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想怎么办?”

  表姐自信的笑道:“那你就不用管了。”然后她就关上门转身跑了出去。

  “爸、妈,你们可回来了刚才杨桦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到了,摔得鼻青脸肿的。”外边传来了表姐惊慌失措的喊声。

  酷Q匠;{网*r唯5c一正版n,#其他都、◎是、)盗B版&\

  “我擦,又是这一招。”我很无奈,每次打架让表姐打掩护好像她说的都差不多,什么骑自行车摔倒了,走路滑到了、看美女撞电线杆之类的,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只要表姐这么一说舅舅和舅妈就从来不会怀疑了。

  “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舅舅首先走了进来查看我的情况。

  “没事了,摔了一下而已几天就好了。”我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还说没事,你看脸摔得这么肿,快点去那碘酒擦一擦,再喷点云南白药。”看的出舅舅对我还是很关心的。

  我的舅舅叫李青山是我母亲的亲哥哥,兄妹俩感情最好了,所以我的母亲将我嘱托给李青山的时候,他就发誓要将我培养成一个人才,但是我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差这让他非常的生气。

  我屁颠屁颠的去拿碘酒,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心来,舅舅没有怀疑,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我脸上喷了点云南白药感觉舒服多了。

  董玉凤一阵忙碌整出来几个菜,晚饭开始了,“杨桦你脸上的伤真是摔的吗?”董玉凤看着我脸上的伤有些怀疑,她从来就没给过我好脸。

  我就怕董玉凤问东问西,就算我真是摔得也能让董玉凤问出一个打架来,我不是怕董玉凤,只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不然我上哪住去啊。

  “哎呀妈,这还有什么假啊,当时我刚洗完澡吹头发呢,看着杨桦走进浴室的,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滑到了,就成这样子了。”表姐急忙出来打掩护,撒谎的技术很是专业,真不知道她小时候是不是经常骗她妈。

  此时的表姐头发随便的扎了一个马尾,随性而又好看,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开领短衫,露着天鹅一般漂亮的脖子还有脖子下诱人的锁骨,活动的时候还能看到短衫下露出的一小节平整光滑的小肚子,下身是黑色的蓬松短裙,腿上穿着一条蓝色的丝袜,因为是在家里的原因所以比较随意,偶尔被我看到一点美景都不会知道。

  我这个表姐总是喜欢穿各种样式各种颜色的丝袜,在我面前又非常的随意,每次看的我都是心痒难耐欲火焚身,只能靠冲凉水澡解决,每当这个时候表姐都会很得意,也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今天我看过了表姐的身体,再看到她穿着漂亮丝袜的样子,内心更是冲动不已,但此时舅舅和舅妈就在旁边我当然是不会有一点的动作,难受也只能忍着。

  “是啊,浴室的地板确实太滑了,当时我们安地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好呢。”舅舅也没有怎么怀疑,我是他从小看到大的除了最近几年成绩下降的很厉害之外,他不认为我会有其他问题。

  “你小子只要不在外边打架就行,学习差大不了损失点学费,要是出去打架,真要是打坏了人家我们还要赔钱。”董玉凤本着一张脸一边吃饭一边说着。

  我一直没有说话,听到这说了一句:“知道了,我不会在外边打架的。”

  表姐看了看我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当然是说,这些全都是我的功劳。

  我以为这一次终于糊弄过去了,心里终于放松了应该可以过一个好的十月一。

  这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董玉凤急忙起身去开门,我心中有点诧异这时候会是谁来了。

  “你好,杨桦是住在这里吗?”

  “是啊,请进来说吧。”

  “哦谢谢!”

  随着声音一个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下身黑色短裙丝袜的女人走了进来。

  我一看这人脑袋都大了,心里知道这下完了,来的是我的班主任何艳。

  何艳依旧穿着今天白天的那一身衣服,白色的衬衫,黑色短裙和黑色丝袜,丰满的胸前好像要把衬衣的扣子撑开,但此时我已经无心欣赏了,这何艳是说过要来家访,谁知道来的这么快,我考得那点成绩要是让舅舅知道了,那肯定还会挨一顿胖揍,而董玉凤也有了赶我走的理由。

  “何老师你怎么来了?”我急忙迎了上去,希望能在何艳面前表现好一点,何艳能在接下来的话中口下留情。

  何艳看到了我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想搭理我。

  舅舅也急忙迎了上去给何艳让座,何艳连忙摆手,一脸的严肃的说:“没想到你们在吃饭,那我就不罗嗦了,今天来做一个小型的家访,简单的给你们说说杨桦在学校的情况。”

  我知道自己这下算是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此情无关风月说:

求追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