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好她,我去找点吃的来。”在山谷中找了个石缝做为临时的住所,方岳向小紫鹏交待一声,只身向外走去,一来手里没有小女婴吃的东西,二来也需要再仔细探查一番,免得发生意外。

  说来奇怪,这个山谷阳光充沛,又有一条溪流经过,谷中却只有杂草,没有一棵树木,而且谷中有九根石柱破土而出,显得有些突兀。

  方岳寻思了一番,到溪流别抓了几条鱼,又小心翼翼地越过山岭,摘了几只汁液丰富的山果,砍了一棵竹子,回到了石缝。

  一这趟走下来,让他觉得更加奇怪,山谷附近,竟然是寂静无声,别说是蛮兽,就是大一点的野兽都看不到,天空中,也不见有鸟类飞过,令他有种不详的感觉。

  尽管如此,他却没有声张,既来之则安之,这绝林本来就是绝地,不见得别处就比这里正常。

  用穿肠削了几个竹筒,将果汁挤入筒中,将鱼去掉内脏清洗干净,投入果汁中,又用黄磷石将竹叶点燃,放到火上烧煮起来。

  还好洛云夕准备周全,虽然预计行程只有一天,也给他准备了野营所需的基本物资,所以并不缺盐精与常用的佐料,将水烧开后,他往里加了少许盐精,又用小女婴的口味作准备,放入了适量的佐料,很快,一筒浓香扑鼻的竹筒鱼羹就出炉了。

  “呱呱!”

  闻到香气,小紫鹏馋得口水直流,小女婴也忍不住喉咙蠕动,她从重生到现在整整四个时辰了,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

  不管是谁,都希望自己做的东西能勾起别人的食欲,而且方岳融合了“方岳”的部份意志,性情比前世要轻狂许多,看到她们的表情,不由有些小小的得意,前世他以杀人的技艺惊世,其实长期在野外风餐露宿,练就的厨艺也是非常不错,这道鱼羹,想放到前世,绝对连国家元首都享受不到。

  “看你猴急的模样,少不了你的!”他对小紫鹏笑骂了一声,用竹技充当筷子夹出一条,扔给它解馋。

  小紫鹏虽然是幼生期,可也有两米多高,一条鱼还不够它塞牙缝,它一口将鱼叼住,头一仰就吞了下去,完全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根本不知道是啥味道。

  “呱呱!”

  果然,它意尤未尽地磨了磨喙,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向方岳看来,讨好地道,主人,太好吃了,再给我一条嘛……

  “你这家伙!”前世方岳哪有如此闲情逸志,现在虎口脱险,这里风景又秀美,心情大好,笑着拍了小紫鹏一下,又挟了一条给它,嘴中却道:“这条可要慢点吃,要是还连味道都不知道,可没有第三条了。”

  他这话一出,吓得小紫鹏苦着脸,水灵灵的大眼尽是哀怨,但为了第三条,它只能细嚼慢咽,偏偏这竹筒果汁鱼味道太过鲜美,几次让它差点连舌头都吞下,想要保持吃相,实在是异常艰难,看它一付苦大仇深的模样,逗得方岳哈哈大笑。

  看它实在辛苦,方岳不再逗它,将剩下的鱼全挟到地上,任它敞开了吃,乐得它“呱呱”大叫个不停,吃得眉飞色舞。

  打发了小紫鹏,方岳又取出一个较小的竹筒,倒了少量的鱼羹进去,等冷却得差不多,将小女婴抱起来,喂她喝下。

  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其实小女婴比小紫鹏要饿得多,但她不吵不闹,自然就被放在了后面。

  方岳一将竹筒放到她嘴边,肚子咕咕叫的她哪还顾得上高人的风度,张开小嘴“咕嘟咕嘟”猛喝,几口就将小竹筒喝了个底朝天。

  “别呛着,还有呢!”搂着她小小的身子,方岳有种身为人父的错觉,不知不觉间,语气变得格外温和起来,孩子是他前世不可触及的美梦,也难怪他此刻过度的投入了。

  小女婴却不知道其中由缘,以为是天性使然,对他的敌意与轻视不由又少了几分。

  但她告诫自己,两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一旦恢复部分实力,她就要赶回鸿城,从此天各一方,绝不能有不该有的情愫。

  方岳哪知道小女婴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他非常享受这种感觉,这种经历能够涤荡他心中的戾气,使他的心灵变得安宁。

  他面带笑容,又喂小女婴喝了两小筒,见她大约喝饱了,才将她交给小紫鹏照料,又煮了几条鱼填饱了肚子,才在溪流旁练起拳来。

  一开始,他还是慢慢地练习陨星九式,他精准地控制着每一根肌肉,对力量的流转了如指掌,感悟着力量震荡的规律,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提升领悟,晋升到震力之境。

  达到震力之境,力量可以高频震动,不用重击,只需轻轻接触物体,就可将其直接震碎,力量的破坏力将提升数倍,他现在晋升了四重,而且境界稳固,只要晋升震力之境,排云三掌必定能够大成,一掌之力,足有万斤,再加上破坏力倍增,即使是面对六重大成,也有一战之力。

  何况从之前与祁云苍的情况不难看出,一旦排云三掌更进一步,必定能使得掌力拥有属性,这样一来,实力还得推高,或许面对六重巅峰,也能周旋一二。

  “喝喝哈!”

