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这一式天外来客——掌推华山,具有独特的魔力,将它融入之后,整个一掌,就如拥有了灵魂,每一记掌影,隐约都有锁定方玉生气机之势,令得方玉生也是脸色阴沉。

  第四掌彻底展开后,朵朵白云形成一层层云障挡在方岳身前,竟然将方玉生的拳力直接化解了接近三成,紧接着云障更是扩散而出,直接将方玉生覆盖在内,将他的感官,也生生压低了数成!

  此消彼涨,双方的差距,瞬间被缩小了大半,即使方玉生仍能取胜,但却绝不会太轻松,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才行。

  “吼吼吼!”

  方岳似乎能听到神力化成生龙活虎,在体内大声咆哮,掌掌如有神,击出之后,掌影竟是自发地向着对方的攻击撞击而去,使得他消耗的心神,锐减了数成。

  “轰轰轰!”

  拳掌交击,声声巨响如雷,方岳如被巨锤砸中,嗵嗵地向后狂退,每踏下一步,脚根都深深陷入坚硬的石地之中,可见他承受的力量,是多么的惊人。

  方玉生虽然立住,但也被定在原地,根本没有余力进攻。

  “呱!”

  就在此时,躺在方玉生脚下的小紫鹏突然箭矢般冲出,对着方玉生胯下就中一啄。

  “小畜生,你找死!”

  是个男人,都将自己的命根看得极重,方玉生虽然能肆意攻击他人的下体,可自己的下体被小紫鹏啄击,却不由得勃然大怒。

  他大喝一声,鼓起余力,再次向小紫鹏的脑袋砸去。

  可他刚刚发招,小紫鹏身上突然闪耀出夺目的紫光,超高的亮度,几乎将他的双眼刺瞎,更可怕的时,小紫鹏的速度,瞬间激增了数倍有余!

  “嗤!”

  “啊!!!”

  一声皮肉撕裂的闷响传出,紧接着方玉生就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俊脸痛得又红又绿,豆大一滴地汗水不停冒出,身体就像炸红的虾米,弯曲成一团,双手抱着胯下,又跺又跳,那样子,哪还有一丝云淡风轻的模样?

  “走!”

  方岳又退了数步,才勉强将身体止住,见方玉生痛成那副德行,心中不由大大解气,见小紫鹏贼头贼脑地盯着方玉生的痛处,似乎还想再下痛手,连忙喝止,翻身跃到它的背上,一同向飞狰杀去。

  他们原本被方玉生的玄阴剑伤得遍体鳞伤,虽然此刻都暴发出了未知的潜力,但方岳非常明白,这种状态,绝不可能持久。

  方玉生虽被伤到下体一时疼痛难忍,但看他那模样,并未被完全命中要害,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克制下来,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疯狂的反击,所以此刻必须趁机远离。

  此时小猕猴的情况十分危急,虽然要论双方的血脉,仍是它略胜一筹,可它即使放大身躯,也不过相当接近五重的实力,而飞狰却是六重,这种差距,有如鸿沟。

  它身上到处是飞狰留下的咬痛,密密麻麻的血洞,令人心惊,此刻它又被飞狰一口咬住,任它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只能任借本能挥舞四肢,挡住来自飞狰四爪与双翼的伤害。

  “呱!”

  见到同伴落难,小紫鹏全身紫羽轰地炸开,尖叫一声,身上紫光大作,速度飙升,巨喙大张,狠狠向飞狰颈后啄去。

  相伴这些天,方岳也将小猕猴当作了忠实的伙伴,见它被摧残,心中也是格外愤怒,四道神纹一闪,挥掌就是最强的第四掌,向飞狰的要害拍去。

  “吭!”

  飞狰感受到威胁,只能将小猕猴松开,纵向一旁,避过小紫鹏与方岳的攻击,发出石头碎裂般的吼叫,双眼喷火,四爪不停刨地,五根尾巴啪啪地甩动,就如困兽一般,随时准备发起携敌同亡的攻击。

  “嚯!”

  方岳正在打算,要不要趁方玉生虚弱之际,将飞狰灭掉,突然荒谷方向,传来一声愤怒的啸叫声,竟是祁云苍的骏鸟,打通了洞道,追杀了过来!

  “糟糕!”

  方岳与小女孩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这里地势狭窄,想从方玉生身边突围,绝无可能,而另一个方向,骏鸟正极速靠来,他们刚刚赢得生机,没想到马上又重新陷入了绝境。

  方岳脸色不停变幻,突然一咬牙,一拍小紫鹏,竟是向被轰塌的间壁冲去,只要穿过轰出的缺口,就能进入到另外一条通道。

  在刚刚的战斗中,他发现方玉生似乎对这条通道涌出的黑气极为忌惮,而自己这方,他与小女孩梵轻烟完全可以免疫黑气的伤害,小紫鹏,对其的抵抗力也不算太差,即使是小猕猴,对黑气的抵抗力,也比敌方强得太多。

  “吱!”

