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不是好消息,如果方铁雄真的勾结了其它两大部族,即使执幡老祖如日中天,父亲这一系也是输多赢少,现在的局面,更是必输无疑。

  但他不能顾及不了这么远,现在最紧要的是自己先逃出生天,可对方的骑宠太诡异,竟然能吞噬水气,使得小紫鹏速度大降,一旦被追上,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他正在苦思对策,突然感觉眼前一紫,低头一看,小紫鹏全身紫羽波浪般翻滚,一阵高贵的紫光从它体内冒出,竟在转眼间形成一道巨大的紫鹏虚影,将他们全部笼罩在内,如得到神泽护体,流失的水气快速回复,就连他右臂的伤势,也高速地恢复起来。

  与此同时,一种古老高贵的气息从虚影中扩散而出,令得后方的骏鸟噤若寒蝉,竟被吓得止步不前,如果不是祁云苍死死压制,肯定会落荒而逃。

  “唳!”

  小紫鹏发出一声欢鸣,紫鹏虚影的巨翅与它的双翅重叠在一起,猛地一拍,速度直接飙升数倍,如离弦之箭,将距离拉开。

  “啯啯……”

  在祁云苍的逼迫下,骏鸟发出惊惧的鸣叫,战战兢兢地追来,双目之中全是惊恐,看着小紫鹏,就如看到了鸟中帝王一般。

  要是被方岳逃掉,祁云苍肯定会颜脸丢光,眼看就要得手,他哪肯就此放弃,竟目露凶光,不惜折损骏鸟的生机,十指狂弹,施展一种恶毒的刺激禁术,使得骏鸟凶性大发,速度狂飙猛追而来。

  在禁术的刺激之下,骏鸟的真血熊熊燃烧,浑身就像点燃了火油,速度激升,竟然比得到虚影加持的小紫鹏还要快上数分,双方的距离再次拉近,还好有虚影护持,水气不再流逝,局面比之前还是要好得多。

  眼看对方就要追上,小紫鹏对方岳轻鸣一声,提醒他注意,蓦地俯冲而下,方岳只感觉头皮快要被血液胀开,等恢复感知时,小紫鹏已载着他飞入腐水峡边的一片密林之中。

  这片密林存在了无数万年,要是平时,小紫鹏绝不敢涉足其中,但现在为了逃命,只能冒险一搏。

  密林除了无数的参天大树,还有杂木、藤蔓纠缠,极不利于飞行,可小紫鹏身材“小巧”,而且得到绝世兽宝的传承之后,身形远比之前灵动,在这密林中穿梭,竟是游刃有余,如鱼得水。

  对方的骏鸟翼展足了三十丈,根本无法进入林中,只能在林上盘旋追击,一时间竟奈何不了他们。

  竟被两个小辈戏弄,祁云苍眼中的鬼火更加惊悚,怒气发作,气息外露,更激得衣发狂舞,有如邪魔。

  “你们以为,这点小小的伎俩,就能使你们逃出生天吗?”

  祁云苍再也无法保持猫抓老鼠的高姿态,怒声一句,狠狠在骏鸟背上拍了一掌,骏鸟再次加速,极速飞临小紫鹏头顶,“咕咕”怪叫数声,蓦地张嘴一吐,一条火龙向下方狂喷而来,倾刻将古林点燃,浓烟呛得方岳与小紫鹏泪眼迷离,几乎喘不过气来。

  “快,逃到峡下去!”方岳没想到对方竟然哪些狠辣,不顾引来林中的凶兽,也要用这种恶毒的手段将他们击杀,情急之下向左边一指,让小紫鹏逃入腐水峡中。

  祁云苍见他们“抱头鼠窜”,前辈高人的优越感又重新回归,指挥着骏鸟不停喷火,衔尾追击,在他看来,任方岳他们逃入腐水峡又如何,只要没有密林阻碍,他只需数十个呼吸就能追上,将他们随意虐杀。

  “呱呱!”

  快到峡边,小紫鹏竟尖叫一声,突然折转方向,竟是告诉方岳,它知道前面有个奇怪地方,要是能逃到里面,或许就能逃出生天。

  方岳大喜,一不做二不休,从怀中掏出大把黄磷石,以其人这道还治其身,砰砰全部砸在身后,将后面的树木全部点燃,烈焰如海,对方只能绕到两侧,一时之间竟然没追得上来。

  在祁云苍气得发疯的咒骂中,小紫鹏顺利逃出数里,突然它欢鸣一声,一个急转,全速向腐水峡下冲去,还没等祁云苍反应过来,就来到了峡底一片坍塌的岩壁前。

  方岳一看,坍塌的巨石中有个米多宽的小缝,竟有丝丝迷雾从中漫出,散发出种种古怪的玄力,因为此时小紫鹏身周的虚影已经消散,没有它的护持,这些古怪的玄力,竟令他的视线有些迷离,各种感觉都迟钝起来。

  “呱呱!”

