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都忘了我了我就不告诉你,下次在床上的时候知道就行了。”

  班主任回复:“我现在就有时间啊,要不然一起出去喝咖啡啊?”

  我一看就知道班主任肯定又春心荡漾了,但我知道一见面肯定露馅,随口胡编:“我今天加班啊,能上网聊聊天就不错了。”

  “要不然我们就晚上呢,今晚我有时间啊。”

  我吃惊真没想到我班主任这么开放,我简直是有点太低估她了,急忙敷衍道:“但是今晚老婆看的紧,有时间我会找你的。”

  班主任发了一排失望的表情。 我心中暗笑,班主任这么饥-渴不知道能不能套出一些什么来,我想了想回复道:“你不会现在还没起床吧,要不然你给我发一张美照看看。”

  “讨厌,人家早就起床了,你想看什么照片啊?”

   我感觉有戏回复道:“我现在也是想你想的不行了,当然是尺度越大越好,最好能让我对着照片撸一发。”

  “你真坏竟然对着人家照片这样,不过照片怎么刺激呢,不如我们打电话我叫给你听啊?”

  我的心又疯狂的跳了起来,谁能想到这就是平时严肃认真的班主任啊,说实话我倒是非常想听班主任叫床的声音,但一打电话那还不露馅了。

  “不行啊,现在上班呢,能看看照片就不错了。”

  “那好吧。”班主任发了一个失望的表情,不一会就真的发过来几张照片,照片上班主任躺在床上穿着性感的丝袜,摆出各种造型,看的我差点流鼻血,想起我手里的那段视频我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看着视频撸一发。

  我知道现在给班主任要更大尺度的照片有些不太现实,这种事要循序渐进,我怕我说的太多容易露出破绽,需要先吊着她,所以就说我要去看着照片厕所撸了,然后就下线了。

  看着班主任发过来的那些照片我的心砰砰乱跳,感觉我的血压都急剧的上升,这时候忽然感觉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树上刚才还吵闹的蝉鸣声也听不见了,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忽然之间也停在了路上,甚至连车后冒出的烟雾都静止下来。

  “见鬼!”我吓得大叫了一声,却发现周围又恢复了正常,蝉在叫,公路上的汽车也在行驶,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

  想起上次在学校门口和黄毛五个人打架的时候,就感觉五个人的动作缓慢,刚才又出现了那种情况让我心里很是害怕。

  “完了完了,我虽然没死但心脏肯定不行了,又被那些假医生打了一针,脑子肯定是坏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对这姓段的那个主任就是一顿骂,从八辈祖宗骂到了下边好几代,轮番诅咒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想起那个周芸又对周芸一顿骂,本想将那些人全都骂一遍,忽然想到赵雯和李果儿不能骂。两个人本来就不知情,而起李果儿还和我那么激情过。

  “可惜啊,没有要到赵雯和李果儿的qq号,真是一大损失啊。”

  想到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李果儿和赵雯,我的心情有些低落,再没有了看何艳艳-照的欲-望,走下公路顺着一个方向往前走就。

  走了十几分钟竟然看到了一个公交站牌。这可把我高兴坏了,等了一辆通往县城的公交车坐了回去。

  下了车我第一件事就是到昨天大巴车停放的地方看看,果然那个地方已经人去楼空了,站在原地又是一段臭骂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走了那么久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只能用我原本就仅剩不多的钱吃了一顿饭,看了看和鲁修王林约定的时间还早就晃荡近了网吧。

  玩到下午四点多才从网吧出来,算是彻底花光了我的那一百块钱。

  我朝着和鲁修王林三人约定的地点而去,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五点,所以我一点都不着急慢慢的走着。

  忽然看到迎面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我一眼就认出那是张欣婷,此时的张欣奕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露着我雪白的肩膀和一段小腿,头发披洒在肩上看起来很是好看。

  另一个人是一个中年妇女,看样子三十六七岁,保养的不错穿的也很时尚,从容貌上来看倒是和张欣婷有几分相像,应该是张欣婷的母亲。

  两个人正在逛街,有说有笑的看来心情很不错。

  我看到张欣婷就想起我在校门口的那顿打,现在我脸上肿的还没完全好呢,我心中生气就想报复张欣婷一下,我心中有了主意就朝着张欣婷和我母亲走了过去。

  张欣婷,这次有你好看的!

  h更h新6最快i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