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这里的玄力又浓郁了一倍,玄力自发淬体,在这种环境中,即使不修炼,数十年后,至少也能达到蕴力后期。在这里修炼,应该可以在半年之内晋升五重,但离血池觉醒不到一年,想要夺得觉醒的名额,只有晋升六重,才有十足的把握。”

  从之前的战斗不难看到,他拥有不错的越级挑战能力,但能成为部族的天才,谁都不是平庸之辈,即使是五重巅峰的方玉生,族人的评价也中是“有可能获得名额”而已,可见,真正具备资格的,都是六重以上,甚至有可能是七重,所以,他想稳拿名额,必须要在觉醒之前,晋升六重。

  第二区域的情况,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并没有太大的震惊,而是一脸的郑重,向第二樽雕像看去。

  “第一樽雕像是遮天掌,你又是什么惊天神技呢?从激活仙岛到现在不到一个半月,第一樽雕像就想将我抹杀,那你又会给我多少时间呢?”

  他静静地看着第二樽雕像,并没有贸然的上前挑战,当初第一次挑战第一樽雕像,完全是被压着打,但那个时候,仙岛对他还没有杀意,可现在不同,他无法保证第二樽雕像不会直接将他抹杀,但他也深深明白,仙岛绝不会放任他怠惰下去,他必须尽快将实力提升上去,完成第二樽雕像的试炼。

  无论是血池觉醒,还是仙岛试炼,都给他一种极大的紧迫感,可他非但没有感觉到压力,反而生出了一种空前的豪情,是挑战,也是机缘,只要将一切障碍通通打破,他就能直上青天。

  “据典籍记载,方氏的先人中,曾有人成就真神,半神更是不记其数,我拥有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岂能营营苟苟一生?别人能成就真神,我方岳为何不可?”

  “万丈高楼平地起,现在有外人在则,不方便经常进入仙岛修炼,那我就从推演排云第四式开始……”

  很快,他理清了头绪,心中观想胸坠,退出了仙岛。

  这里是绝林,危机四伏,虽然有小紫鹏与小猕猴照料,但他仍小女孩出什么意外,反正凡事不可能一蹴而就,都得从长计议。

  他回到山谷时,小紫鹏正在与小猕猴嬉戏。见他回来,小紫鹏显得高兴地迎了过来,小猕猴却是有些心虚,目光闪躲,讨好地看着小紫鹏,希望它为自己保密。

  它却不知道,小紫鹏与方岳心灵相通,它不提这事,方岳还可能没这么早知道。

  “小家伙,你竟跟踪我?”

  得知小女孩与小猕猴根踪自己,方岳眼中闪烁出危险的光彩,虽然小女孩现在还小,但用不了一个月,就会长成大人,他绝不愿胸坠的秘密,被一个外人知道,虽然他出于做人的原则将小女孩带在身边,但并不意味着他有多信任对方。

  小女孩眼中仍是一片淡漠,似乎天塌下来,也不能令她变色心惊。她镇定自若地回答道:“你不也知道我的很多秘密吗,现在我们扯平了。”

  方岳本就不好对一个没有自保之力的小女孩怎么样,一想也对,她是前代大能涅槃重生,还有数件灵宝在身,没趁他进入仙岛偷偷逃掉,自然也是对他的一种信任,在这种情况下,想了解一下他的底细,也在情理之中。

  “我不喜欢被人窥视,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希望没有下次!”

  尽管决定不再追究,但方岳还是将话挑明,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当朋友的,自然可以推心置服,若不明说明问,用见不得光的手段窥探,势必会被他视作敌人,那么下场,真的很难说。

  小女孩虽然受重生的影响,人格也有了些难明的变化,但数千年的阅历对她仍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并没有因为方岳的“不近人情”而不快,反而以他多了几分欣赏,做人就该如此,立场坚定,是非分明,含含糊糊的人,注定难成大事。

  她小脸一脸郑重,认真地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以后我想知道什么,一定直接问你。”

  “一言为定!”