  见他发呆,小紫鹏向他催促了一声,不等他同意,闪电般钻入了小缝之中。

  他运转神力,将不适感驱离,可还没等感官复原,就被小紫鹏载着穿过狭小的洞道,进入一片迷雾笼罩的空间中,紧接着,比刚刚强烈上十倍的古怪玄力袭来,竟是令他完全迷失了感知。

  如果将迷雾抽离,可以看到这里是一片巨大的地宫,无数的洞道错综交缠,巨大的主洞道一直向内延伸,还有一条暗流汹涌向南,至少有数十里长。

  此时,祁云苍黑着脸站在小缝前方,以他的感知不难发现,小缝后的洞道极窄,岩石又是乌纲岩,即使他与骏鸟全力轰击,也需要刻多钟才能将洞道扩大打通,到时候即使追进去,方岳与小紫鹏也已逃之夭夭。

  “小畜生,让我抓到,非活剥了你!”祁云苍此时哪还有前辈高人的样子,咬牙切齿,歇斯底里,命骏鸟在洞前等候,须发皆张,发疯般冲入了洞道之中。

  不久后,他也来到了浓雾之中,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即使他全力抵御,这才迷雾仍使得他方向感错乱,而且找不到小紫鹏与方岳留下的任何气息,根本无从追起。

  “啊,小蓄生,我一定要让小骏生吞了你!”

  祁云苍气得捶胸顿足,犹豫半天,还是撞大运般,一头钻入迷雾之中,沿着暗河几北追去。

  此时,方岳一脸茫然的站立在小紫鹏背上,小紫鹏却像对这里非常熟悉,根本不受迷雾的影响,在地宫中七弯八拐,向着北部高速飞去。

  飞行了数十里后,空气中的迷雾渐渐消散,却有种种奇光异彩流转,将方岳映得色彩斑斓。

  “呱呱!”

  在小紫鹏的呼唤下,方岳渐渐恢复了意识,向小紫鹏说了一声,让它不用担心,向四周打量过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室,方圆至少有十多里,数条暗河在洞室东边汇聚,形成一个里许宽的小湖,不时有奇怪的大鱼跃出水面,使得洞室中多了几分生气。

  在小湖西边,有一件事物格外显眼,方岳的视线一接触到它,就被它牢牢吸引住,一脸的骇然。

  那竟是一具无比巨大的鸟骨,全身洁白如玉,方岳目测,它所占的面积比旁边的小湖也小不了多少,虽然死了,仍给方岳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令他几乎要跪地朝拜,需要全力运转神力,才能竖直腰杆,可想而知,在它生前,是何等的威猛。

  小紫鹏却是不受一丝影响,而且身上散发出一种神奇的力量,与鸟骨的神威和应,仿佛是同出一源。

  来到此处,小紫鹏就像回到了家中,显得格外欣喜,欢鸣着向鸟骨冲去,虽然它刚刚失去了母亲,但它毕竟年幼,喜怒哀乐,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会像成年人,会沉浸在伤痛中,无法自拔。

  虽然现在还没完全摆脱追杀,可处境比之前好了太多,方岳的心情也很不错,小紫鹏来到鸟骨之下,他便放开心神,打量起来。

  这鸟真是十分巨大,方岳不敢想像,是何等高贵的血统,才能成长到如此强大的境地,要是它还活着,只怕只用几翅,就能将方氏部族直接横扫,彻底摧毁。

  “这到底是哪种神鸟的后裔?看骨架的模样,倒与小紫鹏的体型有些相识,难道那块脑型兽宝,就是它的?蛮荒时,有一只紫色的大鹏神鸟吗?”

  看着骨架的模样,方岳不由将小紫鹏吞噬兽宝时的影像联系起来,心中更是震惊,那只紫翅大鹏站在月亮上都如此清晰,只怕在先天神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这只巨鸟如果真是先天紫鹏的后裔,那血统真是高贵无比。

  “这小家伙,倒是好福气……”方岳看着吱吱叫个不停的小紫鹏,心中不由感叹,如果自己的推测没错,它得到源自先天紫鹏的传承,将来的成就还不得逆天?

  “呱呱!”

  小紫鹏可不知道方岳在想什么,偏着脑袋叫了一声,是对方岳说,主人,我带你去看样好东西。

  方岳不由有些好奇,它自幼生长在野外,肯定见不过少天地奇珍,它所说的好东西会是什么呢?心情不由有些激动起来。

  小紫鹏轻拍双翅,轻灵地从巨鸟的胁骨中穿入,几闪就来到胸腔正中的位置,伸出爪子指着地面对方岳尖叫,就像是个小孩,在向父母得意地邀功。

  方岳顺着它指的方向一看,只见地面上静静躺着三根长翎,浑体暗紫,上面密纹交织,一看就是格外不凡。

  方岳将三根紫翎拾起,发现它们竟然极重,每根都有近百斤,真是非常神异。

  f看d4正~版M?章:节Eg上l1酷E!匠9网k

  “难道这也是巨鸟的兽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