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知道,洛云夕的实力不在方戈之下,同样是淬体前期,是部族三位老祖之下有数的高手,但他们也知道,自从嫁给方戈之后,洛云夕自愿相夫教子,极少插手部族的事务,平时很得众人的敬重,现在她怎么会飞驰数百里,只身到这东兽王林来?

  “方铁雄那狗东西,勾结外人,谋害岳儿,这事你管还是不管!”

  还没现身,洛云夕火药味极重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令林中众人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方戈与方铁雄不和,人尽皆知,但之前即使斗,也是暗斗,在场的人也没料到,双方的决裂来得这么快。

  这一次到东兽王林的,也不全部是执幡系的,还有部分执钺系,无派系的,甚至有一两个还属于执符系,所以对于此事,也是心思各异,而且他们都知道洛云夕表面温和,实则性情火爆,发起飙来谁劝都不管用,所以一时间,谁也没有插话,齐刷刷地看向方戈,看他如何表态。

  “勾结外人,谋害岳儿?真是好一个绝户计!”

  一听到洛云夕的话,方戈气得怒发冲冠,嘶吼一声,一拳将身前万斤巨石轰碎,炽热的火行属性到处肆虐,无尽的火光,直接将碎裂的石块焚烧成金黄的岩浆,如暴雨般洒落,那惊人的气势,压得在场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到此时,他心中的迷惑自是豁然而解,方铁雄步步为营,环环相扣,要一举将他们全家灭掉!

  方铁雄先与祁云氏勾结,让他们布兵东兽王林,逼迫他率众出守。然后再利用方岳等小辈外出抓骑宠的机会,令外族高手潜入宠兽场,谋害方岳。

  一旦洛云夕得到方岳身死的消息,绝对会不顾一切直接找方铁雄算账,但方铁雄策划已久,纵然洛云夕实力了得,也注定饮恨当场。

  到最后,方戈得知妻儿被害,不管什么时候离开东兽王林,祁云氏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趁虚而入攻打东兽王林,方戈不在,东兽王林必定失守。

  到时候,方铁雄只要一口咬定方岳之死全是祁云氏的阴谋,与他无关,方戈就是部族的罪人,就能取而代之,反以部族的大义来对付方戈。

  以方戈的性情,明知必败,也势必不惜代价与之一战,但此时,方铁雄会赢得整个部族的支持,即使方戈有方钧等众多死忠,也是在劫难逃。

  这番计划,环环相扣,一步步将方岳全家,甚至是执幡系的中坚逼上绝路,正是绝户之计,可谓歹毒之至!

  方戈虽然勇猛彪悍,但并不意味着他冲动无谋,怒击之后,冷静了数分,深知如此方岳已死的话,洛云夕此刻早已去与方铁雄拼命,不会出现在此地。

  推理出方岳暂无大碍,方戈深吸了一口气,但为了确定,还是沉声问洛云夕道:“云夕,岳儿怎么样?”

  洛云夕也是聪颖之辈,实际她在来的路上,已经将方铁雄的意图猜出了七八分,只是怒不可遏,才非得来这东兽王林。现在见到了方戈,心中也理智了几分,再看丈夫的表现,联想到东兽王林的局势,更是全部了然于胸。

  想到方铁雄竟然如此歹毒,想害她全家性命,她的杀机又是狂涌起来,风韵犹存的凤眼高高挑起,银牙咬得吱吱作响。半天后,她才恨声道:“岳儿下落不明,但有在山岩上刻字,让我放心。”

  方戈见她情绪激动,安抚了几句,她才渐渐冷静一些,将宠兽场中发生的事情,大体讲述了一遍。

  因为方铁群及时赶到,方松与方芳脱离险境,还顺利降服了那头血蝠,经过他们的讲述,洛云夕等人能将事情推理出个大致,所以洛云夕所讲,倒与实际情况出入不大。

  “这一次,多亏了群教习,要不是他,我们一家怕是要被方铁雄那条老狗全部害死!”说到这里,洛云夕又是杀机狂涌,衣发无风自动,惊人的气势席卷而出,将四周的树木吹得东倒西歪。

  见到她这气势,众人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只是气息外露就造成这么大的声势,她的实力,只怕还在方戈之上。

  “也是,大哥说他们当年实力接近,这些年他一直有伤在身,即使嫂子累于家务疏于修炼,修为在他之上,乃在情理之中。”

  方钧看着洛云夕,心中暗想道,他与方戈关系最好,对于方戈早年离开部族闯荡的事了解最多,对于洛云夕实力比方戈强一事,自是最能接受。

  方戈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作为部族之长,千百家的命运系于他一身,他当然不能冲动。因为他要是冲动,方氏部族也得跟着一起陪葬。

  他可不认为,方铁雄能真正掌控局面,但若被害得家破人亡,他也不认为自己会为了所谓的大义俯首称臣,到时候,祁云氏必定会趁火打劫,必要的时候,不单会联合青莲氏等陨星山脉的部族,甚至还有可能拉上鬼柳氏。

  最3新章^节CV上+i酷n&匠^网!

