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灵宝,神婴!

  渐渐地,一丝丝带着金光的血雾从烈焰中升起,将瑰红血魄包裹起来。

  不断地焚烧中,血雾渐渐凝成实质,到某一瞬间,烈焰竟发出阵阵欢鸣,化作一只漆黑的冥凤,生出种种无上的灵魂力量流入血魄中,血魄竟变作一个胎盘的形状。

  胎盘不断吸收烈焰焚出的生命神能,一个细小的生命在里面凝结而成,这个细小的生命疯狂的吮吸血雾蕴藏的能量,竟然遇焰而长,很快变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女婴。

  女婴紧闭着双目,似乎极为享受烈焰的烘烤,渐渐地,火势变小,尸堆最终变成灰烬,最后一束火焰熄灭,无穷的神秘力量化作一道七彩神光没入女婴体内,托着它轻轻飘落地面。

  片刻后,女婴睁开了黑曜石般的眼睛,竟极为镇定地转动着眼珠,观察着地宫中的一切,目光深邃而淡漠,全无半分婴儿的模样。

  一番打量,她已明白一切,冷冷看了小紫鹏与方岳一眼,双眼闭上,再无动静。

  “滴答……”

  时间流逝,气温慢慢下降,渐渐传来滴水声,一颗冰凉的水滴啪地落在方岳身上,把他惊醒过来。

  他呼地爬起,他的思绪还停留在被祁云苍击中的瞬间,以为对方还在攻击,下意识地架掌护在胸前,只等弄清处境,随时准备攻击。

  他突然看到了地上的女婴,五官精美得像天公神作,赤、裸着身体,整个人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神圣的光辉,就像是古画中的神婴。

  “这是怎么回事?”

  方岳皱起了眉头,他明明记得被祁云苍击中,连心脏都被轰碎,血似乎都流干了,怎么现在一点事都没有?

  再去看小紫鹏,它也一点事都没有,而且它的紫羽变得更加高贵,上面荡漾着种种奇光,就如神鸟一般。仔细一感受,发现天地神力不停涌入它的体内,它的气息浩大精深,就像在悟道一般。

  “小山”也不见,还有这个古怪的女婴,种种迹象,都透出一股子邪气。

  他没有贸然接近女婴,杀手的生涯使他明白,许多看似无害的事物,往往蕴藏着巨大的杀机,更何况他没有看到祁云苍的身影,难免就将小女婴与对方联系起来。

  “不对,这些是什么……”

  他跑到女尸焚出的灰烬中探查,发现正中位置,似乎有数件事物,不由眉头微皱,小心地向它们靠去。

  走近一看,灰烬中有三件物品,一块晶莹的玉符,一个精美的小炉子,还有一樽简陋的石塔。

  确定并非陷阱后,他将它们拾了起来,玉符与小炉子上全有神妙的密纹,一看就非常不凡,唯独石塔非常普通,但似乎有一丝轻微的波动,但实在是太轻微,他不敢确定。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都是价值连成的宝贝,极有可能是传说是的灵宝。

  返神者的武器,最初是凡兵,然后是神兵,神兵之上,便是通灵神兵,再往上,才是灵宝,据典籍记载,灵宝至少得要凝魄境才能驭使,难道这里是一个凝魄境大能的埋骨之地?

  想到这里,方岳心中不由有些骇然。

  据他所知,在这片大域之中,造血境高手已经是帝王般的存在,像陨星山脉这种穷僻之地,千年都难得出现一次,而凝魄境远非造血境可比,因为一旦晋升凝魄境,就被世人尊称为半神,虽非真正拥有真神的一半实力,但也拥有了部分神能,不说手摘星辰,但排山倒海,不在话下,灭杀造血境,就如虐杀蝼蚁。

  “这里到底是怎样的所在,你,又是何方神圣?”

  沉思中,方岳走到女婴身边,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不放。这一切超出了他的认知,任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看着小女婴,谁知小女婴竟也鼓着溜圆的大眼,恶狠狠地看着他。

  这家伙真是放肆,竟敢如此看我的身体!方岳以为小女孩是“好奇”,却不知对方已经起了杀机。

  “小家伙!”

  再怎么古怪,方岳也只是将她当作一个婴儿,虽然不知她的来历,但既然不是祁云苍设下的陷阱,他就不能弃之不管。他尽量让自己和善一些,走过去将小女婴抱了起来。

  “呶呶呶……”

  看她竟然凶巴巴地看着自己,方岳爱小孩的天性自然流露,忍不住在她脸上捏了捏,竟然将她小脸捏出一个红红的小印。

  前世他孤苦一生,实则非常渴望家庭的温暖,但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结婚生子,遗害家人?