  方岳能感觉到她的诚意,脸色柔和了许多,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转身向溪流旁走去,既然已经确定方向,自然要附诸实践,他可好好整体思路,尽快将排云第四掌补全出来。

  排云九掌乃是上古武技,虽然只是武技,威能却不在神技之下,第一掌能将力量增幅一倍,第二掌则是两倍,依此类推,到最后,九掌归一,增幅将达到惊人的八十一倍,到那时,虽然比不上雕像的掌法,但也可以称是惊世绝学。

  方岳既然想补全第四掌,那么推演出来的掌法,增幅必须高于三倍,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排云掌只能九掌,但基础掌式足足有近三百,为什么?因为越往后,组成一掌所需的基础掌式越多,第一掌是由五式组成,到第二掌就是八式,而第三掌已经是十三式,按基础掌式的数量,与前三掌规律来推论,第四掌就有二十式左右。

  看正3Y版Uu章dk节上$酷匠4网

  攻击要有实效,首先得快,所以无论是哪一掌,都必须瞬息之间施展完毕,也就是说,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五式、八式、十三式全部施展出来,才能使力量叠加,攻敌致胜。

  如果不是方岳悟性惊人,再加上前世苦练的基础,就是前三式,他也休想施展出来,更别说补全第四式了,如果换了其它人,这绝对是异想天开,所以这些机缘落到他头上,也算是冥冥自有定数。

  走到溪流边,他并没有一开始就着手宏伟的计划,而是按步就班练起了排云掌的基础掌式。

  在练习基础掌式的同时,他在脑中不停观想简化版的遮天掌,琢磨这些基础掌式,适用于哪种变化,该如何组合。

  “喝喝哈!”

  他开声合气,一式式地施展着基础掌招,脑海中,简化版的遮天掌也是一掌接一掌地打出,如痴如醉,浑然忘记了身在何处。

  隐约间,天地的玄力与他和应起来,使他有如大道加身,周身神辉隐现,一式接一式,如江河奔浪,生生不息,滔滔不绝。

  “就是它!”

  徒然间,如一道奇光射入脑海中,遮天掌的一截变化变得格外清晰,在脑海中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这就是所谓的灵光闪现,原本没有任何征兆,可突然间,这一截变化就在脑海中定格,令方岳顿时茅塞顿开。

  这一截变化作为第四掌的原型,可谓是天作之合,它约有三十道变化,略作简化,就能用二十左右的基础掌式将它模拟出来,更重要的事,它与排云前三掌意韵相通,就跟写字一般,彼此笔锋呼应,意韵一脉相承。

  “用它当第四掌的原型,绝对是最合适不过,接下来,就需要在三基础掌式中挑选出适合的,将它模拟拼节出来,不过二十基础掌式想要一气呵成施展出来,并不容易,必须边创边练,才能最快收到实效。”

  灵光闪现,终于有了清晰的方向,方岳面露喜色,略作总结,又忘我地练习推演起来。

  现实中,方岳矫若惊龙,式式虎虎风生,脑海中,一截掌招闪闪生辉,无数基础掌式在它四周飞舞,想与它融合为一。

  排云掌的推演,渐入佳境……

  此时,数百里外,方氏部族东兽王林内。

  雷雨将至,天窄云低,林中闷热,令人烦躁难安,方氏部族的一帮精锐,此刻正静静地潜伏在灌木乱石之中,静待祁云氏来袭。

  “咕咕咕!”

  嘴唇干裂的方雷举起水壶灌了几口,神色有些不耐,向一旁身形如虎的方戈道:“大哥,这些龟儿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不是会逗我们玩吧?”

  他身体虽然不是很高,但非常强壮,一身黝黑的腱子肉,看起来如同黑金刚,说话嗡声嗡气,方岳生日那天,他曾到场庆贺。

  从方岳生日前几天开始,祁云氏就在这东兽王林布下重兵,方戈从方岳生日的第二天起,就率部来这里守护,可五六天下来,对方竟像消失了一般,没有一点动静。

  说实话,现在的局面,方戈也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作为三军帅率,他需要考虑士气,虽然心中没底,却不能明说,只能含糊地道:

  “方雷,你先别躁,现在他们的地盘越来越大,守地盘的人都不够,既然来了,肯定不会白走一趟,想必这两天就会动手。”

  “哦!”

  对这个答案,方雷明显有些失望,他虽然想问题有点直来直去,但脑子并不愚笨,方戈这么说,很明显也不清楚对方的意图,否则的话,肯定会将其剖析出来,让大家看到方向,消除心中的躁动不安。

  “嗖嗖嗖!”

  方戈正要再说什么,丛林中突然传来轻微的衣袂声,众人的神经突然紧张起来,都是以手扶腰,随时准备抽出武器袭杀。

  “且慢!”

  方戈竖耳一听,随即举掌,制止众人出击。他实力在众人中最高,虽然有暗伤在身,感官仍比众人高出不止一筹,听得出来,那衣袂声来自部族的方向,多数是部族中有人过来,只是为了不惊动对方,所以没有提前传讯,也没有骑乘宠兽过来。

  “大哥!”

  一道愤怒的女声传来,众人都露出异色,来的竟是洛云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