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岳心中十分奇怪,却没有表露出来,在蛮荒世界中,有不少关于天婴的传说,据说某些地方钟灵毓秀,天地会吸收这些地方的灵气,有感而孕,生出天婴。

  “要真是天婴,可就了不得了!”

  方岳不由啧舌,看向小女婴的目光奇光大放,要真是天婴,那是先天神胎,资质逆天,是能成就真神的存在,嘿嘿,要是将她养大,那不得轻轻松松凌驾众生啊?

  感觉他眼中的绿光,小女婴忍不住一阵恶寒,小脸竟是吓得煞白。

  方岳在附近找了好几圈,没有发现玉符与石塔,问小紫鹏,它马上看向一脸无害的小女婴,告诉方岳,东西都被她收入小炉里了。

  方岳知道这些东西想必跟她有大有关联,甚至有可能就是她的,便让她拿着,没有收回。当务之急,还是尽快逃出生天,他恢复成一副峻的模样,带着她们向入口潜去。

  作为杀神,他当然明白不少常识,在这处地宫中,只要离暗河远稍远,空气就极少流动,而且湿气极大,洞顶会不停滴下凝露,这说明除了暗河河道与入口,再没有其它出口。

  现在带着小女婴,暗河自然不能考虑,那就只能沿原路返回,碰碰运气了。

  “轰轰轰!”

  方岳本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可还没有回到入口,上方就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他正想潜伏过去弄清楚状况,就听到方铁群爆怒的声音:

  “祁云苍,你就不怕我族中兄弟赶来,将你捉拿,燃魂点魄吗?”

  “教习?”

  听到方铁群的声音,他不由心中暗喜,祁云峰被他接连重创,按说已不是方铁群的对手,之所以听来状况不妙,多半是因为那头骏鸟的关系,但要是小紫鹏能将兽宝激活,在那层虚影的笼罩下,裂山雕不见得会输,只要合作得好,很有可能将祁云苍斩杀。

  “小心点!”

  他向小紫鹏叮嘱一声,解下腰带将小女婴轻轻地绑在小紫鹏颈上,又扯了一根老兽筋充当腰带,轻轻挥手,向洞口潜伏过去。

  “看来来凶狠,其实倒也体贴……”

  小女婴静静地任方岳施为,心中如少女一般点评着方岳的作为,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活了几千年,心思怎么样小孩子一般,难道这次涅槃并不完美,留下了缺陷吗?

  两人正在各怀心思,前方有天光照来,方岳轻压小紫鹏,让它放慢速度,蹑手蹑脚地向入口潜去。

  “轰轰轰!”

  外面的战局惊险万分,当方岳将头探出洞口时,正看到方铁群挥拳击向祁云苍,而它的裂山雕却被骏鸟死死地压在身下,被啄得全声是伤。

  “既然送上门来,就乖乖受死吧!”

  虽然被方铁群压制,祁云苍却语气张狂,右半身焦黑,枯发披散,面目狰狞,有如厉鬼。

  “覆海拳!”

  他大吼一声,独臂狂振,左拳如闹海蛟龙,迎着方铁群的拳势怒击而出。

  “轰隆!”

  两人竭力的一击狠狠对撞在一起,漫天的流星火雨与惊涛骇浪彼此纠缠,巨响声不停炸开,除两人之外的一切物体,都被强横的力道横扫而开。

  “噗嗤!”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时,骏鸟突然松开裂山雕,化作一溜青光,一口啄在方铁群背部,皮开肉绽,血花四溅。

  “啊!”

  方铁群痛得脸色煞白,痛呼一声,却对骏鸟的攻击不管不顾,陨星拳势不减,向祁云苍狂压而去。

  现在的局面对他非常不利,如果再去防守骏鸟,肯定会疲于奔命,被对方玩死,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将后背交给裂山雕,全力攻击祁云苍,看能不能一招将他重创。

  “喳喳!”

  裂山雕与他共处数十年,视他如父如兄,见他被骏鸟咬掉大块血肉,怒得全身铁羽竖立,引颈怒鸣,双翅狂拍,如一道铁灰色的闪电,向骏鸟嘶咬而来。

  “轰隆隆!”

  “啊!”

  陨星拳虽然历经失轶,可毕竟是上古传承,不单蕴含了坚实厚重的土行神力,还带着焚灼爆裂的火行神力,两种神力相互融合,彼此推高,威力极是惊人,再加上现在方铁群实力远在祁云苍之上,数次交锋后,覆海拳终于不敌,浪涛倒卷,祁云苍被横扫而出,纵然拼命抵抗,仍被绞得血肉模糊。

  “噗嗤!”

  方铁群也好不到哪去,裂山雕远不是骏鸟之敌,虽然拼命纠缠,仍被骏鸟闪开,一口又啄在背上,肋骨都被啄断,血流如注。

  看着外面的战况,方岳脸色沉重,按现在的形式来看,方铁群能胜的机率不过三成,而且即使胜出,也会被骏鸟虐杀。

  如果现在他执意要逃走,倒是大有机会,可方铁群明显是不放心他们才追寻过来,别人如此待他,他哪能无情无意?