  而人家的孩子,第一他怕吓到他们,再者也怕给他们带来祸害,所以最喜欢,也只能躲得远远地观看,不可能像现在这般亲近。

  “咿吖……”

  谁知小女婴却像小泥鳅般,在他手中扭动起来,嘴中咿吖大叫,明显对被他“轻薄”,十分不满。

  数千年前,她可是这片大陆至高无上的存在,虽然因为血脉略有不足,没能完成冥凤七死诀的第四死,但仍是古往今来有数的天才,以往旁人都视她为不可亵渎的女神,何曾被人如此“轻薄”过。

  更何况,她现在一丝、不挂?

  “三千年前,我离开鸿城,顺应命运的感召来这个方向寻找机缘,却直到寿元耗尽都毫无所得,现在我却完成了涅槃……难道他就是我命中的机缘吗?”

  想到这里,小女婴心中不由有一丝别样的悸动,杀心快速消退,脸上竟浮起一丝红霞。

  达到凝血境后,之所以号称半神,是因为从这个境界开始,可以感受到一丝宿命,她对之前的感召确信无疑,而方岳间又有一种难明的亲切感,莫非这个半大的、天资弩钝的小子,就是命中的机缘?

  难道命运的巨轮,已经开始转动了吗?

  她的眼神,不由得得有些迷茫,那些远古的传说,难道都是真的,要一一变为现实吗?

  方岳却不她心中的想法,看她还是凶巴巴地样子,忍不住哈哈一笑,见小紫鹏还未苏醒,便抱着她向四周打探过去。

  此时屏障、霞光、迷雾统统都已消失不见,方岳跑了一圈,竟没发现祁云苍的任何踪迹。

  “奇怪……”

  他一脸奇怪,但明白找不到答案,摇了摇头,回到了小紫鹏身旁。

  小紫鹏的状态有些奇怪,跟初时炼化兽宝有些相似,但又不尽相同,方岳感觉它的血脉似乎正在升华,同样是莫大的机缘。

  方岳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小紫鹏唤醒,虽然这种机缘难得,但祁云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杀回来,要是丢了性命,再好的机缘又有何用。

  可就在这时,一股无比精纯地生命力量从他血液中喷涌而出,正是刚才吸收的无上神能。

  他感觉自己像一个随时都会炸开的火药库,如果不及时炼化,别说逃命,只需片刻功夫,肯定会炸成肉沫。

  他不由苦笑一声,怪不得小紫鹏在这个时候还在沉睡,原来也是吸收的神能在作怪。

  阵阵躁热传来,他感觉自己快要燃烧起来,纵使以他的心性,也是火烧火燎地将全身衣服脱下,只剩一条裤衩,盘脸坐下,开始炼化体内怪异的力量。

  他却没有发现,此时被他放置在地上的小女婴,脸上的红霞更浓,将脸转开不敢看他,就如怀春的少女一般。

  但他此刻哪有余力关心其它,凝魄境大能涅槃所产生的神能,极其霸道,若不是他血脉金符神异,再加上陨星诀传承久远,有种种神妙之处,肯定无法承受,直接会爆体而亡。

  当然,有这种种优势,结局自然截然不同,运转开陨星诀后,虽然那股神能依在体内兴风作浪,却被神血牵制住,再加上陨星神力镇压磨灭,还是一丝丝转化,变成无比精纯的神力,被方岳吸收。

  神能何其强大,虽然炼化的速度极慢,可转化成神力后,却是海量,方岳全心炼化,却不知道,他每磨灭一丝神能,神力都给猛涨数分,修为简直是蹭蹭狂涨,很快就从三重小成,突破到大成,巅峰,然后三道神纹轰然碎裂,在神力的温养下,很快重组为四道,在他心室中熠熠生辉。

  然而神能还没被炼化完毕,但它们不再那么狂躁,而是温驯地潜藏于血肉之中,慢慢地改造着他的身体。

  晋升四重之后,方岳感觉身心舒泰,一种力量的感觉充斥全身,蓦地从潜修状态中转醒过来,忍不住就是仰天长啸。

  “啊~~”

  酷8、匠q网●首/发k

  一声长啸,回声激荡,将心中的积郁散发而出,方岳觉得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全身充满着无穷的精力,恨不得马上找人大战一场。

  “呱呱!”小紫鹏早已醒来,看方岳清醒,跑到他身旁,欢喜的鸣叫。

  而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小女婴目光躲闪,不敢看他,当然,她太过幼小,自然又被方岳华丽地无视了。

  他走到旁边,将衣服穿好,却发现刚刚在灰烬中找到的几件宝贝全都不见了,略一扫视,发现那个却小炉被小女婴抓在手中。

  “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