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静静地撒在圣都治安所的后院里,院子边的树在月色的笼罩下张牙舞爪。

  "八""九"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少年站在院子的中间轻声地说。

  夜风吹过,吹动少年白色的头发和黑色的大衣,少年微微地垂下头,紧了紧衣领,又哈了口气在手上,说"冬天可真冷啊!"惨白的月光照在少年身后的烧焦的两具尸体上,就像结了一层白霜,透着说不清的诡异。而那两具尸体也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样貌,但是从他们扭曲的肢体也可以清晰的看出他们是所受到如何的痛苦和折磨。

  少年丝毫不在意后面的尸体,只是注视着面前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圣都治安所的长官:唐海宁。

  唐海宁拿着一把黑色长剑,穿着和他一样老旧的睡衣,靠在身后的门上,及肩的晦涩无光的红发散乱的披着,光着脚,可以看出他是刚刚从睡梦中被惊醒。

  唐海宁看见了少年身后的尸体,怔了怔,又迅速的恢复过来,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一双酒红色的眼睛死死的把少年盯着,大声的问道"你是谁?"少年没有回答,却从怀里掏出一卷纸,慢慢摊开,就着月光看着这张纸,一本正经的念到:"启罪书:今兹圣都治安所长官唐海宁、治安官:于胜、张国……等11人勾结异教,亵渎神明、迷惑百姓。经异端裁判团审定决议:判处"焚魂"。执行人:十六,执行时间:1678年镇魂之夜。"唐海宁听罢,忍不住笑了,他发现那所谓的启罪书上所说勾结异教的人都是今晚执勤的治安官。

  "呵呵!知道了,你是教宗陛下的人吧!他老人家终于忍不住了么?"唐海宁忽然轻松地笑道,看起来丝毫没有一点同僚被杀的愤怒,伸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摇摇头"不过这些借口也太老套了!直接动手就行!何必找这些理由,来来来,看你能不能杀掉老子。小屁孩"说完还对那少年勾了勾手指。

  夜风静静地吹着,带着一丝不属于二月夜晚的燥热。

  唐海宁已经在这个职位上任职9年了,在这个处于神权和王权交锋的最前沿的阵地上战斗了9年,而神和皇帝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上千年。9年前,帝国的皇帝握着他的手任命他为第一任圣都治安官时,他就知道教宗和皇帝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他们之间肯定会爆发战争,而自己身为帝国皇帝任命的圣都治安所长官更是首当其冲,所以他早就想到会有教宗的人杀上门的这一天,但是他从来没怕过。

  不仅是对死亡的漠视,更是对自己力量的自信。

  所以,当他看见地上警卫的尸体和那个叫十六的少年之后也只是稍微怔了下,该来的始终会来。

  如果今晚不是镇魂夜,治安所里执勤的治安官会有百多人,但是现在,除了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和唐海宁之外就只有8个治安官在治安所,而且那些人还在治安所的其他地方。

  "你还在睡么?还不快来"唐海宁大声的喊了一声,又小声的咕噜一下"真他妈全是猪。"不过也无所谓了,唐海宁对自己有信心。

  唐海宁忽然安静下来,他看见那个少年举起了左手,一个系着一个黑色三角铁片的银色的链子挂在少年的左手的中指上,黑色的铁片在空中摇来摇去。

  少年小声的咕噜了一句,唐海宁没有听清,那是念动咒文的声音,随即,一股强烈的波动从少年的手中发出,一瞬间这波动便充斥了整个治安所。

  唐海宁感受着这波动,感受着少年身体内跳跃着的符文,感到无比的熟悉,也感到无比的震惊。因为他血液中流动的也是这种被称为"焚魂"的符文,也因为对面少年符文波动的范围实在太大,就算是他自己的符文波动也没有如此大的范围。虽然震惊,但是他已胜券在握。

  唐海宁也低声叨念了几声,激发了自己的符文"焚魂"。

  符咒是与生俱来,它被刻录于骨血中的符文之上,是从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力量,这力量潜藏在每个人的骨血里,静静地等待着觉醒的那一刻。

  唐海宁太了解"焚魂"这个符咒,深知这个符咒的恐怖,世人对这个符文的评级是"S",是仅次于"SS"和"SSS"这种究极力量的符咒,但因为"SS"与"SSS"阶级符咒数百年里都寥寥无几,所以"焚魂"可以算是这个世界上顶级的力量。这个符咒的力量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焚魂"——只要是在符文波动的范围内的有智慧的生灵,都会在施咒者一念之下被无名的火焰由内到外烧成焦碳,焚灭灵魂。

  唐海宁在李钰激发符咒后第一时间就激发了自己的符咒,对方太危险,即使是自己也必须要小心应对了。但是,唐海宁仍然自信,因为每个人都对与自己相同属性的符咒攻击具有极其强大的抗性,而对于与自己相同的符咒的攻击更是完全免疫。

  唐海宁血液中的符文在被全数唤醒,在血液中不安的跳动着,这让唐海宁感到有点燥热,他把睡衣的领口的扣子解了两颗,好让自己凉快点,然后对院子中间的少年说"教宗陛下就这么有把握?他能赢皇帝陛下?而且还让你一个小毛孩来杀我?"少年看着唐海宁,摇摇头,淡淡的说:"我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啥?"唐海宁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虚着眼睛看着那少年。

  "不明白教宗陛下和皇帝陛下为什么会有输赢?"少年顿了一下,淡淡的说,"而且,我能杀你""你能杀我?"唐海宁笑着又问,"嗯"少年还是那种淡淡的语气,平静的像一片湖一样。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话。

  十几秒后,唐海宁又问"你真的不明白?"

  pQ更)新最快上◎b酷1匠7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