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课下课后我们一起去上厕所,一起在厕所里抽着烟商量怎么办。

  “桦哥这可咋办啊,提前跑不了了啊。”王林紧张的问我。

  鲁修说,怕个毛啊,是在不行就给他干了,都是一个头俩胳膊谁怕谁啊。

  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说,下了课啥事都不要做了,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往学校后面跑翻墙出去,那些校外的人肯定不知道我们学校后面能出去。

  鲁修看着我不屑一顾的说,桦哥这样是不是太怂了点。

  我说,你特码爱装*自己大大方方的走前门试试,我可是听张欣婷说了对方来的人不少,我们现在就三个人能办得过人家吗。

  鲁修听我这么一说也蔫了,他这个人猛是比较猛就是脑子少点。

  更m新最快WL上酷#匠网5

  鲁修说,那还是听你的吧。

  我说,我就不信那个黄毛这么牛,张成龙是怎么被打服的,找们就找机会打他的单。

  两个人全都点头同意,但是看的出两人也很郁闷。

  第四节课班主任果然来看着我们复习,我们学校的下午第四节课原本都是自习课,是我们说话聊天的时间,现在班主任一来全都变成了努力学习的三好学生,拿着一本书摇头晃脑的装的很像。

  我也拿着一本书装模做样,心里却在担心今天晚上的事,我总是预感今天晚上的事不会这么简单。

  何大奶站在讲台上看着我,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被胸前的丰满顶的鼓鼓的,下身穿着一件稍稍篷起来的蓝色裙子,将膝盖以上全都挡住,脚上就是一件黑色的高跟鞋,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经意的朝我看两眼,我心说你个**看个毛啊,明天就是星期天了,到时候看我怎么干你。

  离着下课的时间是越来越近了,我发现周文张成龙等人也有意无意的朝着我的方向看,我心说尼玛难道这些人也知道今晚黄毛的人要堵我吗,要不然看我干什么。

  我心中稍稍感觉有些不太好搞,既然连周文这样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恐怕今天来的人不少,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下课就从学校后面翻墙走,我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快到下课的时候,班主任何大奶又说话了。

  “我今天还要说一件事,那就是关于我们班级的卫生问题,我说过要罚杨桦和王林两个星期的值日,难道我的话现在不管用了吗,你们两个打扫的一点都不干净,甚至有一次弄得乱乱糟糟的就走了,门口没有锁。”

  我知道何大奶说的这件事就是上次在教室里和张成龙打架那一次,那一次我们打完了就跑了,教室里自然弄得非常的乱。

  何大奶看着我和王林的方向继续生气的说,所以今天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打扫,打扫完了才能走,不然的话我让你们两个扫一个月。

  我差一点直接骂出来,何大奶是不是和黄毛那些人是一伙的啊,现在就是想故意的将我们留下,看来今天想早走已经是不有可能了。

  我看向王林和鲁修他们两个也在看我,脸上的表情差不多的难堪。

  这时候下课铃声想起所有人都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何大奶竟然依旧站在讲台上没有走,就这么一直看我和王林,我知道何大奶是想监视我们打扫完卫生呢。

  她站在讲台上对着我笑了一下说,现在你们可以干活了,我要给你们检查,直到我检查完了你们才能走。

  我心里那个气啊,我心中对何大奶骂了无数遍,但不管怎么骂是现在该怎么干活的还是要怎么干活,我只想赶快打扫完了教室赶紧跑,但是我一边扫地何大奶就在一边朝着我嘟囔。

  “杨桦你下次要是考试再给我拿个倒数第一,我肯定让你给我滚蛋,就会给我班拉分,你说你还要点脸不要了。”

  我心说,是谁不要脸啊,你身为一个老师干的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吗,我手机里可以还有视频呢,但是我现在不想和她多废话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没想到何大奶是越说越上劲了。

  “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猪脑子,真不知道你爸妈生出你来干什么,你就是一天遭粪的机器,我要是你啊早就自己一头撞死了。”

  何大奶越说越难听,鲁修和王林全都朝着我看,他们肯定认为我会忍不下去,但是我忍了,不管说什么我都忍了,何大奶你给我等着,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明天就是星期天,我一定要报复回来,我要让你乖乖的成为我的**玩物,我要*死你,对,你不是喜欢穿职业装吗,就是让你穿上现在这一身*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此情无关风月说:

到考试季祝考试的亲们考一个好成绩,上班的亲过一个愉快的双休日,加班的亲们有一个好心情。 酷匠网的好书其实不少,就是因为人少写起来没劲所以扑街了,想想也真是可惜,写书的作者,一为了爱好,二为名,三为了钱。写了东西没人看爱好也难以坚持,写好东西没人看难以出名,写了很多没人看自然没钱,小说网站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有好的编辑,专门负责挖掘好书的人,看到潜力作品就好好的包装,至少不要让人以为是没人管没人问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