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死定了索性闭上了眼睛,死就死了吧正好去见我那死鬼老爹,我小时候他不是总吹牛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多么牛吗,那就在下面多教我两招我也能装装不是。

  但是我等了好几秒钟却没有感觉到彪子动手,我惊讶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彪子手中的玻璃片就在我的脖子前边,但是却没有扎下来,在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把他的胳膊抓住了。

  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我知道我今天可能死不了了,那个人竟然是上次在王林家门口认识的鬼脚西钟凯欣,这么说的话刚才子啊门口喊了一嗓子的人也是他。

  钟凯欣抓着彪子的手对着彪子笑着说,怎么着彪哥,难道你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

  彪子显然是认识钟凯欣的,对着钟凯欣骂了一句,陈乾的地盘又能咋地,我今天就弄死他。”

  钟凯欣脸上的表情挺难看的说,我觉得彪哥还是不要冲动的好,在我们这地方杀了人,你让我们这小本买卖还干不干了,砸了乾哥的生意到时候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彪子显然也考虑到了后果神情明显的软了下来说,难道我彪子就能吃这样的亏?

  钟凯欣笑着说,彪哥你看你说的,在这明月你不动手在其他的地方我们可就管不了了,但是你现在有兄弟受伤严重,我觉得你还是先把他送医院的好。

  钟凯欣说的这个人就是被我用瓶子捅伤的那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捅到了腿上的动脉,虽然那人使劲用手按着,但是学一直在往外流现在地面上全都是血。

  彪子一把把我推在了地上朝着我的脸上又踢了一脚,然后指着我的脸说,今天我他就给陈乾一个面子,但是你小子给我等着,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我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惹上彪子就等于是惹上一个大麻烦,以后不知道还会出多少事呢,但是现在没事我就已经满足了。

  彪子说完话让自己的人抬上那个腿受伤的人向外就走,老狼抬着那个人走到我旁边没有忘了朝着我踹了一脚,这小子刚才被我一瓶子开了瓢肯定非常的生气。

  “小子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我们没完!” 我心说踹就踹吧,没死就是万幸了,今天我虽然被打的很惨,脸上、头上、嘴里、受伤全都受伤了,但是我一个人干了四个社会上的人,即便是因为我偷袭也算是牛了。

  彪子等人走出去后,钟凯欣走过来把我扶了起来坐在沙发上,我躺在沙发上终于舒服了很多,他抽了几张纸出来给我擦了一下脸上和手上的血,笑着说:“行啊小子,没想到你还挺有种的吗。”

  我身上疼的要命,把嘴里的血吐了出来说:“要不是西哥我就死了,谢谢西哥了。”

  钟凯欣一直在给我擦血,擦完了之后看了看伤口的深度说:“没事,都是小伤休息一会就好了,你等一会我去给你拿点纱布。”

  我心说牛的人就是好牛,伤成这样也都是小事,这已经是我伤的最厉害的一次了。

  钟凯欣站起来就想往外走,这时候夏莹莹一脸恐惧的说:“西哥我们也走了。”

  钟凯欣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朝着夏莹莹骂道:“走个毛啊两个贱货,这件事没这么容易完,靠墙给我站好了等着。”

  夏莹莹和黄焕玲吓得急忙往后面靠了一下站在了那里,两个人刚才就已经被满包间的血吓坏了,这时候被钟凯欣一骂更是被吓得脸色发白。

  现在这个包间里弄得一团糟,桌子碎了,满地都是血,还伤了人,最主要的是得罪了彪子,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夏莹莹引起来的,钟凯欣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让夏莹莹两人走,我知道这两个贱货今天绝对好不了,连彪子这样的人都害怕乾哥,那就说明乾哥更牛。

  我看向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她们两个人也正在看着我,夏莹莹此时已经没有了此前的嚣张,双臂环抱着自己的双胸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而黄焕玲也是一样抱着自己的胸站在墙角上不敢有什么打的动作,但是由于她胸前的白兔太大了环抱着双臂也挡不住,露着大半个白兔。

  夏莹莹看到我看着她们一副很可怜的样子对我说:“杨桦你认识西哥,你给他求个情让我们走好不好。”

  我当时就笑了,你不是牛吗给尹春旭打电话啊,让他来救你啊。”

  夏莹莹的脸色很难看,显然她也知道尹春旭在钟凯欣面前连个毛都不算,要是尹春旭知道夏莹莹给他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估计不但不会帮她还会亲自打她。

  ~看正.R版I章@节Uo上酷;9匠Qt网

  听到我的花夏莹莹和黄焕玲对视了很久,我不知道两个人是什么意思,两个人没有说话就这么相互看着。

  也不知道两个人用眼神是怎么交流的,忽然将自己环抱在胸前的手臂放了下去,夏莹莹那一对白皙饱满的白兔就彻底的露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此情无关风月说:

  写完了正好能去看一龙和播求的对战了,希望一龙能赢,但是估计难度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