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走正道,就有人走偏门,所以正统神技与各种禁忌邪术自古并存,祁云苍因为晋升无望,对这些邪门的手段研究极深,正是因此才搏得了陨星山脉淬体之下第一人的名号。

  他这一招禁术虽没自燃真血,但也在局部使得静脉逆流,使得血脉金符超常聚集,一击之威,至少提升了三成有余,虽然事后会给经脉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但足可解决他燃眉之急。

  “轰!”

  火云、狂涛、星雨交织,无处宣泄的神力疯狂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所有物品吞噬,卷到青天之上。

  “噗!”

  祁云苍使用禁术,终究是无法持久,双方神力几经拉锯之后,终是不敌,被数道流星火雨轰中,狂喷一口黑血,倒飞了出去。

  平衡被打破,漩涡瞬间溃散,所有卷入的重物,全随着流星一起向祁云苍绞去。

  “呱!”

  就在胜负将定之际,小紫鹏突然发出一声尖啸,似乎遇到了神魔一般,竟然吓得瑟瑟发抖,方岳站在它背上,几乎被震落下去。

  与此同时,骏鸟与小女婴都都出了惊容,似乎有天大的劫难正在降临。

  方岳与小紫鹏心灵相通,一切感同身受,也是有一种源自灵魂的战栗,好在他意志坚定,很快就罢脱出来,抬头向恐怖的源头看去。

  不知从何开始,天空已经变成一片血海,青天与赤日都已被血海遮盖,可见的只有滔天的血浪。

  西南方向,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而来,令得万物生灵同时失声,整个世界,一片死寂。

  在方岳视线中,一个红点极速扩大,很快变成一道顶天而立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高速,驾着血云,向北而来。

  “吼~”

  死寂终于被恐惧打破,一旦有一个生灵发出胆寒的声音,其它生灵就再也抵挡不住,全出声相和,一时间,惊恐之声此起彼伏,一幅末日临降的景象,山野间的大小禽兽如潮水般向北逃去,跑得慢的,被践踏得血肉模糊。

  那道身躯最少有百丈,全身血红,虽然长着人身,双臂却明显有羽翅的痕迹,无鼻无耳,尖嘴鹰目,竟像是一头血鹰所化。

  身高百丈,气焰滔天,这种生灵,只在神话中存在,纵使是方岳,在此时也不由得心志为之一夺,虽然没像那些灵智低下的生灵一般盲目逃窜,但也呆立在小紫鹏背上,忘了身在何处,所为何来。

  “唰!”

  那个巨大的生灵似乎在寻找什么,突然之间,扭头向方岳几人所在的方向看来,目如血日,照得这片山野通红,冥冥中,似乎能听到一种冲涮的声音,好像目光都是实物。

  巨大的生灵将目光锁定在地宫方向,周身血雾翻涌,只见他随手一拳,一道血色拳影脱体而出,洞穿空间,瞬间爆击在地宫所在,大地都被撕裂,两峡碎裂,化作无数巨石砸下,深数十里的地宫,竟被一击摧毁。

  天地狂震,巨石呼啸而下,几人同时惊醒,亡命逃窜,小紫鹏载着方岳与小女婴刚躲过两块巨石,就被一块小山般大的巨石笼罩,眼看就要被压成肉酱。

  这时,小女婴的惊容已经退去,像变戏法一般,那些消失的玉符出现在她手中,她竟是一口将指尖咬破,将血液涂抹在玉符之上。

  在做这一切时,她显得格外紧张,目光不时盯向巨大身躯所在的方向,似乎怕被对方发现。

  她的血液散发出淡淡金辉,被吸收之后,玉符升一起团淡淡的青光,将小紫鹏与两人笼罩在内,巨石轰然压下,却被这团青光如豆腐般破开,两人一鸟虽然仍被压在下面,却是毫发无伤。

  尽管如此,小紫鹏仍吓得瑟瑟发抖,小女婴也是脸色煞白,方岳虽比她们镇定,但也惊得不敢动弹,生怕被那个巨大的生灵发现,丢了小命。

  “不知道教习怎么样……”自己虽然暂时没事,却不知道方铁群是死是活,方岳不单惊恐,还非常担忧,方铁群是为了寻他而来,要是不幸被乱石压死,那欠下的恩情就无法还清了。

  “小家伙,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他要是在这里,早把我们灭了,现在肯定已经飞出万里了,快点出去吧!”

