分配"时,用眼神把十六瞟了又瞟,搞得十六只好尴尬的低下头,就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一样。

  果然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坐在车顶上的十六和北辰远远的就看见了那座城市。

  乌濛濛的建筑就像一片山脉一样横亘在天边。

  "那个老头,你说实话,这几天你跑快点是不是昨天下午就能到帝都了。"北辰对着车夫喊到。

  北辰对于这个坑了他不少钱的车夫怀着不少怨气,自然不可能有礼貌。

  "臭小子,我这车可是马拉的,是喂草的,又不是城里贵族的车子,喂几块石头就可以跑,我这老伙计我不知道么?你以为你让它跑多快就跑多快么?"车夫却不大理会北辰的无礼,转过身来看着北辰淡淡的说。

  MH更新\s最…快db上酷e0匠#网K

  车夫一转过来,北辰就吓了一跳。因为那个车夫的脸上有一条巨大疤喇,从左上到右下,贯穿整张脸。

  北辰缓了下,没再说什么,又靠在货物上。

  这时疤喇脸车夫却说话了,"小子,知道望山跑死马么?""当然知道。"北辰刚才虽然被吓到了,但是回过神来后觉得自己不能弱了自己气势,故意加大了声音。

  "你现在别觉得近,没三个小时绝对跑不到。""你们都是去上学的,以后有大把的时间,何必急于一时呢。小小年纪这么浮躁可不好啊!""谁浮躁了。小哥我淡定的很好不好。""对!他没浮躁,他只是心疼他的铜子而已。"十六在心里想。

  北辰和车夫一直在你来我往的互损,十六觉得很没意思,就把头偏向一边看这片平原的风景。

  先前车夫说过,这片平原的名字叫洛水平原,平原上条洛水河,帝都被洛水横穿而过,而在帝都下游一百多里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峡谷,就像车夫脸上的疤喇一样横亘在洛水平原上,而洛水灌入峡谷,就形成了大陆上最大的龙泽峡瀑布。

  而北辰却对着车夫嗤之以鼻,说这是连西之都的精灵,藏骨山脉的矮人都知道的事情你还在这炫耀个什么劲。

  可是十六确实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精灵和矮人,十六以前都过着封闭的生活,对这些东西知道的很少,但是车夫好像了解十六不知道这些。

  "听说学校有图书馆,以后一定要去看一下。"十六这样想着,北辰和车夫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个树忽然出现在前方。

  让十六愣了愣。树在平原上很多,田坎上一排排的长着,可是这棵忽然出现的树足足有几十米高,枝繁叶茂的树冠甚至比教宗陛下最大的华盖还要大。

  马车从树下驶过。十六抬起头看着巨大的树木,心里猜着这树有多少年岁。北辰也安静了下来,没有与车夫说话,他也完全处于震撼的状态中。

  马儿依然像往日那样欢快的跑着,马鞭轻扬,车夫的嘴角勾出一丝微笑,回头看了看处于震撼中的少年。

  十六接上疤喇脸车夫的目光,腼腆的笑了一下,就又吧目光转向别处。

  "到这里就可以算是到了帝都了。"疤喇脸车夫说。

  北辰回过神,看着仍然远在天边的城市,说:"怎么还有这么远。"少年的心已经不安的躁动起来,年轻的心跳总是充满了力量。

  叮咛咛,风铃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十六和北辰都抬头向上看,一个个瓶子挂在巨树垂下来的枝叶上,瓶子之间相互碰撞,发出风铃般悦耳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