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浴火涅槃

  “砰!”

  骇浪般的拳力将云龙淹没,只是闷响了一声,再不见踪迹,而拳力却汹涌冲出,向方岳狂卷而来。

  虽然祁云苍伤得极重,实力跌落到不足八重,但他神技非凡,这一击至少相当八重好手的全力一击,而方岳即使有虚影神泽护持,也才不过五重,与其对碰,无疑是鸡蛋碰石头,要是被卷中,只怕会绞得连渣都不剩。

  但他既敢反攻,岂会没有一点准备?所以刚刚将“排云三剑”施展完,已悄然向小紫鹏下令,等到拳力卷力,已经化作一道紫电逃向远方。

  “轰轰……”

  纵使如此,祁云苍的攻击毕竟太强,小紫鹏逃出数十丈,仍是慢了一丝,被最后一次浪滔卷冲,轰轰巨响不断,虚影明灭不定,它与方岳全被震得五腑俱伤,血流不停。

  也就在此时,被浪滔吞噬的云龙再次露出真容,虽然被拳力磨灭得只剩淡淡一道虚影,却以不可抵挡之势,一闪没入祁云峰右肩。

  “噗嗤!”

  “啊!”

  一声闷响,伴和着祁云苍再次的惨叫,血花惊艳绽放,祁云苍原本被灼得乌黑的右臂竟在倾刻间炸成血雾,没有留下一片完整的皮肉。

  “啊!啊!啊!”

  祁云苍好恨,不单没能杀死一个黄口小儿,还令自己折损了一条右臂,十成的战力,去了七成,他完全失去了理智,向方岳疯狂追来,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方岳生吞活剥,要让方岳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以心头之愤。

  方岳与小紫鹏此时的情况岌岌可危,还好在最后关头,虚影将拳力化解,虽然变淡了许多,仍牢牢地护持着他们。

  “快……快走!”

  方岳艰难地开口,污血不断从嘴中冒出,使得声音含糊不清。

  小紫鹏也伤得不轻,全身紫羽黯然失色,连回答他的力量都欠缺,可在这时,紫鹏虚影却主动拍动着双翅,带着他们向北边飞去。

  “砰!”

  前方似乎有座小山,虚影载着两人飞了里许,“砰”地撞在小山前的一道无形屏障之上,撞得方岳头昏眼花,虚影也彻底消散。

  祁云苍状若疯魔嘶吼着追杀而来,现在距他们不过几十丈的距离,以他现在的速度,只需要十来个呼吸,就能将他们擒拿。

  “呱呱……”小紫鹏无力地叫着,全身紫羽都吓得倒立起来,无助地看着方岳,目光绝望无比。

  方岳感觉浑身都快裂开,呼吸略重,鼻孔血流如注,心肺就像刀割一般。

  “来,快跟我走!”

  他以无上的意志将剧痛压下,以意志统帅全身,竟然无伤重创,扶着小紫鹏向无形屏障的左方跑去,面临如此绝境,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惊慌之色。

  “呱!”

  小紫鹏看着身旁这个有些陌生的生灵,头一次发自内心地有了臣服之心,额间神彩熠熠,竟飞出一只小指大的紫鹏,一闪没入方岳脑中。

  “嗡!”

  方岳感觉被紫色光海笼罩,小紫鹏就如他另一具身体一般,一切感知,他都有如身受。

  “同生独死契!”

  看到这一幕,祁云苍更加疯狂,同生独死契唯有血统高贵的神兽后裔才能展出,一旦种下,生则同生,死则宠兽独死,如果方岳受到致命的攻击,会危及到性命,伤害就将转嫁到小紫鹏身上,这无异于多了一条性命,如此好事,叫他怎能不嫉妒若狂。

  方岳却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他只是觉得与小紫鹏关联更加紧密,伤势似乎也略轻了数分,因为有双份的感知,世界变得格外清晰。

  “咦?”

  小紫鹏是先天神鸟后裔,天生变异,又接受了绝世兽宝的传承,感知远在他之上,通过它的感知,他发现身后自的血液被无形的屏障吸收,凡是血液接触到的位置,屏障都被扭曲。

  “难道……”

  绝禁中看到生机,他不由双眼亮起奇光,毫不犹豫,命小紫鹏极速掠到屏障边,张嘴一喷,将大口的污血迫成血雾,喷洒在屏障上面。

  果然,血雾刚洒落在屏障之上,便闪起点点金光,使得屏障洞开,露出一条通道,而血雾被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引,飞快地向“小山”飘去。

  就在此时,祁云苍正好赶到方岳身后,他神力可以离体,自然能感知到无形屏障的存在,更晓得此地绝对不凡,或许有天大的机缘,见方岳竟喷血破禁,又怒又急,一指将眉心划破,迫出一滴真血,伸手一探,将真血抹于掌上,相隔百丈,对着方岳就是一掌。

  百丈的距离,如果在他巅峰时期,并非不可逾越,然而他现在跌落到不足八重,只能使用禁术燃烧真血,才能攻击到方岳。

  “烘!”