  鬼柳氏,那可是这一域都有数的大部族,只要随便来几个上代长老,就能将方氏部族直接横扫,当然,一般情况下,方氏部族还不值得他们冒险出手。

  方戈随意地整理了一下衣发,走到洛云夕面前,抚着她肩膀柔声道:“云夕,我们不能自乱阵脚,否则就会上了方铁雄的恶当,即然岳儿没事,说明天不藏奸,老天爷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总有一天,部族会将这等恶徒清洗掉。”

  见洛云夕仍是愤恨难消,顾不得被众多兄弟笑话,蜒着脸将其拉到一边,低声劝说道:

  “我的好云夕,我毕竟是一族之长,如果我轻离阵地,祁云氏必定趁机杀来,那就真成了部族的罪人了。既然岳儿没事,方铁群又说他至少拥有近乎五重的战力,而祁云苍又伤上加伤,被巨石砸中,只要岳儿小心一些,应该没事,就当这是提前外出历练好了。”

  方戈之所以没提派人去找,那是因为方铁群与洛云夕早已经将整个腐水峡翻了个底朝天,直到现在,方铁群仍在四处寻觅,也正是因为这样,洛云夕直接今天才赶来东兽王林。

  而其他人,也深知事关重大,谁也没敢向东兽王林透露此事,方戈才会一直被埋在鼓里,至于方铁雄一方,仍在苦等祁云苍的消息,也没敢妄动,不然几百里,这种消息,哪会等到现在才知晓。

  其实方戈心中也不放心,但几百里的茫茫林海,想要找个存心隐匿的人谈何容易,现在的局面,根本不容他投入太多人力去寻方岳。

  见方戈竟然没安排人去搜救,方钧急了,他早已将方铁雄恨得入骨,而且将方岳当自己的孩子一般,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方岳被方铁雄谋害。

  “大哥!”

  方钧双眼通红,也是一身煞气,大步走到方戈身前,着急地道:“让我陪嫂子去吧,这里少我一个也没什么,要是岳儿出事,我们全得乱,岳儿的安危,是局势的关键啊!”

  方戈之所以没有开口,是不愿落人口实,方钧主动请命自然是求之不得,当下也不客套,答应下来,然后若有深意地看向在场的执符系几人,对他面授机宜道:“记得,如果实在找不到岳儿,就盯住方铁雄那小崽子。”

  以方戈的心智,自然知道,方铁雄久等不到方岳的死讯,必定会设法与在绝林受罚的大儿子方玉生取得联系。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这一年来方玉生修为提升极快,不单突破了六重,而且已是稳固之境,一脉相承的玄阴剑,也修炼出了属性,甚至有望在血池觉醒前,突破蕴力七重,如此实力,对于方岳来说,绝对可是单方面碾压的强敌。

  在这种敏感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盯着看,方铁雄当然要撇清,不可能再派人去绝林,除了给祁云氏施压,就只能指望方玉生。

  但祁云氏与在精锐都在这边,已经去了一个号称淬体之下第一的祁云苍,多半不会再有实质的动作,所以方玉生出手,几乎是定局。

  方戈这一招,可谓是直击要害。方岳执意隐匿的话,很难寻找,而方玉生真的出手,必定要四处寻览,反倒很好锁定,他与祁云苍互通消息,对绝林又比谁都熟悉,极有可能将方岳找出来,只要锁定了他,就有可能顺藤摸瓜,将方岳找到;即使找不到方岳,必要的时候,方钧自然会用雷霆手段,将方玉生控制,方戈之所以对执符系的人若有所指,就是明着告诉方铁雄,想动我的儿子,也给我小心你儿子的小命!

  简单的一手,进可攻退可守,而且敲山震虎,使对手投鼠忌器,真是高明之极。

  听到他的话,方钧双眼一亮,幡然大悟,而执符系的两人脸色却有些难看,至于中立人士,纷纷暗惊,他方戈能当族长,果然不单纯是愚仁愚义之辈,动起手腕来,也丝毫不弱于方铁雄,这样的人物,才是真正的可怕,怪不得执幡老祖,一直对他青眼有加。

  不说方钧两人绝林的事,就在方戈让他们盯住方玉生的时候,方氏部族一处奢华的庄园中,方铁雄正在堂弟方铁林咆啸。

  “废物,都他妈是废物!”

  等火气消得差不多,他“啪”地将一面刻着鬼柳的黑铁符扔给方铁林,不容置疑地命令道:“把这个送到祁云氏,让他们马上补救,实在不行,通知玉生,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将那小杂种做掉!”

  “是!”

  方铁林躬身领命,不敢有丝毫忤逆,似乎对面站着的,不是他的同辈,而是与几个老祖同级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