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悟中,时间飞逝,暮日渐渐西沉。因为温度下降,暖气从南面吹来,使得风越来越大,石柱的震荡频率愈加可怕,鬼啸声也更加惊悚,使得附近十余里,有如鬼域。

  经过个多时辰的适应,方岳已经找到抵御伤害的诀窍,所以频率变高,他不惊反喜,也许在这里坚持一个月,就能使得血液震荡,进而震荡神力,进入震力之境。

  “砰!”

  %1酷匠)网!首a/发》u

  他正在投入的感悟,突然一个硬物击来,竟然将他脑袋击出一个大包。

  他瞬间惊醒过来,后怕不已,挥掌护住身体,大鸟般跃下石柱,向硬物击来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气得他不轻,竟是一只浑身漆黑的小猕猴,对着他挤眉弄眼,跟前还放着几个坚果,很显然,刚刚它就是投出坚果,在他脑袋上砸出大包。

  “顽劣的小蓄牲!”

  被打断静悟,又吃了个暗亏,方岳心情能好到哪去,一看“敌人”竟是一只小猕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向就对方扑去。

  “吱吱!”

  见他扑来,小猕猴却一点也不惊慌,反而乐得直叫,在地面猛翻跟斗。

  见它似乎没有太多恶意,方岳杀机不由轻了数分,来到它数丈内,一计流星式,毫无花假地向它前胸捶去。

  “吱!”

  小猕猴两眼放光,似乎在大叫“来得好”,体型虽小,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慌不忙地挥起火红的前掌,迎击而来。

  “砰!”

  虽然方岳杀意大减,可这击流星式也有三四千斤的力道,谁知道这小猕猴看似随意一击,竟然将他击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嘻嘻嘻!”

  再去看小猕猴,正在得意地笑,似乎在说,叫你小看我,这下吃亏了吧?

  方岳又好气又好笑,旋即却是露出喜色,刚刚两人的攻击一沾即分,现在他才发现,对方的掌力中,似乎带着一种天然的震荡之力。

  “难道这小家伙就生长在这山谷中,时间一久,竟然被它悟出了震力之道?”

  方岳两眼放光,如获至宝地看着小猕猴,那着带着绿色的眼光,令得小猕猴浑身发冷,寒毛都竖了起来。

  “吱!”

  它手舞足蹈,表示抗议,似乎在说,我才不要做你的小白鼠,更不要当你的免费陪练。

  可现在哪还由得了它,方岳嘿嘿地干笑着向它迫去,见它想低头开溜,徒然加速,一记排云掌,化出无数掌影,向它笼罩而去。

  “吱!”

  小猕猴逃脱无门,也是怒了,吡牙裂嘴,一对赤红的前掌像风火轮般抡开,对着方岳的掌影狂击而来,小小的身躯飙射而起,快如闪电流星。

  “砰砰砰!”

  方岳虽然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加大了掌力,排云掌每一击的力道接近五千斤,可仍是小瞧了这不足两尺高的小猕猴,那些掌影,竟被它轻轻巧巧地破去。

  “嘘嘘!”

  小猕猴将方岳的掌招破了,得意劲又回来了,竟然撅着嘴吹起了口哨,真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累次被小猕猴戏弄,方岳脸上无光,喝了声再来,再一次挥掌攻上。

  谁知他越打越心惊,这小猕猴似乎有无尽的潜力,无论他怎么提升掌力,对方总是能轻松地将其化解掉。

  他明明感对方的力量远不如他,可他的掌力一接触到对方的那对小掌,就像是击在云团上面,怎么都使不上力,然后被一波波的震荡化解掉。

  “再来,我就不信还凑不了你这只小皮猴!”

  方岳心志如钢,这样更激起了他的斗志,不再保留,使出浑身的解数,与小猕猴大战。

  可他越战越心惊,他强一点,小猕猴就更强,到最后,对方震荡的掌力竟透体而入,几乎将他全身的骨头都震酥掉。

  “吱吱!”

  小猕猴说出不的得意,像是在说,小子,知道猴爷的厉害了吧。

  小女婴此刻也醒了过来,一直在观看方岳与小猕猴对战,对方岳的看法,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开始,方岳根本该怎么应对小猕猴的震荡力量,但很快他就通过精巧地调动肌肉震颤,抵消对方的震力,到最后,连血脉也被他震荡起来,或许用不了几天,就能彻底掌握震力之境的奥密。

  “这顽劣的猴子每次出击之前,心脏都会剧烈地震动,可见力量震荡的源头就在于心脏……可我现在无法控制心肌,再者即使是能控制心肌,只怕也无法承受那么高频的震动,还没令神力震荡,心脏先就破了……”

  方岳黑着脸看着得意地小猕猴,总结着战斗心得,知道再斗下去脸面更加难看,于是厚着脸皮鸣金收兵道:“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分不出胜负,你要是不服气,明天再斗!”

