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岛上,方岳神情淡定,昂首阔步,向雕像走去,一切都非常正常,当他进入雕像十余丈内,雕像突然活了过来,迈开大步,挥掌向它攻来。

  这一切,方岳已经习以为常,虽然多年的杀手生涯,使得他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但这仙岛之上除了沉睡的女神,再无其它活无,所以他也放松了警觉。

  “呼!”

  雕像挥出漫天的掌影,方岳刚刚作出反应,掌影就全部归一,以对他威胁最大的轨迹击来。

  之前没有晋升震力之境,许多微妙之处方岳体会不到,这一次,他能明显感觉到整樽雕像都在高频地震动,而且对轨迹的变化,也了解得更加深入。

  这一掌看似一只手掌击来,实则是无数的掌影汇聚而成,随时可以改变轨迹,真可谓是变化无穷。

  更要紧的,这一掌推进的时候,完全与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根本没有受到一丝阻力,正是身合天地的完美体现。

  虽然这一掌已经看了成百上千遍,方岳此刻仍是热血澎湃,虽然现在推这一掌就好像在与天地为敌,但如果有一天学会了,就能达到传说中的身合天地之境,每一击,都可挥动天地大势,如天地在助你杀敌,越阶挑战根本不在话下。

  “来得好!”

  方岳的战意也炽热地燃烧起来,大喝一声,陨星诀全速运转,震力之境全开,排云第一掌向雕像巨掌疾迎过去。

  “呜呜呜!”

  虽然排云第一掌是最弱的一掌,但比之祁云苍的火云掌覆海拳绝不逊色,一掌击出,掌影漫天,云遮雾绕,令感官阻隔,变化莫测,再加上能使得掌力的威能提升一倍,这一掌击下,最起码相当于六千斤的力道。

  从之前交手的情况来看,雕像的力道都保持在五千斤左右,多出一千斤,正好将其压制,但却不至于马上令它溃败。

  “咻!”

  可就在方岳信心满满之际,突然感到一股杀意,一股来自雕像的杀意,雕像原本低沉的掌啸声,瞬间变成尖啸,掌招至少加速了两倍,携着恐怖的力量,向着方岳狂轰过来。

  “危险!”

  感觉到杀机,方岳从无数次生死边缘锤炼出来的战斗意识自发觉醒,瞬间忘记一切外物,眼中除了雕像击来的手掌,再无它物。

  自左腰开始,他全身的肌肉如波浪般向前滚动,将所有的力量,向右掌中汇聚而去,使得排云一掌的力量,瞬间飙升了数成。

  “轰!”

  两掌相撞,方岳感觉被巨锤轰中,纵然右掌的力道已经超过七千斤,震荡的力量仍是以绝对碾压之势,将他的力量摧毁,透体而入。

  “噗嗤!”

  方岳像个草人翻滚着甩飞出去,一个血箭,几乎将耳膜都刺破。

  “嗵嗵嗵!”

  雕像面目无情,大步狂踏而来,方岳还没落下,又是一掌击来,竟是要对这个唯一的传承者,赶尽杀绝。

  “想取我性命!?”

  方岳被杀得措手不及,此刻五内如焚,却是没有一丝惧色,证实了雕像将想他灭杀的可能,反倒是击起了他心中的豪情。

  很明显,仙岛这是在进行残酷的试炼,如果他不能在一定的时间内将雕像打败,这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培养的价值,雕像就会变得异常强大,直接将他抹杀掉。

  逆天,与死亡,这中仙岛给出的唯二选项。

  但这一切,他在前世已经经历过一次,那时他不过八九岁,不单面临着狼吻熊抱,还要面对数百年纪比他大,身体比他强健的同类,在那种情况下,他仍能从原始莽林中走出,成为组织重点培养的对象,仙岛这种小儿科的试炼,又怎能将他击倒?

  强压下翻腾的逆血,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雕像,双瞳有如深邃的明潭,将雕像的掌招的每一丝变化尽收眼底。

  “那就让我逆天给你看!”

  等到雕像杀到三丈之内,突然暴喝一声,排云三掌瞬间摧动,刹那之间,比第一掌多了将近三倍的掌影,向雕像的巨掌迎去,如一张天罗地网。

  “合!”

  就在即将与雕像掌招对轰之际,他在心中低喝一声,漫天的掌影瞬间归一,也如方才雕像那掌一般,以最有利的方式向雕像攻去。

  方法一致,可方岳毕竟是初学咋练,临近击实之际,雕像的巨掌幻影般闪烁了一下,出掌的轨迹竟然出现一个断链,巨掌像穿越时间一般,击在他手掌一则。

  “轰!”

  力量乱流四散迸裂,足可将钢铁撕裂。方岳直接被横扫出去,雕像虽然勉强挡住,却也没有余力破开狂流,对他进行追击。

  “呜呜呜!”

