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马就问道:“那部法诀叫什么?是什么级别的?能给我修炼吗?”

  “法诀名为:「逆天」,是天级功法,这就是那部法诀。”

  小嬛手中多出了一本镶金镀银的璀璨钻石镶边的法诀,那“逆天”两个字尤为耀眼。

  卧槽!这什么东西?这么耀眼?

  真是亮瞎了我的24k钛合金仙人眼!

  光芒渐渐减弱,直至我能睁开眼。

  这东西不会是妖孽那娘娘腔故意弄成这样的吧?

  “快给我!”我一把将「逆天」夺了过来。

  “这部法诀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

  我没听进去,想要翻开它,可是我无论怎么使劲,都翻不开……

 这什么鬼东西?

  “我都说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打开的。”小嬛一嘟嘴。

  嘿呀!还不是什么人都能打开的!

  我就不信了!

  “你看吧!”小嬛说道,“你还是换一本吧?”

  我扭过头去,不理她,跟这「逆天」较上了劲!

  我还不信了!你一部法诀能有多犟!能比我还犟!?

  可惜,他确实很犟……

  我跟它较了半天劲,甚至是抛眉弄眼、色诱都做出来了,他就是无动于衷。

  我一下子就把它砸在了地上,“你这货……算你狠!”

  老子累了!不跟你玩了!

  我一想,这样还不过瘾!

  你说你一本书还装!

  你叫我情何以堪?!

  我的仙足一跺,去屎吧你!

  忽然,「逆天」金芒大作,竟然将我给吸了进去!

  这什么鬼情况?!

  我的面前是无数的文字,并不是我华夏天朝的文字,但是我却不知为何能看懂!

  好像它是要将内容灌输进我的脑海一样!

  我的脑子顿时就要炸了!

  好痛好痛!啊!

  我彻底在文字之海中晕倒了。

  l酷》匠r2网8唯a一/、正J版,J其*‘他*都|O是。v盗b版

  等我醒来的时候,大量的知识就涌了过来。

  顺天而生,逆天而亡!

  我命逆天,由我不由天!

  生来不逆天,和咸鱼有什么差别?!

  既是妖孽,就要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妖孽!

  修真?岂能逆天?

  修魔?何以为仙?

  不为仙,何以成神?

  不成神,怎能为魔?

  不为魔,不可逆天!

  我的脑海中被深深地刻下了「逆天」的修炼路线,并且我发现我已经能够内视了!

  依照上面所说的境界来看,自己还只是在后天,原来并不是有了真气就是先天,就是开光了。

  我回到了,大装B宫殿,看见的是小嬛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哈哈一笑:“怎么样?我说我是你的主人吧?我可是会比妖孽那货还会更厉害的存在!”

  之前我说这话,小嬛估计还会半信半疑,甚至大半都是怀疑,可是现在,哼哼,信得差不多了。

  再一看,哪里还有「逆天」?

  「逆天」已在我的心中,谁也拿不走!

  “小嬛,我现在要修炼看看,你别打扰我哦。”

  小嬛点点头,退回阴暗处消失不见。

  我盘腿坐下,哎哟!

  我在学校成天坐着,缺少运动,缩筋了……

  我知道,在大装B宫殿里面修炼和外面是一样的,都是吸收大装B宫殿里的灵气,而且修炼靠的是意念,靠意念来驱使真气,然后才能意随气转,所以两者并没有冲突。

  我按着「逆天」的修炼路线,运转起体内为数不多的真气来。

  运转完整整一大周天我才停止了修炼,我要出去看看效果如何。

  这没出去不要紧,一出去吓一跳!

  我身上全都是黑色的污泥,沾得床上到处都是,黏糊糊的!

  我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高兴无比!

  因为身体变得轻盈多了!

  这就是效果啊!

  不过有一点让我感到很奇怪,东河他们几个怎么还没回来?

  看了看时间,才五点过两分,我进去这么久才不到四十五分钟?

  难不成大装B宫殿里的时间流速与现实世界不一样?

  这可真是个大发现!

  想想也觉得是在情理之中,精神世界本就和现实世界不一样,记得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早上醒来,看看距离我设定的闹钟还有五分钟,于是我又睡着了,结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竟然刚刚好就是闹钟那个点!

  趁他们还没回来赶紧清洗一下!

  我立马带着那床单和被子以及一些洗漱用品去了卫生间。

  等我洗完所有东西回来后,已经六点十三了,但是我竟然一点都不感觉饿!

  要知道以往我可是五点左右就饿了啊!

  我的身体应该已经变好了很多……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我在大装B宫殿里盘腿的时候怎么会感觉到痛?!那明明就和睡觉一样啊!

  痛觉竟然没有在精神世界中消失……

  那几个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我心中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放下东西,吹干头发后我就出去找他们了。

  我们学校共有十一个食堂,我只有一个没去过,他们几个最经常去的就是第三食堂,这比较符合他们的口味吧。

  所以我的首选路线就是学校的第三食堂,找到他们还可以顺便吃饭。

  可是当我到了第三食堂却没有发现他们任何人的踪影!

  他们哪去了?

  我在不安中吃完饭,他们几个不会因为我出了什么事吧?

  毕竟我才教训过周若那贱婢。

  想到这,我立马向着我们教学楼走去。

  路上,我碰见了一个同学,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就开口对我说道:“正景,你怎么敢到处闲逛!”

  “怎么了刘兴?”

  “你还问我,你现在胆肥了,竟然敢到高二闹事!几十分钟前东河他们被周若找来的人拖走了!”

  “什么?刘兴你再说一遍!”我双眼一瞪,叫道。

  “还不都是你!”刘兴说道,“没想到你被打晕后竟然变得牛气了!只是你的牛气害了别人啊!”

  我没时间跟他扯皮:“他们被拖去哪了?”

  “应该是东边的停车场吧。”

  “东边的停车场……”我脚步加快,跑了起来,竟然带起了尘土!

  刘兴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情况?!这他么是那个运动白痴甄正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