  他开声合气,健美的肌肉温和地张驰,动静相适,进退有度,给人一种大道天成的感觉。

  “小小年纪,能将力之境界修炼到如此程度,倒也算是不错……”石缝前,小女婴根本不理小紫鹏,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练拳,对他再次改观。

  力之境界,无法口传身授,只能靠自己体悟,即使是她,当初也是近二十岁才突破到震力之境,而看方岳的情况,再多一年,绝对可以晋升震力,比她还要早一两年。

  “呜呜呜!”

  方岳正在苦练,一阵轻风吹来,谷中竟是响起一阵惊悚的声音,如诉似泣,竟像是厉鬼的哭声。

  方岳本不信鬼神,但到这个世界却不得不信,不由心中骇然,马上收招,跑到石缝前将小女婴护住,警戒四周。

  “呜呜呜!”

  风越刮越大,鬼哭变成了鬼啸,像根根尖针刺耳而入,不单耳膜近乎破裂,脑子也是无比胀痛。

  鬼啸声越来越厉害,溪流中有些鱼受不了激刺跃出水面,“砰砰”几声,竟被无形的声波直接绞成血雾。

  方岳脸色大变,连忙运转神力将小女婴护住,低头一看,她却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心中略安,这才抬目向鬼啸的源头搜寻过去。

  找到源头,方岳不由有些错愕,发出鬼啸声的,竟是那几根突出的石柱,因为粗细各异,所以音频也不一致,组合在一起,就如群鬼狂啸,高频低频都超出了平常承受的极限,所以使得耳膜欲裂,头脑胀痛。

  “怪不得这里没有其它生灵……”

  不管是什么生灵,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格外的恐惧,这里只要起风就会发出鬼啸,也难怪别的生灵退避三舍了。

  “咦,倒乎地面也在震动,难道通过几根石柱,就将风的震幅扩大,传递到了这里吗?”

  方岳似乎感觉脚有些发麻,仔细感觉了一下,应该是有震感,不由非常好奇,撕了几块布将两人一鸟的耳朵堵住,他叮嘱小紫鹏看好小女婴,向最近的石柱走去。

  果然,离石柱越近,震感就越明显,当他来到石柱,感骨头都快震麻,心脏与血管都有发胀的感觉,就像快被挤爆一般。

  证实这石柱的确能将风的震荡增幅,方岳不惊反喜,他现在正处于突破震力的边缘,如果能亲身体会石柱的震荡,使得身体与血液适合这种震荡,或许就能使神力震荡起来,进入震力之境。

  但他没有马上就座上石柱去体会,这根石柱处在边缘,按震荡扩散的原理,越往核心处,震荡的频率应该更高。

  他慢慢向最中央的石柱靠去,每往前一步,震荡的频率果然增大一分,走进三分之一后,他发现鼻子一热,用手一摸,竟是鲜血无声地流了下来。

  他知道此处的频率太高,已经超出了身体承受的极限,连忙退回到到第二根石柱,在地面调整了片刻,确何身体无恙,才运转神力护住腑脏心脉,跃到了石柱之上。

  石柱突出于地面之上,质地更紧密,而且体型纤长,震荡频率自然远超地面,他刚刚坐上去,整个身体一麻,差点直接昏迷。

  还好他心志坚定,而且久经杀场,对危险的嗅觉极其敏锐,所以及时反应过来,全力运转陨星诀,令血脉保持固有的频率,才从险境中脱离。

  “虽然这样极其消耗神力,但只要我不松懈,维持两个时辰应该没有问题。我小心一点,慢慢体悟,应该能找到突破震力之境的契机,如此一来,夺取血池觉醒名额的机会又会高出数成。”

  震力之境能使得力量的破坏力提升数倍,而且一旦达到震力之境,排云三掌必然会大成,使得掌力拥有属性,一掌击下,云雾缭绕,快如闪电,势若奔雷,能使他拥有越两重挑战的资本,纵然有些风险,他也不会错机这种机会。

  酷匠网p首"发

  他慢慢调整神力运行的速度,使之能最大程度的缓和震荡对身体的伤害,然后摒除杂念,心古井明镜,细细地感觉着骨肉血脉的每一丝震荡,希望能有所明悟,一举突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