  巨石内一片死寂,两人一鸟一躲就是半天,方岳想要出去,可说破嘴皮,小女婴都不为所动。还好巨石底部还有细缝可以透气,不然他们非憋死不行。

  虽然小女婴没吱一声,但方岳知道她肯定听得懂,而且既然她能将玉符激活保命,那么肯定有办法破石而出。

  让他坚信不疑的原因还有一个,在这短短的半天里,小女婴明显长大了不少,在地宫中还是刚出生的样子,现在看至少有三四个月大小,整整长高了三四寸。

  就算他反应最迟钝,现在也明白这个小女婴不是什么天婴,而是古修涅槃重生,玉符散发的力量与无形屏障的力量有九成相似,屏障内的“小山”,多半是她的尸蜕。

  “那具尸蜕少说也用百丈,也就是说,她之前的实力绝不下于那个巨大的生灵,她这么惧怕,难道原本就有旧仇,巨大的生灵,是感应到她涅槃的气息,寻仇而来?”

  方岳见磨破嘴皮小女婴不为所动,心中琢磨,希望能找到打动她的方式。

  “那也不对啊,像她们这种凝魄境的大能,在我们这一域只存于传说之中,可即使是传说,也不曾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物,那他绝不是这一域的,纵然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垮越数域这么速度赶来,说明他原本就在这里,看他似乎在寻找什么,究竟是为何而来呢?”

  酷。i匠网首发)…

  方岳越琢磨越觉得奇怪,如此通天的人物,不惜跨域远行到这片不毛之地来,究竟是为什么呢?

  “难道这绝林附近,有什么惊世的奇宝吗?”

  如果不是针对小女婴而来,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那个通天的人物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是为寻找某件至宝,或某桩天下的机缘而来。能令这种通天人物都觊觎的奇宝机缘,价值可想而知,只怕要搅起轩然大波,这对日暮西山的方氏部族,可不是好事。

  “小家伙,那人绝不是冲着你来的,你就放心吧,我想一定是这片山野埋藏着什么奇宝,不然刚刚他将地宫轰塌,必定找到你留下的气息,将你锁定。”虽然不一定能女婴,为了方铁群的安危,方岳还是决定游说一番。

  听到他的话,小女婴目光竟然闪烁不定,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摸了摸手中的小炉,然后轻轻一推玉符,玉符离手而出,就像鱼儿在水中游过,在巨石中轻松地破开一条通道。

  方岳大喜,叫小紫鹏跟上,片刻之后,通道已与外界连通,久违的光明射来,小紫鹏兴奋得“呱呱”直叫。

  方岳与它心灵相通,拥有双重的感官,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悬起的心也放了下来,小女婴似乎也明白对方已经远去,目光变得淡漠起来。

  奇怪的是,方岳找了一大圈,只看到几滩血迹,却没有发现方铁群与祁云苍的遗迹,估计都伤得不轻,却没有他们倒霉,没被不可抗拒的巨石压到。

  “她很明显是古修涅槃重生,这种奇事,虽也有记载,但族人多半会将她当作妖孽,要是带她回到族中,只怕对她是祸非福,刚刚也算欠她一条性命,算了,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等她长大了再说。”

  小女婴半天就长大了好几个月,按这个速度来算,用不了一个月,就会长成十五六岁,如果带回到部族中,多半要被当作妖邪处置,因为外部环境险恶,生存艰难,神裔部族对付异类手段残酷,或许直接将她生剥了都不一定。

  尽管不知道她是善是恶,可她现在毕竟只是一个婴儿,而且刚刚又是她激活了玉符,救了他与小紫鹏一命,方岳自然要保她周全。

  想了想,方岳在一块石壁上刻下一行字,让方铁群转告母亲,自己无恙,只是突破了四重,想在绝林外围历练一段时间,让她不要担心。

  他太了解母亲的脾性,别看平时温婉和气,可要是发起火来,没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要是知道方铁雄勾结外族谋害他,还不得马上去找对方拼命,现在方戈又在东兽王林与祁云氏交战,一时间之间脱不开身,一旦动手,肯定要吃亏,所以他必须有个交待,才能放心逗留在外。

  留下字后,他让小紫鹏一路北飞,又飞了三四十里,已经进入了绝林的地界。

  绝林面积比宠兽场要大得多,虽然名义上是方氏的属地,实则因为太过危险,历来只被用来处罚重罪者。

  到了这里,腐水河两岸已经没有高峡,地势也变得平坦了许多。说来也奇怪,竟连河水都变得清澈无比,方岳称奇不已。

  绝林步步凶险,方岳不敢乱闯,令小紫鹏减速低飞,在附近十多里内探查了一圈,最后选定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谷,决定暂时在此隐匿,等到小女婴长大再作打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