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普通的剑光,以方岳与小紫鹏的体魄,倒也还能勉强支撑一时,可这些剑光附带着玄阴属性,入体之内,全如一条条冰蛇向骨肉中钻去,所过之处,血脉完全被冻结,肌肉更是完全失去了知觉。

  “吱!”

  小紫鹏变成了血鸟,它尖啸一声,全身血水飙射,想要竭力将兽宝激活,召出巨鹏虚影,护持它与方岳,可惜这一天之内,兽宝被激活太多次,这次无何它如何灌入神力,都是没有一丝反应。

  方岳只感觉阵阵晕眩袭来,双手全凭本能在作战,实质已经完全麻木,小女孩与小猕猴也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这一战,他们已无活路。

  方玉生此刻反而一脸沉静,到此时,他已没有必要浪费口舌,只需要再施几剑,就被将方岳的防守完全撕裂,将他与小女孩、小紫鹏一举击杀。

  “去吧,你不该与我生在一个时代!”

  又是几剑过后,方岳的防守已经溃不成型,方玉生似乎有些婉惜,轻叹一声,手中的剑,却是穿喉而来。

  “不!”

  小女孩在方岳怀中尖叫,似乎就要失去最珍爱之物,可惜她现在连蕴力一重都不可,空有一身奇功异术,空有一炉稀世珍宝,却连一样都动用不了。

  “嗡!”

  就在方玉生银剑穿喉而至时,方岳心室中的神纹似乎达到了某个临界点,突地一震,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轰鸣,一阵璀璨的神辉从其上扩散而出,很快传遍全身,竟是将全身的血液都点光了过来,血液金光灿灿,渗出种种生命的异能,方岳的身体,竟在一刹那间,神奇地被“激活”过来。

  “唰!”

  一种无比温暖的力量,使得方岳精神百倍,脑子的推演能力,也突然提升了数倍,绕着那截掌招不停飞舞的三百掌式,也是变得无比清晰,其中有一成左右,开始射出越来越强的光华。

  然而他脸上却没有表露一丝,目光依然是那般坚定,唯有当对方银剑快贯喉而入时,左手的穿肠突如惊虹贯日,只听“嚓”地一声脆响,方玉生的银剑被削成两断。

  银剑一段,漫天的剑光极速溃散,他们的危机,得到了全面的缓解。

  方玉生感觉手上一轻,知道糟了,他快速退开一步,冷冷瞄了银剑一眼,竟也神色不变,随手将剑扔掉,对着与小猕猴恶战的飞狰打了个响哨,马上挥拳向方岳攻来。

  他已经足够谨慎,之前一直是围而不攻,就是感觉到穿肠的不凡,方岳突然“起死回生”,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他自认为已经做到最好,所以尽管宝剑被斩,心中却是半丝波澜不起。

  他的拳法,叫寒冰拳,也是一门绝学,如果大成,威力不下于玄阴剑,可惜他精力毕竟有限,所以这寒冰拳,距离大成,还有一丝之差,所以拳力并无属性。

  “看来,胸坠定是被你激活,胸坠传承者,可然是不可小瞧!”

  不论什么场面下,方玉生总是一模心有成竹的模样,他的拳势如狂风暴雨,说话的语气,却是语气平和,侃侃而谈。

  此刻,方岳承受的压力,丝毫不小于刚才,虽然没有属性,但对方明显加大了拳招中的力度,拳拳如飞天流星,又如浊浪排空,一拳击出,似乎天地在随之而动,给人极为可怕的压迫感。

  他是蕴力六重,而方岳不过蕴力四重,如果全力出击,方岳极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但他心存顾虑,方岳的穿肠剑是黄阶上品,太过锋利,只要方岳临死之际给他来那么一下,极有可能要了他性命。

  所以他的拳招看似势大力沉,却极有分寸,就如方才一般,编织成一张大网,将方岳与小紫鹏活活困在其中,如茧中的飞蛾,怎么都挣脱不得。

  这自然正中方岳下怀,他竭力施展出排云三掌,脑海中,却不停地观想着那一截掌招与三百掌式,那些亮起的掌式闪耀出夺目的光华,当达到极致时,渐渐有的掌式上光华突然熄灭……

  “轰轰轰!”