  很快,他们冲入了缺口之中,方岳正要带领大家向另一个出口冲去,小猕猴突然尖叫一声,似乎极是抵触,竟然与他们背道而驰,直径向荒谷方向冲去。

  “吱!”

  见到小伙伴离开,小紫鹏的鸣叫非常哀伤,方岳沉思了数瞬,狠下心肠一拍小紫鹏,摧促它深入黑气之中。

  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朗,无论是骏鸟还是方玉生,都是冲他而来,分开之后,小猕猴极有可能不会受到追杀,并非没有生机,如果他决意去追小猕猴,必然会被骏鸟截住,他们谁都难逃一劫,该怎么抉择,他当然非常明白。

  “嚯!”

  果然,他们深入百丈之后,骏鸟不顾自身安危,发疯般地冲入黑气之中,之前的过程中,并没有听到小猕猴发出的声音,看来是双方错身而过,骏鸟因为急于追杀方岳,没去为难小猕猴。

  虽然低估了骏鸟杀他的决心,得知小猕猴安然逃脱,方岳此时仍轻了一口气,小紫鹏也发出一声欢鸣,向黑气中全速飞去。

  越深入,空中的黑气便越浓郁,飞行了数里之后,后方不再有骏鸟拍翅的声响,看样子对方终于支撑不住,要么“毒”发身亡,要么被迫撤出了。

  “呱!”

  这时,小紫鹏也显得有些不支,身上的紫光快速消退,它的紫羽,开始泛起黑色,身体也打罢子般颤抖起来。

  更“}新最r快(上}r酷匠…网

  方岳用手摸摸它的额头,发现像块火碳,烫得吓人。

  “怎么办?”

  现在还有紫光护体就成了这样,要是等紫光全部退散,那不得跟坠落在荒谷中的禽类一样,从内而外,焚烧至死?

  “一定有办法……”

  方岳脑子飞快的转动,分析着自己能免疫的种种可能,突然之间,脑闪过一道灵光,他现在正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之下,这种状态,使得他的脑力超常,而从刚刚的情况来看,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他的血脉。

  到现在,他虽不知道自己的金符竟然有近千道轨迹,但也越来越明白,自己的血脉虽然稀薄,但绝对有种种不凡之处,于是当机立断,用穿肠将手掌划破,迫出血液,令小紫鹏饮下。

  一开始,小紫鹏还有些抗拒,可当它将第一口血饮下之后,不单黑气对它的侵蚀马上减弱,而且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欢腾,拼命地吸收着方岳血液的精华。

  身体的需求,使得它的味觉也似乎发生了变化,方岳的血液就像琼浆玉液,竟是令它食指大动,张嘴猛吸起来。

  “嗞嗞嗞!”

  到最后,小紫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竟在短短的时间内,吸去了方岳近半成的血。

  尽管方岳身强体健,可失血的速度太快,也令得他脑子有种晕眩的感觉,见小紫鹏一副迷醉的模样,只能将它含住手掌的喙掰开,又运功恢复了数个呼吸,才回过神来。

  还好,被吸去的血量还在身体承受的范围之内,经过一番调息,他并无大碍,而小紫鹏吸了他的血之后,精神面貌大不相同,不单紫羽上的黑气消失了,而且紫光也比往常耀眼了数分,称得上是精神焕发。

  “呱!”

  小紫鹏兴奋得尖叫起来,它感觉吸收了方岳的血液之后,它的血脉又提升了几分,而且源自兽宝的很多记忆,也像揭开了迷雾,变得清晰起来。

  小紫鹏不惧黑气,一路上变得非常顺利,整个通道没有任何生灵,他们很顺利地从通道穿过,来到一个里许广阔的山谷中。

  此时已是夜间,山谷四周又是千丈峭壁,再加上谷中黑气弥漫,按理说该是漆黑一片,可不知为何,星月光辉似乎特别钟爱这个山谷,齐齐洒落下来,将它照得还算亮堂。

  仔细打量一番后,方岳决定就在这儿暂住下来,这一路上,他们一直是向北,现在极有可能已经处于绝林的腹地,甚至已经到达了绝林以北,接近禁忌之地——殒神渊,夜间外出,太过危险,而谷中的黑气,对他们来说,无疑是绝佳的保护屏障,这里显然比外面安全。

  殒神渊的核心区域,当然是一条深不可测的深渊,但从广义来说,殒神渊是指深渊四周数千里的范围,包罗着种种地貌,绝大部分是非常险峻的高山,不少远古血统盘踞其中,别说是小小的方岳,即使当初在腐水峡遇到的那个血色巨人,也不敢在殒神渊区域随意乱闯。

  “咦,黑气似乎从那个山崖下传出来,很显然,黑气的发源在就在这里,怎么谷中的黑气却并不浓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