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与宠兽订下契约,都是先将蛮兽击败,再强行从其体内迫出神血,虽然也能与宠兽产生关联,但绝不会像方岳此刻这般,竟连宠兽的语言都能听懂,要让旁人知道,绝对会匪夷所思。

  方岳不由大喜,心想之所以能听懂小紫鹏的鸣叫,除了它天赋异禀,更主要的怕还是它吸收了脑型兽宝的原因。

  “呱!”

  这时,母鹏发出欣慰的低鸣,脑袋一偏,身体无力地倒下,凄惨身亡。

  “呱呱……”

  母子连心,小紫鹏悲呼母亲,泪如雨下,展开双翅向母鹏狂扑而去,无力地趴在母鹏身体,哭得无法喘息。

  方岳虽然不曾经与至亲的生离死别,但是因为与它心灵相通,完全能感受到它的悲怮,也不禁心中黯然,见它哭得死去活来,便默默走到一旁,强压右臂的刺痛,挥舞穿肠,将大片杂木斩断,拖到母鹏身旁。

  母鹏太过硕大,他与小紫鹏都挪不动,所以只能火葬。

  小紫鹏与他心灵相通,看他找来柴火,知道是要为它母亲送行,更是扑在母鹏身上猛哭,直哭得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为你母亲送行吧!”看小紫鹏哭得无休无止,方岳暗暗心焦,方树生背后的强援始终像一团巨大的阴云笼罩着他,虽然成功驯服了小紫鹏,他还是觉得必须尽快离开,否则定有不则。

  “呜呜……”

  其实从他准备柴火开始,小紫鹏就已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人同此心,与至亲诀别时,谁都会万分不舍,伤心欲望,见他催促,虽然不舍伤心,却慢慢地从母鹏上起来,退到一旁,默默流泪。

  “用烈火为它送行吧!”将杂木堆满母鹏身体后,方岳取名一块黄磷石,庄重地说了一声,啪地将黄磷石砸在地面,黄磷石炸开,化作熊熊火焰将杂木点燃,把母鹏淹没在烈火之中。

  大火足足烧了半刻钟,小紫鹏一直目光呆滞地盯着火光,泪水哗哗流个不停,就像失去了灵魂。

  虽然发出阵阵恶臭,方岳却是一脸的肃穆,尽管死的并非同类,但既然是小紫鹏的母亲,他就必须表现出,此时此刻,必须表现出足够的敬重,就如同替朋友的父母送行。

  大火渐渐熄灭,小紫鹏仍是失魂落魄的模样,方岳正要催促,小紫鹏突然一个激灵,颈部的紫羽徒然直立起来,双目睁得溜圆,看向下游的远方。

  “唳!”

  它突然将眼中的泪光擦尽,双翅一拍,如紫电般闪到方岳身旁,微微伏下身子,示意他站到背上。

  小紫鹏只有两米多高,翼展也不过六七米,方岳却是毫不犹豫地跃到了它的背上,他的身体不足两百斤,小紫鹏拥有先天神鸟的血脉,又炼化了绝世兽宝,即使是背负万斤也能自如飞行,他这点重量根本算不了什么。

  “啾!”

  他刚刚跃到背上,小紫鹏引颈长鸣,全身流转种种高贵的紫色神光,一对修长的紫翅猛地一拍,以超乎他想像的高速冲天而起,几乎将他甩落下去。

  他感觉心脏快要飞出胸腔,一种兴奋的快感油然而生,神力流转,脚底生出一股吸力,牢牢吸附在小紫鹏背上,调整重心,示意小紫鹏全速高飞。

  “呱!”

  小紫鹏轻答一声,舒展到极致的紫翅猛地一拍,如一道紫色闪电冲天而起,方岳只感觉脸部被劲风削得火烧般灼痛,几次拍翅间,小紫鹏已载着他冲入云霄,速度比之裂山雕,竟然尤胜一筹。

  幼生期就比成年期还快,小紫鹏不愧是拥有先天神鸟血统的异种,如果慢慢领悟兽宝的传承,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即使放眼这片广阔的大域,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虽然惊喜于小紫鹏的神异,方岳却很快从欣喜中沉静下来,小紫鹏是先天神鸟后裔,又得到了绝世的传承,灵觉必然远在他之上,既然示警,并突然他离开,肯定是有所发现,也就是说,方树生背后的强援已经杀来,如果稍有不慎,他们的性命就会断送在这儿。

  “去那边!”

  他伸手指向毒蝠洞的方向,希望尽快与方松两人汇合,回到营地之中。

  “呱!呱呱!”

  小紫鹏急得脑袋摇个不停,竟然载着他向腐水河的上游逃去,鸣叫的意思是说敌人正是从蝠洞的方向而来,只有逃向上游,才有可能摆脱。

  酷D匠+$网√-首b发

  方岳自然相信它的判断,虽然心焦方松两人的安危,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希望他们吉人天相,任小紫鹏一路向北逃去。

  “嘎!”