  一时间,空中拳掌交错,密纹交织,云遮雾绕。双方攻击的对轰,掀起一阵阵狂风,甚至将数千斤的巨石都吹飞,不停地砸在附近石壁之上,地动山摇。

  “想不到,你的武技,竟然如此清深。”

  方玉生死死压制着方岳,再次侃侃而谈,言语中透露出一丝欣赏之色,语气真诚,倒不像是作伪。

  能真心敌人喝彩,不论他人品如何,此人的气度,确实是方岳两世为人所首见。

  方岳当然不会因为对方的欣赏兴起什么波澜,他竭力挡住对方的拳势,小紫鹏在他身下,偶尔也与他配合,利用喙与爪,助他破解对方的拳招。

  在激战中,脑海中闪亮的掌式终于定格在那截掌招之上,可遗憾的是,定格的只有十九个掌式,还有最后的一环,却是空缺,黯然无光。

  得知这个结果,就算是方岳心志如钢,也不由得脸色一黑,如果能临战悟出排云第四掌,他的掌力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将提升三成多,如果突然发动,有极大的可将对方的防线撕开,设法逃出。

  方玉生敏锐地捕捉了到了方岳表情的变化,虽然他不知道方岳在为什么恼怒,但他推理出,方岳必定是还有其它手段,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施展出来。

  方玉生做事,习惯滴水不漏,一推知方岳可能还有翻盘的手段,竟然不顾穿肠剑的威胁,再次加大拳力,如狂风暴雨般向方岳攻来。

  “呼呼呼!”

  酷yk匠$b网永*久sT免费看*小rG说ep

  他的寒冰拳虽然没有练出属性,但也相差不远,大加拳力后,拳势搅出阵阵寒风,又令得四周的气温徒降,射出的拳劲,要是击在两旁的石壁上,必定会留一个雪白的冻痕,然后传出声声碎响,坚硬的石壁在拳力的冻结之下,慢慢龟裂,变成碎石散落下来。

  “呼呼!”

  方岳使出浑身解数,可对方的拳势实在是太过强势,刚刚将两记拳影击碎,来不及变招,便有数个拳影趁虚而入,直奔他腰胯而来。

  胯部,是神裔最大的要害所在,如果被击中,方岳必定会马上失去反击之力,被对方活活虐杀。

  可他力已经用老,即使仓促变招,也是力有不及,仍难道身死的结局。

  “呱!”

  就在拳招快要轰正之际,小紫鹏猛地发出一声悲鸣,脖子一伸,竟是用头部硬当击入方岳胯下的一击。

  “砰!”

  毫无疑问,小紫鹏被一击重创,脑袋无力地甩出,然后身子一软,向下坠落。

  方岳与小紫鹏心灵相通,这一击的痛楚,他感同身受,感觉魂魄都快被轰裂,七窍之中,鲜血狂飙,可就在此时,另一个拳影,又向他胸膛夺命而来。

  “不!”

  自从晋升三重以来,方岳何曾吃过这种大亏,紫前即使是面对九重的祁云苍,局面也总在他的掌控之中,感觉小紫鹏的生机快速地衰弱下去,他的愤怒彻底被点暴,竟然是不顾还缺最后一环,直接挥掌,将残缺的排云第四掌击出。

  “呜呜呜!”

  一式式飞快击出,神力以那一截掌招独有的轨迹起伏,所有掌影汇成朵朵白云,向着夺命而来的拳影迎去,声势徒增了三四成。

  方玉生骇然,方岳却是有苦自己知,缺失的是第九式,现在已越来越接近,一旦在轮到它时找到不合适正确的掌式,整个掌法会嘎然止住,不说对方的攻击,即使是掌法突然中止的反震,也够将他的腑脏震成重伤。

  “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绝招!”

  方玉生脸上终于露出了郑重之色,拳招再次一变,放开对他的包围,全力出击,直奔他要害而来。

  一式式流转而过,转眼已经是第七式,掌上的变化虽多,其实从发招到现在,才不个几个瞬间。

  “呜呜呜!”

  此时,方岳完全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他甚至连对方的拳招,都不太刻意捕捉,而是将所有的心神,紧锁于脑海那一截掌招之上,所有熟知的基础掌招同时在他脑海中飞舞,试图在第九式来临之前,将第四掌补全,力挽狂澜。

  方玉生迫于排云第四掌的压力,此刻也是全神灌注,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在他们身旁,小紫鹏的脑部,此再正透出一种高贵的紫光,它本衰弱的气息,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回升。

  “第八式!”

  一道声音在方岳脑中惊雷般炸响,第八式就快结束,而且方玉生的数道拳影,也在携着上万斤的巨力,狂砸而来。

  就在这一刹那,一种淡金的光泽,自方岳血液深处透射而出,整个世界似乎停顿下来,而方岳脑海中飞舞的掌式,却是蓦地提升了千百倍!

  “就是它!”

  就在第八式结束的那一瞬间,一道看似普通的掌式暴射出夺目的光辉,变得无比巨大,将方岳的脑海填满。

  竟然是前世涉猎的太极掌第四式——掌推华山!

  “排云第四掌!”

  就在这一瞬间,排云第四掌终于融汇贯通,掌推华山行云流水地展出,整个掌招毫无滞涩,一气呵成,使得整个拳力,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有上升,整整达到了基础拳力的四倍有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