  “你先藏好,等我动手后,马上与我汇合!”他对小紫鹏附耳一声,如灵狐般掠出,利用对光暗的高超掌控,收敛气息,向着祁云苍背后潜去。

  如果在平时,祁云苍他们都不难发现他的形迹,可此时两人两鸟正在生死撕杀,感官高度集中,无暇顾及其它,竟然被他成功潜伏到祁云苍身后十多丈处。

  “紫翎太诡异,没有虚影护持根本无法摧动,可这距离还是太远,得想办法提醒教习才行。”

  方岳伏在一块青石之后,心中寻思着对策,现在隔得还是有点远,他又没有远程攻击的手段,战局瞬息万变,守株待兔肯定不行。

  “这个方向,教习倒是能看到我,但表情肯定会露出破绽……看来只有等他们正面交锋时,冒险潜进了。”一时之间,方岳却是想不出太好的办法,此时他们在游斗,只能等他们再次正面拼杀,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潜近一些。

  “轰隆隆!”

  方铁群为了避免被骏鸟盯住,总是一沾即走,可祁云苍却千方百计想要将他截住硬拼,几个回合后,祁云苍终于逮住机会,一计火云掌,劈出片片赤红的火云,向方铁群席卷而去。

  “机会!”

  方岳等的就这个时候,幽灵般掠出,利用乱石地遮挡,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到五丈之内,这个距离,已经能够展开袭杀。

  “群星乱舞!”

  退路被封死,方铁群别无选择,虎躯一震,陨星拳第八招狂轰而出,神力汹涌冲出,化作漫天的陨星,向祁云苍的攻击对轰过去,一边是流星火雨,一边是火云烧天,整个峡内被映得通红,河面都被烧得嗤嗤作响,不时有高压的水汽炸开,炸响声不断,有如惊雷。

  方岳双目如深潭,将战场地每一丝变化尽收眼底,虽然此举关乎生死,他却冷静如常,全身肌肉自然舒展,身心都处于巅峰状态,随时能给出致命的一击。

  陨星与火云不断冲击,祁云苍终究是伤得太重,阵地几经交替之后,火云全面不敌,快速瓦解,恰好此时骏鸟被裂山雕死死咬住,只能向方岳藏身之处退来。

  “机会!”

  方岳眼中寒光微闪,身体肌肉蓦地绷紧,如猎豹般冲起,穿肠剑带着夺命之光,向祁云苍的腰腹袭杀而去。

  肘腋生变,腹背受敌,祁云苍心惊胆寒,但也令他如困兽般彻底爆走,他面容扭曲,双目喷出无尽恶毒的光芒,竟是再次逼出真血抹于掌上,向方岳狂拍而来。

  既然敢偷袭,方岳就将一切可能性都考虑周全,见对方发狠,果断止住攻势,极速退开。

  如此一来,祁云苍进退两难,如果执意对他追杀,无疑是将后背交给了方铁群,方铁群虽然也受了重伤,但陨星拳的威力非同一般,一拳就能将他轰成废渣,可要是回头迎击方铁群,以方岳的机敏,肯定会看准机会再次偷袭,结果同样好不到哪。

  祁云苍也是久经杀场之辈,虽然一天之内倍受挫折,但理智并没有完全丧失,见事不可为,虚张声势向方岳拍了几掌,方铁群刚刚出击,就发足狂奔,向骏鸟冲去,竟是想与骏鸟联手将裂山雕虐杀,然后再主仆合体,轻巧方岳两人。

  “想逃!?”

  方岳两人岂会不知他的用意,全部将速提升到极致,与此同时,小紫鹏也听从安排,从洞口处闪电般掠出,以犄角之势,向祁云苍围杀而去。

  “小骏!”

  祁云苍又惊又怒,眼看就要被两人追上,只能向骏鸟求助,希望它能将裂山雕制服,前来与他汇合。

  “呱!”

  “喳喳!”

  两只宠兽都与主人相处了数十年,十分通灵,知道现在是生死瞬间,全不要命地死斗起来,一时间爪影漫天,血羽飞散,厉啸声刺破了长天。

  裂山雕虽然不敌,但性情与主人一般,钢烈无比,虽因体内水气被骏鸟吸噬,十分实力发挥不足六成,被啄得骨头都露出大片,仍是死缠着骏鸟不放,至死方休。

  “看你能逃到哪里?”

  骏鸟没能打破僵局,方铁群精神大振,终于追近,暴喝一声,又是一计群星乱舞祁云苍暴击而去。

  “呜呜呜!”

  狂乱的神力搅得天翻地覆,搅出一道道龙卷风柱,呜呜狂啸着向四周肆虐而去,一片火雨流星携着无数的巨石,如一条奔腾而下的大河,向祁云苍狂卷而去。

  Nl酷X匠r●网永@.久f免?D费看小S%说y

  祁云苍心知必死,眼中鬼火疯狂地跳动,全身神力剧烈波动,竟然动用自毁禁术,拳掌连出,向方铁群反扑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毅说:

喂,说你呢,看书不追书,不送肥皂,不撸一管,有你这么没节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