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个擦,表姐不会是昨晚还没有醒酒吧,现在跟我说话的尺度越是越来越大了,但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相信表姐的话那真是自寻死路。

  我说,你现在露的还少吗。

  她现在只穿着一条睡裙,而且我还知道她肯定没有带文胸,把我刺激的够呛。

  表姐朝着自己的身上看了一下,好像没有发现自己穿的有什么不妥说,我就喜欢露给你看怎么了,反正你是我弟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我擦,我这表姐真是不一般,面对如此彪悍的表姐我竟然无言以对。

  我说,你肯定又是想骗我,我才不上当。”说完我就想转身离开,没想到却被表姐一把给拉住了。

  $g酷=匠网3唯Wk一正版,6w其w他~/都{:是$盗!版!

  她说,你还没有帮我改qq密码呢,难道你忘了。

  我被表姐拉进了房间里面,我坐在电脑前边表姐却拿着鼠标,电脑依旧是没有关,看来昨晚表姐一晚都没有发现,我敲了一下回车电脑就亮了起来,那个白色蕾丝内衣的网页一下出现在了主页上,我竟然忘了这一茬了,这网页还是我帮表姐打开的,表姐看到这网页脸稍稍有点发红,急忙用鼠标给关了。

  我假装不知道的说,刚才那个内衣挺漂亮的很适合你啊。

  表姐假装生气的说,你说适合就适合啊,你知道什么型号吗?

  我朝着她的胸前看了一下说,那是当然,我目测一下就清楚了。

  表姐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快点给我改密码。

  我就知道占表姐的便宜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打开他的qq帮她改密码,她就站在旁边俯着身子看着,不时问这问那,我不经意的扭头瞥了一眼竟然就看到表姐睡衣中的一切,睡衣原本就宽大再俯着身子简直是让我看的一览无余,昨晚我就是摸到那里了,当时没有感觉没想到竟然这么大,看来那件胸罩我是帮表姐选小了。

  我将原来的密码换了一个新的密码,但不管改多少次不还是一样,我还是想上就上。

  我用心的密码帮表姐重新登入,表姐看我改好了密码终于高兴了一些说,终于换密码了就不怕被人上号了,也不怕被人删好友了。

  我不敢接茬,因为她的号就是我上的,好友也是我删的。

  这时我看到她上面的企鹅一直在闪,我随手点开就看到还是欧阳空靖这货发的消息,宝贝我又想你了。

  真恶心,你一个大男人丢不丢人绝对是一个伪娘。

  我问表姐这货是谁啊。

  表姐说,用你管呢,改完了密码赶紧走吧。

  我不死心的问,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表姐一副抵死不承认的样子说,你管得着吗。

  我接着问,你们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那个了没有。

  表姐怒气冲冲对着我骂道,你想死是不是。

  然后我就被表姐从房间里面打了出来,我很无奈,看来表姐和这个欧阳空靖真的和好了,表姐不想说我问也是没用。

  我心中有些郁闷早饭都不想吃就出门去上学,表姐出门送我,在公交站牌等车时候,表姐告诉我今天她也要回学校去了。

  我说,学校离着家这么近你干嘛要住校啊?

  这件事我也是比较好奇,但是表姐没有说,好像有什么欲言又止的。

  我心里更是疑惑,难道说表姐和那个欧阳空靖住在一起了吗,我艹,要是真的那样我一定把那小子好好打一顿出气。

  我心情郁闷的来到学校,这一天张成龙依旧还是没有来上学,看来上一次被我们打了轻,只要是张成龙不在班里另外几个小子就不敢狂了,看到我们三个人也是主动的避让,这倒是让我非常的高兴。

  周文昨天被我们打了之后也老实多了,一下课就出去快上课的时候才回来,也不知道搞些什么,在班里好像没有人敢跟我做对了,但是我却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班主任依旧穿着非常性感的衣服来上课,白衬衫短裙黑色袜看的我心里痒痒的,但是想到周天晚上我和她的约会心中不禁有些兴奋,到时候我肯定也让何大奶穿上这一身的衣服,那样才刺激。

  我正想着星期六晚上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蹂-躏何大奶的时候,鲁修却走到我的身旁说,桦哥我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太对劲。

  我问,什么事不对劲。

  鲁修说,刚才我上厕所时候看到周文和五班的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这小子现在是跟五班的卢林混了,上次动手的时候不是就有卢林吗,周文这货不是想找卢林办我们班吧。

  周文比张成龙还贱,现在使劲巴结卢林,还真是有可能要办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此情无关风月说:

  大家能不能把撸撸也投给我,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