  火云掌劈出,真血烘地燃烧起来,火云化作一条鲜红的火龙,咆啸着向方岳冲击过去,所过之处,竟连空气都被焚烧一空,地面被烧出一条黑线,冰冷的岩石,竟有熔化的迹象,可想而知,这一掌蕴含的火行神力,有多么可怕。

  “危险!”

  曾经身为一代杀神,方岳刀口舔血十多年,对凶险的感知最是敏锐,再加上现在是双份的感知,感官更是非凡,祁云苍刚刚劈出掌势,他就感知到一种空前的凶险,似乎无论如何,都在劫难逃。

  “快!”

  前世他历尽苦难,心志如钢,尽管本能中有种无力感,却鼓起意志将其磨灭,大声催促一声,与小紫鹏一起,全速向通道中掠去。

  他们已经进入洞道,如果折回,肯定会被火龙迎头撞上,现在身后的通道正在慢慢合拢,唯有深入通道之上,希望火龙攻到前通道能够闭合,才有一条生路。

  “轰隆!”

  可事情怎能如他所愿,通道闭合太慢,他们刚刚向前逃出两三丈,火龙就张牙舞爪地猛撞在通道之上,虽因洞道太小无法通过,但撞击爆裂之后,汹涌的火云浪涛狂冲而入,直接将他们撞出数十丈,烧太通体焦黑,七窍血流如注,他与小紫鹏都是气息全无,躺在地上再无动静。

  见一击得手,祁云苍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极速掠到洞道入口,可赶到时,洞道恰好闭合,弄得他碰了一鼻子灰。

  “轰轰轰!”

  他全力施展火云掌,在屏障上狂轰滥炸,可屏障牢不可破,纹丝不动。

  方岳害他这么惨,他恨不得马上将方岳活拆了,见破不开屏障,气得哇哇大叫,竟然一指将手掌割破,将鲜血涂在屏障之上,希望能像方岳一般,用血破禁。

  可他注定要失望,这里的禁阵本是前代大能布下,为的就是寻找高贵的血脉,方岳的血液,蕴含着近千道轨迹的神血金符,而他的金符,只不过是一个淡淡的金点,连一条轨迹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将屏障破开?

  “啊,小蓄生,休想死得这么痛快,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想尽办法都没能将屏障破开,祁云苍彻底失去了平常心,气得乱叫,差点要以头撞屏障,样子跟疯子没有两样。

  也怪不得他,他号称陨星山脉淬体之下第一人,自视极高,根本没将方岳看在眼里,以为杀方岳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谁知道这场激战下来,他就好比面对一个初入淬体的高手,连受重创,下场凄惨,原本想将用方铁雄许诺的灵药缓解病情,再找机会冲击淬体,现在这一切休提,就连是否能重回九重,还是两说。

  可屏障是前代大能布下,虽然历经数千年,神能近乎耗尽,却也不是他能击破的,到最后他只能破口大骂,跟乡野泼妇没有两样。

  到最后,他骂都没力气了,只能欲哭无泪地靠在屏障上坐下,虽然没能得尝所愿,也非要看着方岳死绝,才肯甘休。

  禁阵中,方岳气息全无,躺在冷冰的石地上,小紫鹏也是一样,躺在他前方,两者的血都狂流而出,古怪的是,小紫鹏的血始终绕着它转动,紫光熠熠,没有凝固,甚至还将一小部分他的血吸收,而他的血,却如一条金色小河,向“小山”无声流去,最终没入“小山”,消失不见。

  “操,哪个杂碎敢动我的小骏!”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血液都快流光,生机也快要断绝,坐在屏障外的祁云苍突然大骂着跳了起来,顾不得再管方岳的死活,像火烧屁股般向南跑去,转眼消失不见。

  \酷匠-网Cl首发

  就在他走后不久,神奇的一幕上演了。“小山”中突然升起阵阵红光,将整个洞定映得通红,一块梦幻般的血魄,从“山体”中闪出,“烘”地冒出熊熊烈焰,竟在转眼间将整座“小山”点燃。

  其实要是细看,不难发现“小山”其实是一具巨大的女尸,它足有百丈高矮,如果是神裔,天才知道,生前究竟是何等惊人的境界,只怕在这片无边的大陆上,也是跺一跺脚都天地变色的主宰。

  “烘烘烘!”

  女尸熊熊燃烧,却没有一丝臭味传出,反而焚烧成种种浩缈的神力,向梦幻般的血魄聚去。

  这些能量,蕴含着无上的生机,只是外泄一丝被方岳与小紫鹏吸收,他们的身体便脱胎换骨地愈合起来,方岳体内血液重生,而小紫鹏流出的血液,却被这些神力引回体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