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男人全都呵呵的笑了起来,但是我的心里却又沉下去了,黄焕玲和夏莹莹全都被脱了上衣站在一起,看来杜春晓也好不到哪去,果然彪哥在黄焕玲的胸上摸了几下之后将目光看向了杜春晓。

  “还装睡,老狼上去给我把她衣服扒了。”

  老狼就是那个身上纹着狼头的人,听到彪哥的话笑了一声朝着杜春晓走了过来。

  我一看心说这下完了,这可怎么办呢,我很想救杜春晓但我也不想送死啊。

  算了,反正和杜春晓也是一面之缘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刚认识的人送了小命,我就这么看着老狼从我旁边走了过去,走过去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

  瞪个毛啊,叫老狼就牛啊,,等老子混牛了先弄死你。

  老狼走到杜春晓面前,一把就拽住了杜春晓的衣服嗤的一声就撕开了,杜春晓肯定被拽的很疼竟然啊的叫了一声。

  我原本不想管着闲事,但是听到杜春晓这一声却有点受不了了,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发热,我此时正站在老狼的身旁,一脚就踹在了老狼的腰上,将老狼踹倒在沙发上。

  谁踹我。

  老狼叫了一声就想站起来,但我早就看清楚了桌子上放着一个红酒瓶子,里面还有一半的红酒,我看到老狼想站起来我一把抓起了红酒瓶子,一下子砸在了老狼的脑袋上。

  嘭的一声,酒瓶子碎成了瓶子渣,红酒瓶里面的红酒也流的到处都是,老狼的脑袋被这一瓶子直接开瓢了血伴随着红酒从他的脑袋上流了下来。

  我这一下打的很用力老狼被我这一瓶子直接给干倒了,整个包间里面全都愣住了,其实当时我自己都有点蒙,我他么竟然打了黑社会,这在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但是今天为了杜春晓我竟然打了黑社会,难道我是真的喜欢上杜春晓了吗,真是喜欢到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彪子愣神之后首先反映了过来指着我骂了一句。

  我当时也豁出去了,既然打都打了怕也没什么用了,我手里还抓着半截的红酒瓶子,我看过电视上很多都拿着这东西捅人的,当即就对着彪子指了一下回骂了回去。

  “好意思说自己是黑社会,就他么会欺负女人,有本事冲你老子我来。”

  我这一句话显然也吧彪哥给激怒了。

  给我弄死他。

  然后他身后的站着的那俩人就朝着我冲了上来。

  我手里握着半截的酒瓶上面的碎玻璃非常的锋利,我朝着那两个人挥舞了两下心中已经想好了谁先冲上来我就先捅谁。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两个人竟然一起朝我冲了过来,我知道今天吃亏是肯定吃定了,也不管不了这么多了朝着其中一个人就捅了过去,我还是第一次捅人,当时心里还真是有点害怕所以捅出去的同时我就闭上了眼,心里想着应该会流很多血吧,会不会喷到我的脸上。

  但是我没感觉到捅到人我的脸上就挨了一拳,这一拳很重我一下就倒在了沙发上。

  我还是经验不够丰富啊,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只脚朝我踹了过来,沙发就那么点地方想躲都躲不过去然后我就被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那两个人显然经常打架,这一下踹的我差点喘不上气来,但是那两个人却没想这么放过我朝着我就连着踹了好几下,我身上很疼心里涌上一股怒火,我手里攥着那半截酒瓶子朝着那朝我踹下来的腿就扎了过去。

  噗的一下,那人朝着我踹下来,我用的力气也大,那一瓶子正好扎在那人的大腿上,我感觉是扎了进去,酒瓶子直接碎了,我手上一疼就感觉到有东西流到了我的手上,我知道手被玻璃划破了。

  但是那个人也不好受,叫了一声抱着自己的腿就摔倒了,因为站不稳直接摔在了包间中间的玻璃桌子上。

  哐当一声将桌子砸碎了,声音很大,包间里到处都是碎玻璃。

  我这还是第一次闹得这么大,看着那人腿上呼呼的出血我也有点懵,就在这时候忽然感觉到脑袋上疼了一下,我也摔在了地上,我的脑袋碰到了一块碎玻璃上也流出了血,顺着脸流到了我的眼睛上。

  R酷T匠网;%永》久H免费t$看…◎小…$说/

  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周围一片安静。

  我心想是特异功能来了吗,时间要停止了吗,要是真的这样的话我一定要报复,我要捅了彪子,我要弄死他,当时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此情无关风月说:

  大家感觉硬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