  数个呼吸过去,卷起一飓风仍在大道上作乱,方岳喷血不止,被道飓风绞到,重重甩在地上。

  “砰!”

  脑袋重重磕在紧硬的地面,几乎要裂成两半,方岳却是凭借着强悍的战斗本能,瞬间从跃起,抽出穿肠护住全身,这才以手加额,设法消除痛楚。

  雕像如同一台杀戮机器,不知伤痛疲倦,等炸开的力量稍稍平息,又是迈开大步,踏得地面“嗵嗵”作响,向将方岳袭杀而来。

  经过刚才的教训,方岳哪还敢有半分轻视,见对方攻来,出手就是最强的招式,右掌以排云三掌攻出,左手则狂挥穿肠短剑,同样是以排云三掌的轨迹攻出。

  按理来说,他触类旁通,已经将排云三掌演化成剑法,“排云三剑”应该是他最强的手段,但因为他现在神力无法离体,力量无法流入剑中,所以“排云三剑”并不具备属性,但它的优势在于穿肠本身锋利无匹,所以与排云三掌比起来,春花秋月,各擅胜场。

  他左右开攻,可以说是目前最强的手段,处处透出一股子杀机。而雕像却浑然不顾,只管施展自己的攻击,向他狂拍过来。

  “轰!”

  两掌相接,无处宣泄的力量炸裂,天地生出一道道狂乱的波纹,如就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一块巨石,彻底将平衡击碎。

  一时间,密纹交织,云雾弥散,灰色与淡青的掌力对冲,很快搅出一个巨大的风柱,将交战方双包裹在内,似乎想把他们掀到九霄之上。

  方岳以为这一次全力出击,应该能将雕像全面压制,没想到相持数合之后,他的掌力竟是全面溃败,对方的攻势,如一个个巨大的磨盘,向他磨压而来,那种无形的锁定力量,竟是突然袭来,想要将他彻底镇压,直接磨成肉沫。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方岳暴怒,仙岛是他的机缘,竟还要受制于几樽雕像,现在更是想取他性命,真想把他当软柿子捏吗?

  “不管你是谁布下的,想取我性命,今天我就毁了你!”

  被对方压制,方岳却是一丝不惧,右手掌招竭力相持,左手穿肠突然暴出片片剑幕,向着雕像狂罩过去,如有暴雨梨花,数丈之内都被剑光充斥,一道道寒光,带着尖锐的啸叫,直奔雕像周身绞去,将空间割得四分五裂。

  “嗤嗤嗤嗤……”

  一种尖细的切割声响声,上一瞬还完整无损的雕像,下一瞬就变得支离破碎,紧接着漫天的剑光一绞,所有碎块被瞬间绞成齑粉,被激战卷起的风浪,吹落四散。

  “哞!”

  冥冥中,一声奇异的鸣叫声响起,空间扭动,刚被吹散的粉尘竟在瞬间聚集,那樽雕像重新耸立前方,只是头微微低下,以示对方岳臣服。

  @酷z…匠p网*$正?版T首发!y

  这一战虽然艰难,方岳收获也是极大,许多困惑之处豁然贯通,对那一掌的理解,又精进了数分。

  “咦?”

  见雕像头微微低下,方岳突然福至心灵,走到它跟前,伸出手掌,贴在它的巨掌之下。

  刹那间,无尽的信息灌顶而来,雕像简化后的那一掌,一切的信息尽在其中,就如雕像将自身的领悟,全部转嫁给了方岳一般。

  片刻后,方岳睁开了双眼,脸上并无太多喜色,只是目光更得锐利了数分。

  “原来雕像的掌法叫遮天掌,我领悟的部份只是其中的皮毛,而且没有相应的功法摧动,根本无法施展……”

  “即使是我领悟的这一招,也有千万种变化,以我现在的境界,即使有相应的功法来摧动,也没有实力施展出来。”

  “但它确实与排云九掌有相通之处,现在我已经得到传承,知道它的震荡轨迹,截取其中的一部份进行衍化,并非难事。再以排云掌的基础掌式将它的招数模拟出来,就可以不受功法的限制,将部份威能释放出来,或许能以这种方式,将排云掌的其它六式补全。”

  脑中思绪如电,方岳很快有了决定,虽然遮天掌受功法的限制无法施展,但他可以将其与排云掌结合,补全排云掌的后六式。

  将雕像击败后,再没有力量阻止他踏足第二樽雕像的区域,他将思绪收回,漫步走向第二樽雕像。进入第二片区域后,玄力果然又提升了一倍,他能明显感觉到,玄力在自发地往毛孔中钻去。

  就在他收获喜悦时,却不知,新一轮的杀劫正在迫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毅说:

喂,说你呢,看书不追书,不送肥皂,不撸一管,有你这么没节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