  “吱吱!”小猕猴吡着牙鄙视地看着他,很明显对他往自己脸上贴金不屑。

  方岳觉得老脸发烫,但知道要是再去招惹它脸丢得更加,不再吭声,黑着脸走到溪流边,一个劲地抓起鱼来。

  “呱呱!”

  一看到他抓鱼,小紫鹏就精神百倍,对着小猕猴得意地挑衅,意思是说,呆会主人煮鱼羹,你这么讨厌,休想吃到。

  “吧唧……”

  这小猕猴可能是异种,格外通灵,竟能听懂小紫鹏的意思,狂吞口水,竟是死皮赖脸,赖在石缝前不动了。

  入夜后,风更大了,如果不全力抵御,绝对会被鬼啸与震荡活活震拆掉,方岳本来担心小女婴,发现玉符正发出淡淡青光将她护住,便一边抵抗震荡与鬼啸,一边生火烹饪,很快就煮出了几大筒鲜美的鱼羹,还烤了一只火雉,馋得一人两兽食指大动。

  喂过小女婴后,那只顽劣的小猕猴可怜兮兮地跟在他身后,见他不理不睬,竟轻轻地扯着他的裤管哀求。

  其实这小猕猴不单跟他没仇,而且对他还称得上有恩,只是他输给了一只猴子,脸子上有些抹不过去,见它不再趾高气扬,也就借着台阶下,冷着脸将剩下的半只火雉与几条鱼扔给了它。

  “吱吱!”

  小猕猴乐得猛翻筋斗,就像孙悟空吃蟠桃,两掌都抓得满满的,这边咬一口鸡,那边吃一口鱼,时不时还偷喝一口鱼羹,搞得方岳差点捧腹大笑。

  夜间蛮兽横行,方岳不敢大意,早早带着小女婴进入石洞中歇息,让小紫鹏守在洞口警戒。

  这一夜过得出乎意料的平静,方岳刚一起来,发现小女婴已经在地上爬行,看起来似乎有半岁大了,一天长大半岁,估计只需一个月,她就能长得亭亭玉立。

  奇怪地是,她手上的小炉与玉符都不见了,掌心里却有一个透着银光的印记。

  方岳知道她肯定有自己不知的奇术,并没有追问,可小女婴却抬起头,艰难地说道:“咿呀,咿咿……”

  方岳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但是因为喉咙还没长好,无法正确发音,看她光着身子,联系她的发音,猜测道:“小家伙,你想要衣服?”

  “嗯嗯!咿呀……”小女婴猛点头,想说是衣服啊,可惜说出来的又是含糊不清的咿呀声。

  不过加上她点头的动作,方岳再笨也能理解,想了想,从包袱中取出一件新衣,将线缝折开,给她改了一套衣服,虽然做得不怎么样,至少比赤身裸体要好得多。

  “这小屁屁还真滑……”

  帮小女婴穿裤子的时候,方岳的手不时在她粉扑扑地屁屁上滑过,心中不由感叹,这婴儿真是老天的杰作,这种手感,即使是前世最出众的名媛也没谁能比,令他暗爽不已。

  帮小女婴穿好衣服,正想去准备早餐,就发现那只小猕猴早已守侯在外面,死乞白赖地跟在他身后,赶都赶不走。

  这样,小猕猴就成了山谷的第四位住户,除了挥掌虐方岳,就是死皮赖脸的白吃白喝,不过却与小紫鹏很是投缘,没两天就打得火热,不由还骑到小紫鹏身上,呼来喝去,耀武扬威。

  这令方岳对它的来历更加好奇,小紫鹏本来血统高贵,又炼化了兽宝,骨子里应该十分高傲,如果只是一只寻常的小猕猴,肯定懒得搭理,更别说甘愿充当座骑,乘它飞行了。

  “怪不得这一带一只蛮兽都没有,就它敢来这里,原来它来历并不简单……”

  方岳看着小猕猴,眼中不由又亮起了绿光,这小家伙血统可能不在小紫鹏之下,要是将其收服,将来肯定是一大助力。

  不过他也就能想想罢了,除了某些专精驭兽之道的神秘古族,神裔普遍只能拥有一只宠兽,如果想降服小猕猴,除非解除与小紫鹏的契约,但小紫鹏已经主动种下同生独死契,他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却清楚,如果将小紫鹏抛弃,它的下场肯定十分凄惨。

  在美味的滋养下,小女婴长得飞快,一天长大半岁,到第二天就能口齿清晰地说话,但显得有些高傲,目光淡漠,除了偶尔搭理一下小紫鹏,谁也不愿多理。

  既然小女孩不用他操心,方岳也乐得清闲,就将满腔的热情全部投入到对震力之境的领悟上来,不起风时,或是习地苦修,或是一招一式的苦练陨星九式与排云掌,或是与小猕猴捉对撕杀,起风时,就静坐在石柱之上,任身体适应高频的震荡。

  有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他进步神速,随时有可能突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