  方岳正紧紧盯着身后,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啸,他感觉被一双大眼盯住,浑身一冷,竟止不住冒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感觉,就如被腐血蛟龙盯住一般。

  他心中暗叫糟糕,强自镇定下来,紧接着,便看到一个黑点从极远处掠来,渐渐变大,很明显正在极速靠近。

  “快!”

  尽管他知道小紫鹏已经尽力,仍忍不住低声催促,相隔这么远就给他如此大的压迫,来人的实力,绝不在母鹏与毒蛟之下,最少也是蕴力九重。

  进入七重神力即可离体,而且可以修炼神技,蕴力九重,最不济也有一个神技接近大成,一计神技下来,威力绝不会下于腐血蛟鹏的全力尾击,同样可以将宽达百丈的截断,使之倒流!

  可以试想,这样的攻击落在身上,会是何等的惨状?

  任方岳镇定,此刻也是冷汗涟涟,小紫鹏也好不到哪去,全身紫羽都竖立了起来,一对紫翅拼命狂拍,生怕被对方追上来。

  “哼,以为能逃掉吗?”

  这时,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在方岳耳边炸开,震得他双耳欲聋,气血翻腾,差点站立不稳,甩落鹏背。

  似乎吃定了他们,对方并没有突然加速,仅仅片刻功夫,双方一飞就是百余里,早已远离了宠兽场的范围,来到了凶兽林的区域,只要再往北飞数百里,就会进入绝林的范围。

  凶兽林已是凶兽无数,步步凶险,绝林更有大批成年期的蛮兽聚居,自古就是方氏部族严惩罪人的所在,贸然闯入其中,绝对是九死一生。

  此时,对方已经追入数里之内,返神者感官远超凡人,方岳能看清对方的模样,对方立于一头巨鸟之上,长着一头焦黄的乱发,脸部干枯,眼眶深陷,一对眼瞳,如同闪烁的鬼火,看得人心中发毛。

  这个人方岳见过,是祁云氏的祁云苍,几年前,执幡老祖两百岁的寿诞时,祁云苍曾随祁云氏拜贺队伍一同前来,还曾跟方戈聊过几句,因为长相奇特,所以方岳印象深刻。

  后来听族中长辈说,此人本也是天纵奇才,年少时与方戈等几人并称为陨星十俊,但二十余岁时,得了一场怪病,才会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方戈也曾说过,祁云苍在年少时降伏了一头极不错的宠兽,好像叫做骏鸟,身如鹞鹰,足爪红,嘴直,身黄毛花纹,头生白羽,叫声洪亮,十分神异。

  方岳一看,对方的座骑样子与父亲所说一模一样,更加肯定对方的身份,心不同沉到了腹底。

  与父亲同名的存在,只是因为得了怪病,才没能突破淬体,四十多年的积累,可想而知实力有多雄厚,再加上一头后天神鸟后裔的骑宠,这次只怕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正在方岳心惊时,对方的骏鸟突然发出鸿鹄般的叫声,速度徒增,风驰电掣向他追来,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很快,对方距他已不过里许。

  这时,方岳惊奇地高空中的云雾向骏鸟狂涌而去,它所过之处,附件的云团竟有被吸光之势,随着距离靠近,连他体内的水份也开始流失,嘴唇干裂,浑身无力。

  小紫鹏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速度大降,眼看就要被对方追上,小紫鹏惊得呱呱大叫,方岳四肢酸软地站在它背上,无技可施。

  祁云苍发出声声怪笑,阴森森地威胁道:“小子,你最好乖乖受好,那样我看在与你爹是旧识的情份上,留你一具全尸,否则的话,你就等着被小骏生吃掉!”

  身陷绝境,方岳反而镇定下来,心知死斗肯定是死路一条,便装作嘴硬地道:“我认得你,你是祁云部族的,你竟然杀到我们的地域来,就不怕引发部族大战吗?”

  如果不是两世为人的话,他当前的表现无疑很正常,祁云苍不疑有他,嘎嘎怪笑几声,有如猫戏老鼠般怜悯地道:“小家伙,难道不知道是谁想置你于死地吗?莫说是你,即使是你那个天才哥哥,也不值得我出手,让你做个明白鬼,你们的对头许给我族与青莲氏天大的好处,无论如何,你们全家都没有活路!”

  “青莲氏?”

  听到这三个字,方岳心中不由浮现出一个扎着许多小辫的小女孩,竟然不受控制地有些酸涩。

  “看来‘他’对我的影响远比想像中严重……青莲氏也搅进来了吗?执符系、祁云氏、青莲氏,方铁雄下的真是好大一盘棋,哼,难道就不怕事后反被外族给灭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毅说:

喂,说你呢,看书不追书,不送肥皂,不撸一管,有你这么没节操的吗?